一条 薰

【三日鹤】结婚大作战9

-451-:

*写着一篇有颜色的东西同时写着这篇纯情的文感觉真是好像精分一样


*作业用BGM 后半段简直是单曲循环,这首歌好听啊。听得我都想画点什么了。唔,加油啊鹤丸!!


小狐丸发现第二天三日月的精神不错,估计是昨天晚上第二轮趣味对话结果喜人。眼看着一直以舒适穿着为重点的三日月居然主动讲究起衣服外观,真是难得的奇迹。毕竟比起好看三日月更注重舒适,所以日常穿衣很随意。他为什么穿衣服那么肆无忌惮,不用人靠衣装,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什么都敢穿。自然不用计较那么多。


如今,小狐丸看着三日月认真地选着自己特意让家里人送来的量身定做的浴衣,不禁陷入沉思。


他哥该不会真被掰弯了吧?


三日月选择了半天,最后终于选好。小狐丸看着他跪坐在排开的十几件浴衣前好久不动,跟坐禅似的。然后睁开眼睛拿起一件说:“就这件吧。”


小狐丸看着三日月这种选衣服的方法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用心眼选的,简直毫无逻辑和道理可言。关键他这一选自己居然也颇合心意,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


小狐丸有注意到三日月跟他和神明大人出去吃饭的时候有留意店里头的工作情况。想来三日月偶尔就喜欢突击检查,估计因为他们也有经营旅游这一块,所以他现在留意着这里的经营方式,然后对比自己旗下的温泉产业。旅游业这一块石切丸管的比较多,小狐丸从旁敲击问三日月觉得这里如何,看他满意什么,不满什么好去给石切丸提个醒。


结果三日月颇为语重心长地说:“出来旅游,不要提公事。”


小狐丸满心只有两个字:可恶。


三日月今天一直在等太阳下山,旅馆今天上下忙碌,连菜的味道都有些不一样。毕竟小狐丸和三日月都是吃得挑自然觉察得到,不过一顿两顿也没太在意。结果吃完晚饭的时候三日月出去一趟,回来就有些失望。


“鹤丸说他学弟昨天病了,另外一个今天休息,而且今天外卖单很多还有祭典追加的食品需要补给,人手不够他要帮忙。”


想起鹤丸双手合十地道歉的样子,三日月也不想他为难。于是很大度地表示没什么,让他安心去工作。其实小狐丸他们约了自己,所以鹤丸不必在意。


但转过头来还是难免失落。


小狐丸和神明大人面面相觑,不用三日月说后半句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小狐丸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夜晚和我们逛逛吧。”


这顿饭三日月食不知味,大概就好像等待圣诞老人的礼物第二天却发现袜子里头是空的。期待与现实落差太大,所以这一顿他也没吃什么。小狐丸怕三日月在房间里长蘑菇,所以饭后还是拉着三日月出去了。


神明大人看着他们两兄弟的背影,抱着木盒的她想了一下说:“你们先走吧,等下我来找你们。”


神明大人跟他们在门口道别之后回去旅馆,她抱着木盒子在来往人群穿梭。几乎是凭着气息查找,她靠着矮小的身型躲过附近的大人们,然后偷偷来到房门前。她一弹指,上锁的门就被打开了。


神明大人悄悄推开门探出头来,她看到烛台切躺在床上额头贴着退热贴。估计是这段日子忙坏了,现在躺在床上的他看起来十分虚弱。神明大人搬了凳子坐在烛台切床前。烛台切听到了拉凳子的声音侧过头,发高烧的他眼睛湿润,视线也有些模糊。他看到这个陌生的小女孩心中困惑,呼着热气问:“你是?”


神明大人微笑看着他说:“不论何时你总是操要心很多事情,真是辛苦你了。”


听着这把稚气的声音,烛台切觉得十分亲切。虽然不认识,但是却有一种熟悉亲近的感觉。他疲累地闭上眼睛很自然地回应:“这种时候大家都忙坏了吧……”


“你的身边有很可靠的同伴,他们可以应付的。”


听到这里烛台切稍微安心了一点,冰凉的小手覆盖在烛台切的额头上,热度似乎渐渐被抽离吸收,烛台切听到她抱歉地说:“虽然你是病人应该好好休息,可是可以再麻烦你一次吗?”


“帮帮你那位笨拙的友人,让他赌上的五年人生开花结果吧。”


烛台切感觉到热度从身上褪去,身体变得轻松起来。他的神智变得迷迷糊糊,所有的痛苦都得到了舒缓,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最后烛台切好像看到这个小女孩嘴巴动了动不知道问了句什么,她看到自己点头的样子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不知道多久,烛台切醒来。他坐起来时整个人神清气爽,摸了摸额头发现烧退了的时候觉得这简直像奇迹一样。他看到自己床边摆着一张凳子,脑海里仿佛浮现出那个女孩模糊的影子。


烛台切马上掀开床单换好衣服走出房门。


“鹤丸前辈!”


看到烛台切出现,鹤丸和正在忙活的员工们吃了一惊。鹤丸连忙放下手上的工作走过去问:“你病了怎么不去休息?这里有我和小贞可以了。”


“我已经病好了,还躺在床上可就太不像话了。”烛台切现在精神十足。他接手鹤丸的工作,把捧着的食盘拿过,挽起袖子说:“鹤丸前辈,你不是有约会吗?这里交给我吧。”


约会?也算不上吧,被这样指出的鹤丸想要解释,烛台切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明白的他都明白,然后对其他员工说:“今天生意很好啊,大家就一起加油帅气地大干一场吧!”


这时候木门被推开,太鼓鈡跟在大俱利伽罗的背后。本来原定休息回家的他知道烛台切病了就立刻从老家赶回来,大俱利伽罗沉默地放下包包时瞥了烛台切一眼。


“你怎么赶回来了?”烛台切没想到大俱利伽罗居然回来了,他走上前时大俱利伽罗不满地说:“病了就说。”


太鼓鈡从后头探出头来眨了眨眼睛,烛台切不好意思地说:“因为本来答应了让你放假了,你刚走我就倒下,被知道太丢脸了。”


“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大俱利伽罗的叹息几不可闻,不过他也没有抱怨,而是说:“还有什么工作需要帮忙?”


烛台切打了个响指分配好工作,然后把一个小钱袋抛给鹤丸,说:“这几天辛苦了,先给你发工资,这里就交给年轻人吧。前辈约会加油啊。”


鹤丸实在是哭笑不得,他说:“真不是约会。”鹤丸晃了一下钱袋,犹豫了一下后鹤丸想起三日月那天夜晚说等自己时候的表情,虽然今天他笑着说没关系,但大概还是有些失望吧。虽然鹤丸也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重要,而且现在也差不多九点了。


不过还是得看看能不能赶得上啊,怎么可以一开始就放弃?于是鹤丸握住钱袋说:“谢啦,既然这样我就先下班了。”


眼看着鹤丸衣服都不换就出门,烛台切朝他挥挥手,然后对其他人说:“好了,等下辛苦大家了。今天生意不错,大家坚持一下就好了。”


大家齐齐应了一声,然后各自回去自己的岗位。太鼓鈡走过来打量烛台切,明明记得他早上的时候还病得很严重,现在真的没事了吗?太鼓鈡拉着烛台切的手,让他弯下腰后探出手摸摸他额头问:“小光,真的没事了吗?不要勉强啊。”


“病没好就躺回去。”连大俱利伽罗都忍不住说:“这里我一个人也可以。”


“真的好了。你看我很精神,是真的没事了。”


烛台切双手揽过他们,他想起自己在病中的时候有个小女孩坐在自己床边。她的手冰凉舒服,笑容也十分亲切。


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


在病床的烛台切如此想着的时候,他听到她问:烛台切,你现在觉得幸福吗?


“很幸福啊。”烛台切自言自语地笑着说:“你们那么关心我,当然是很幸福啊。”


烛台切记得那个女孩子当时听了之后露出放心的笑容,满足地说:那就好。


那到底是谁呢?


三日月跟着小狐丸逛着祭典,虽然很热闹但是他也没什么心思。小狐丸公司的同事遇到他们两人,女生们纷纷围上来。一路上小狐丸帮三日月挡下了不少桃花,因为眼看他这兴致缺缺的样子,再应酬多余的事情估计心情更加无法好转了。


这时候在热闹的人声中,三日月的手机响起。震动了好几次三日月终于发现了。他接过电话,在吵闹的人群里头鹤丸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你现在到哪里了?我下班了。”


鹤丸工作衣服都没换就跑出来打电话给三日月了,他已经来到了祭典门口,张望里头人真不是一般多。鹤丸微喘着气听着三日月那边吵闹的声音,他不禁小声说:“哇……人真是多得吓人。”鹤丸在排队处捂着手机说:“如果你已经有约就算了,现在人很多,可能我……”


“你在哪里?”


“嗯?”鹤丸远离了一下人群,仔细听三日月又问了一次。鹤丸说:“我在入口那里。”


小狐丸听到三日月说了句“失陪了”之后转身就走,他身边的女生一脸不明所以。小狐丸看着他挤入熙攘的人群,慢慢地消失了。小狐丸笑了笑,然后让大家不用管他了。


鹤丸在入口那里等了一会儿,他看里头人那么多三日月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能出来吗?虽然想自己进去找他,但里头人太多估计也不好找。正当鹤丸犹豫的时候,他听到里头有人呼唤他。


“鹤丸!”


鹤丸排着队踮起脚张望,三日月从人群中一边避让一边过来。鹤丸看到三日月像夹心饼一样不禁笑了出来,眼看他要走出来了,鹤丸连忙制止:“等等,你别出来!不然又要重新检票了!”


鹤丸马上给票进场来到三日月面前。还好他早就排队了,所以也无须等太久。等终于进去了两人汇合,鹤丸看到奔波的三日月头发都有些乱了,他本来想伸手帮三日月梳理一下,不过刚抬起手又觉得不太好,于是指着弄乱的地方说:“你头发乱了。”


三日月伸手拨弄了一下,鹤丸拍拍他说:“我们去逛吧,别走散了。”


今天夜晚是祭典的高峰期,来往客人很多,商家应接不暇。鹤丸带三日月到处去逛,三日月问他:“你吃了东西了吗?”


被三日月提起鹤丸才想起自己太忙晚饭根本没吃:“没有,你说起来我也有点饿了。”


“那正好,我也有点饿了。”


“今天没有吃晚饭吗?”


“不是,只是觉得今天的晚餐没之前那么好吃。”


鹤丸听了噎住,他抱歉地挠挠头说:“因为之前都是光忠做的,他病了就我临时顶上了。”


三日月清咳几声然后说:“也不是很差,只是一时没习惯而已。”


鹤丸拍了拍三日月肩膀表示都懂的,不用帮他挽尊了,反正鹤丸也知道自己的做饭水平也就能吃,离大厨远得很。他带三日月去卖炒面和章鱼烧的摊位,这里的摊位基本都是认识的商家或者居民,老板与鹤丸热情地打招呼,鹤丸把三日月推了推朝老板说:“大叔,我今天带了朋友来,给我一份大的吧!”


“好嘞!”


三日月很自觉地拿出钱包,问:“刷卡可以吗?”


买炒面还刷什么卡?鹤丸偷瞄三日月的钱包看到里头全部是大钞。他自觉地拿出烛台切给的钱袋付钱,对三日月说:“别为难老板了,哪有买个炒面会刷卡的。”鹤丸提着自己的小钱袋说:“老板发了工资,今天我请你吧。”


鹤丸出手很阔绰,属于只要有钱就用得很大方的类型。三日月眼看着自己的钱包因为没有散钱所以失去用武之地,他说:“我等下给回你钱吧。”


“不用。”鹤丸把刚烤好的章鱼递给三日月说:“我请你吧。不要在意钱这种东西,本来赚钱就是为了能尽情花的。还想吃什么?”


想来鹤丸过来度假区打工是因为打游戏的关系小金库清空了,现在又要破费。鹤丸对钱方面规划似乎很随意,太过阔绰虽然是优点但是也不利于生活。


不过也没关系,自己有钱就好。三日月想到这里又觉得这都不是事了。


鹤丸和三日月到一旁填饱肚子之后,就带他去捞金鱼和玩射击游戏了。捞金鱼这些三日月不太擅长,全靠鹤丸眼明手快,一捞就中。射击方面反倒是三日月比较擅长。他举枪的姿势还挺有模有样的,小试牛刀一发就中了个小布偶。鹤丸在旁边拍掌,惊讶地说:“真看不出来啊。”


“我有学射击。”三日月看到鹤丸兴奋的样子不禁问:“有想要的吗?”


鹤丸指着一等奖,说:“我想要游戏机。”


结果三日月也是一发就中了,老板大声吆喝一等奖被人获得时引来了不少围观。鹤丸高兴地接过游戏机问三日月:“真的送我吗?”


“是啊,你拿去吧。”


鹤丸想要好久了,不过之前钱花在手游上比较多一直没腾出钱来。他抱着游戏机心满意足地说:“太好了,有几个游戏我一直想打。这下又可以趁着假期尽情通关了。”


三日月本来笑着一副满意的样子,但他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万一鹤丸又关门在房间里头打个几天不出来可怎么办?三日月忍不住提醒:“还是要合理休息比较好。”


在人来人往的祭典中,三日月的出现非常引人注目。可以说鹤丸和他玩游戏的时候周围都有不少女性围观,甚至偶尔会造成道路拥堵,而且不时就有人来搭讪。鹤丸觉得三日月就好像一块大肥肉投入了狼群之中,他让三日月注意钱包还有不要被人撞到了。鹤丸忍不住说:“抱歉啊,这里人多,不过忍忍走过去就好了。你也多注意点吧。”


“日常的话我也很少来这些地方,这也挺有意思的。”三日月日常不会来人那么多的地方,而且就算来,家里也会派人过来打点一切注意安全,所以实在没什么意思。“没关系,这样也挺好的。”


人来人往,不小心一些真不行。鹤丸顾着注意钱包和路况,有人涌过来的时候三日月一把揽过鹤丸让他靠着自己。对方看到自己差点撞到人马上不好意思地道歉,三日月点点头后低头看向鹤丸:“你没撞到吧?”


鹤丸因为三日月的动作愣住了,靠在三日月胸前的他迅速离开三日月。为免看起来太过明显,鹤丸打哈哈似地掩饰说:“没事没事,多谢你。”


刚才也是因为人太多所以三日月才会有这样的举动吧?本质只是为了帮助自己,没毛病。鹤丸想道。


眼看着人越来越多了,鹤丸看看手表才想起快到十点的时候高台那边要准备放烟花了。高台那边的人已经开始做放烟花的准备,鹤丸手搭在额头上张望,可以看到工作人员走到台上四处撒东西,不少人争着去拿。估计是赠品吧,大家已经开始往那边赶去。鹤丸马上对三日月说:“我们去前头一点吧!烟花要开始了,舞台那边还有太鼓表演,这里太远看不到的。”


“好。”


他们两个人一起往前面移动,这时候大家都听到前头隐隐约约的鼓声和吆喝声,听到路人惊喜的声音似乎还有神社巡游,大家马上都往前方进发凑热闹了。鹤丸一边挤开人群一边前进。人太多了他跟着人群移动也有些晕头转向,回过神来他转头查看三日月有没有跟丢,结果一转身就发现他不见了。


“三日月?”


鹤丸一拍额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鹤丸一边往回走一边呼唤三日月的名字,他左右张望也没有找到三日月的身影。想试着打电话给他可是却发现出来得太急了,今天太忙手机都没有充电,所以早已因为电量不足关机。鹤丸看到了就忍不住头疼起来,他不停地呼唤三日月的名字,可是人群之中没有得到回应。


周围人声鼎沸,祭典高挂的灯笼一盏一盏挂在道路两旁,鹤丸循着光踮起脚四处张望,他的声音很快就被人们的笑声淹没了。好不容易挣扎出来,也依旧找不到三日月。


他到底去了哪里呢?


鹤丸努力地找啊找,在人群之中他依稀好像看到三日月的影子。鹤丸看到的时候心中一喜,总算找到了。三日月站在原地背对自己,但是那个身影又似乎有点不一样。困惑的鹤丸挤开人群走过去,唤了一声:“三日月!”


面前那个三日月好像听到了一样,他稍稍侧过头,脸颊垂落的发丝遮住了他的样子。听到鹤丸的声音,他忽然开始往前走。鹤丸楞了一下,他这到底是听没听到?于是鹤丸一边焦急地呼唤,一边跟着那个身影追上去了。


与此同时,三日月也因为和鹤丸走失了而在寻找着。他左右张望,拨开人群可是也找不到鹤丸。打过去电话提示关机,三日月无可奈何地收回了手机。


正当三日月想办法在人潮之中找回失散的鹤丸时,他看到了不远处人群之中有一个白发的背影站着,与鹤丸非常相似。三日月唤了一声,对方似乎听到了,甚至朝三日月招招手。在三日月快要接近的时候,那个神似鹤丸的身影开始前进起来。


“鹤丸?”


三日月不由得追了上去,他仿佛是在指引着三日月一样走走停停。人潮好像浪一样扑向三日月,三日月不断追着他向前。那个身影并没有回过头来,但是三日月不知为何觉得那就是鹤丸。


好像全世界都没有看见一样,白色的身影在人群之中自由地穿梭着。


盯着他的时候三日月眼前有白光闪过,恍惚中好像又看见了那个夏日午后,穿着古老衣服的自己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藤花如帘幕一样飘荡在夏季,花香随着风扑面而来,整个世界都被阳光淹没,唯有他的身影在光中分外清晰。三日月听到了他背对着自己呐喊。


三日月,我们快跑啊!


因为他这句话,三日月的心都因此雀跃起来,然后脚步不自觉地跑起来。


仿佛像那个梦境一样,他再次在藤花中追着梦中的那个人。


三日月没有再犹豫,他一直锲而不舍地跟着那个身影,每接近一点心跳声就在胸口放大一点。眼看着快要接近之时,三日月伸出手。那一刹那白色的身影停下了脚步,羽织犹如被吹乱的羽毛一样分散,飞起,他稍稍侧过头来,恍惚中三日月看到他好像笑了。


在这个身影消失了瞬间,三日月的手确实捉住了什么。同时到来的鹤丸惊讶地看着三日月,他追着一个神似三日月的身影过来,刚要碰到对方就不见了。三日月微喘着气捉紧了鹤丸的手,道路的灯笼亮起朦胧的光,周围人潮不断,只有他们站在原地。鹤丸抬起头看到三日月眼中那温暖的光芒,觉得他好像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三日月并没有寒暄太多,天空的烟花升腾然后炸开,他握紧了鹤丸的手走在了前头,然后拉着他往接近烟花的地方走着。在欢呼声中鹤丸被三日月拉着手,他听到那个背影传来的声音,在人群中分外清晰。


“捉紧我。”


鹤丸的手被三日月紧紧握住,这样好像就不用担心会走散了。鹤丸回忆起刚才自己一直追逐的那个背影,不知为何想起了在学姐的公寓里头那个救了自己的身影。鹤丸的手不自觉捂着心脏低下头,他很庆幸三日月走在前头没有看见自己现在这副奇怪的样子,庆幸周围的人声帮忙掩饰,同时也困惑至极。


如果之前摸脑袋时是因为长辈的亲切感,那么现在这样的心跳声是为谁而高鸣呢?


 


神明大人坐在鸟居之上,抱着木盒的她俯瞰着下方的人潮。关键时刻她让木盒子里头那个灵魂出来具现化,总算让他们找到对方了。事成之后,神明大人扶着木盒疲惫地弯下腰叹气。


“今天消耗太多了。哎,累死我了。”


神明大人自言自语地说着,她看到下方发生的所有事情。鹤丸跟着的那个身影和三日月跟着的那个身影互相指引着他们。看到鹤丸跟着的那个身影时,神明大人恍然大悟地说:“原来如此,他在鹤丸那里吗?”


意料之外又仿佛理所当然,神明大人的脸颊贴着那个木盒笑着说:“果然你们想的都是一样的啊。”


神明大人看到三日月和鹤丸再次在人群中找到对方,他们两个握住对方的手。与此同时,那两个穿着古老服饰指引他们的灵魂也出现在他们的身后,二人都因为带着对方的转世找到自己而松了一口气。可惜像守护灵一样的他们尽管默默做着一样的事情,明明近在咫尺,可是还是没办法看到对方。


神明大人敲了敲木盒,下方那个白色的灵魂化作一道白烟返回了鸟居,站在了神明大人身后。他虽然回到高处,可依旧注视着下面那个转生后的三日月。神明大人看着下方的鹤丸背后跟着的那个灵魂,做完想做的事情之后他也消失了。神明大人指了指他消失的位置,对身边这个人说:“刚才你的三日月也在这里哦。”


可是他听不见,也看不见。从许愿开始,他就再也不能看到世界上任何人和事,只能看到转生的三日月。他就这样注视了三日月三十年。如此想着,神明大人不禁有些怅然。若是以他的性格,这样一直跟在转生的三日月身后,看不到其他事物,无法与人交流,也无法与转生的三日月说话,这样的日子按照往常他一定受不了吧?


可惜神明大人也无法干涉太多。哪怕是她也有不能做到的事情。成事在天,可是谋事却在人。想安慰他,可是声音也无法传达过去。一想到这里,她莫名地感到有些难过。


“我……喜欢…你。”


听到声音的神明大人惊讶地抬起头。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声音太小,这句话夹杂着风声传来变得零散。但是神明大人确实看到他依旧注视着那个转生的三日月,在夜幕下白色的羽织和头发被吹起,他一直凝视着三日月,捉紧了羽织抬起头。


“我喜欢你啊,三日月。”


他握紧拳头松了一口气,好像给自己打气一样。与此同时他有些紧张,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脸。


“还差一点,一定要加油啊。”


听到这句话时神明大人不禁抱紧了那个盒子。他诉说自己的心意时眼睛闪闪发亮,毫无阴霾,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不曾失望过。


他在这里一直诉说着无人听到的心意,每说一次似乎就更加快乐,仿佛喜欢是一件令人多么高兴的事情。神明大人抬起头仰望着他,她抱紧了那个木盒用力点点头,尽管知道他听不见还是忍不住说:“加油啊!鹤丸。尽管迟了那么久,可是这次一定要让他知道你的心意。”


他们是互相喜欢着的。


所有伤感的情绪一扫而空,神明大人又有了干劲。尽管身边的他根本听不见,但是神明大人却肯定地鼓励着他说:“这次一定要传达出去……加油啊,鹤丸!”


 


【TBC】

评论
热度(514)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