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明年今日

-451-:

写作用BGM《——


听歌诞生小产物,修完


----------------------------------------------------------


      你的天涯,我的海角。


      鹤丸再见三日月是二十三岁的那年。


      那天是他的生日宴会,他穿着最得体的礼服跟着父亲在人群中流连,裁剪得恰到好处的白色礼服令他看起来英俊飒爽,跟在父亲身后出来时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鹤丸被父亲介绍给长辈,与美丽的小姐夫人谈笑风生,今天他是全场的焦点,所有一切都是为他量身订造,仿佛是世界的宠儿。


      鹤丸就是在这时候再次见到三日月。


      鹤丸跟着父亲过去,把他介绍给三条那边的长辈。长辈交谈的时候互相介绍自己的儿子,其实不用他们介绍,鹤丸在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三日月。脚步顿了一秒,然后再次变得从容。他听着双方介绍,三条与五条双方在生意合作上一直互惠多年,三日月未来会继承家业,鹤丸也是,双方借着这次认识,希望以后能更好地发展。


      鹤丸记得自己十多岁那年遇到三日月的时候他是自己的老师。想来那时候三日月到底几岁呢?鹤丸对此其实一无所知。只是那时候他喜欢三日月,年龄上还算是个孩子,当时谈感情全凭一腔爱意,以为喜欢就是理所当然。


      鹤丸跟着父亲酒过三巡,应酬完毕之后自己出去吹风。他跟侍应悄悄交代了几句,没过多久三日月就过来。鹤丸打量着三日月,岁月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什么变化,他看起来还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不过今天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比当年犯迷糊偶尔不修边幅的时候像样多了。


      “好久不见,鹤丸。”


      “好久不见,老师。”


      非常简单的问候,鹤丸和他一碰杯,然后侧着头看着三日月笑道:“老师,你教我的时候到底多少岁了?”


      三日月回忆了一下,说:“跟你现在一样年纪。”


      鹤丸感慨地点点头。大概他们都没想到老师和学生都变了身份,人生真是富有戏剧性。剧本全部即兴发挥,没有任何步骤可言。鹤丸侧头看着夜色,风吹得他的刘海贴着额头,他想了一下说:“在一样的年纪,你去了当老师。其实我也想过自己这个岁数要做什么,不过最后所有当初列出过的选项全部都没有中标,看来我这一辈子要当个生意人。”


      三日月的手指摸着杯底,他听着鹤丸说话,一直沉默不语。听完这句话,三日月说:“我记得你当年说过想当个摄影师,到处看看的。”


      “可以实现的叫理想,不可以实现的是幻想。”鹤丸看着三日月说:“而幻想总是美好的。”


      今天他们再见,好像单纯只是叙叙旧,像是多年以后再见的老朋友冰释前嫌。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再见大概也只能感慨一声世事难料。他已经不是他的老师,他也不再是他的学生。他们都从学校毕业,回归到自己生活的原点。


      鹤丸举起酒杯,今天是他的好日子。他想收到祝福,于是他举起了酒杯,笑得一脸高兴。


      “我终于长大了。祝我生日快乐吧,老师。”


 


 


      鹤丸毕业之后跟随父亲从商处理公司事务,自己的兴趣好像都变得不重要了。鹤丸忙碌了一天终于赶完一个商业项目。大家都辛苦了,他决定让自己组的人放假一天。所有人都向他道谢之后逐渐离开,只有鹤丸还坐在办公室仰头看着天花板呼了口气。


      好像剔除工作之后,生活就变得无聊了。鹤丸记得自己投入工作之后就每天都忙碌得非常充实,没什么时间去考虑多余的事情。他不讨厌工作,一起处理事情共同去完成一个目标,看着自己做出的成绩毫无疑问是非常有成就感的。创造成功能使人快乐,对此他一直没什么不满。


      但除去这些之后好像没什么有意思的事了,这样又令鹤丸感到烦闷。他的人生如果剔除工作之后就没有其他意义,那么自己生存的目标又是什么?


      鹤丸看了一下手表算时间,现在出去的话还能赶上蛋糕店关门前。鹤丸拿起外套搭在肩上离开公司,然后去了自己日常经常去的蛋糕店。他进门就扫了一下周围的蛋糕柜子,把最后几个蛋糕全要了。他刚结算的时候有人匆匆赶来,小跑进门的时候还喘着气。鹤丸看到他有点咋舌,想了一下后让店员把蛋糕分成两盒,然后回过头说:


      “一人一半吧,老师。”


      在很久以前三日月还是自己的老师时,鹤丸撞见了他在买蛋糕。他一个男的居然出乎意料喜欢甜食,鹤丸看到他左右手都拿着蛋糕盒子就不由得目瞪口呆,三日月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拿了一盒递给鹤丸,说,我们一人一半吧。


      三日月收买自己的事情历历在目,鹤丸想起就想笑。三日月要付钱,鹤丸表示不必。最后他们两人一起走出蛋糕店,鹤丸问他:“想吃为什么不让人帮自己买?”


      “忽然想吃,大家都下班了,不想麻烦他们。”


      看来大家都是加完班的人,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吧。三日月问鹤丸是不是直接回去,鹤丸说他要去便利店买杯热咖啡然后去公园坐坐。三日月想了一下,于是也跟去了。


      他们师生两人时隔多年大家一起拿着热咖啡和蛋糕坐在长椅上。街灯在夜晚照出了修长的影子,他们两人并排而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最近的工作真忙啊,还好能赶在节日前处理好,不用加班了。都是些不咸不淡的对话,聊的都是很平常的成年人生活,为工作烦恼奔波,没有任何趣味性,非常现实。


      鹤丸聊着聊着,忽然就不说了。他拿起手机旁若无人地发了好一会儿短信,看得三日月不明所以。


      “好了。后天再加个额外班就可以放假了。忽然不想工作了,我要放假。”


      鹤丸发完短信之后如释重负。他刚才已经发短信给父亲,然后准备放一个小假期。因为困在一样事情里头再有趣也会逐渐感到乏味,所以鹤丸想去寻找点刺激。去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做些有趣的事情,好好找寻一下生活意义。三日月听了之后微笑,说:“鹤丸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这样子自由自在。不过阿姨也说你这样挺好的。”


      鹤丸久违地听到别人提起自己的母亲。三日月除了是自己的老师,还曾经是他的邻居。他第一天来的时候给邻居打招呼,送的是奇奇怪怪的工艺品,据说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鹤丸当时看着那些扭扭曲曲的东西只觉得说不定这奇形怪状的玩意充满艺术价值。鹤丸的母亲收下了也觉得非常有趣,还送了很多吃的给三日月。两户人混熟了,三日月偶尔就会过来蹭饭,顺便教教鹤丸作业。


      “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想念你。”


      说完这句话后三日月觉察到鹤丸陷入了沉默,他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一言不发。三日月看着他的侧脸说:“我把当年你的住处买下来了。有空你可以回去看看。”


      “没必要那么费心。可以带走的我都带走了。”在母亲病逝之后,父亲找到自己的时候,鹤丸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原来还活着。跟他走的那天,鹤丸把可以带走的遗物都拿走了,再也没有回去过。“我不喜欢沉浸在过去之中,人应该要向前看。”


      “你已经向前看了吗?”


      “当然。”鹤丸喝了一口咖啡暖胃,然后问:“说起来,老师你教我的时候都二十三了,你现在这个年纪还不结婚吗?”


      “我暂时没考虑这个的打算。”


      “真好啊,我家的老头总是催促我。”鹤丸羡慕地靠在长椅上说。最近他的父亲适量吩咐人减少他的工作无非也是想让他多出去开发一下人生项目。所以鹤丸刚才发短信申请放假都给爽快批了。“老是要我出去吃饭什么的。真不想日常私人时间还加这种班啊。”


      三日月顿了顿,问:“你要结婚吗?”


      “要吧,不过我猜想应该是多过几年。”鹤丸数着手指算时间,他不太喜欢规定自己人生的步伐,不过适当时候有些事情还是得按部就班。“或者听长辈安排吧。”


      “不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吗?”


      鹤丸想了一下,摇摇头。“喜欢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


      “那至少要找个会爱惜你的人吧。”三日月好像陷入了沉思般自言自语。“两个人是要一辈子的。”


      小时候觉得爱情很单纯,喜欢就是养分,自己可以赖以生存。长大之后发现爱情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喜欢不代表合适。就像一副拼图,图案不一样,那就怎么都拼不上去。


      “我不想找个喜欢我的人。”鹤丸轻淡描写地说着。“因为要是我不喜欢对方,那就辜负了。”


      鹤丸吃完了手上的蛋糕,也终于把咖啡喝完。他今天没有开车,于是就赶着时间点坐尾班车回去。三日月把他送到车站,在鹤丸进站时,三日月问:“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鹤丸停下刷卡的手转过头来说:“我比很多人都幸福。”他反问:“老师你幸福吗?”


      “我很幸福。”


      “那就好。”


      鹤丸与三日月挥手道别,进入了车站。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其实不是想听三日月说这句的。他喜欢一个人,很自然地希望他能幸福,但是打从心底里,他又希望他不幸福。他希望他没有自己的日子,会变得不幸福。      


      这真是很自私的想法,明明这个人以前那么温柔地对自己。


      但仔细想其实任他怎么想都没有用,在很多年前的那个十六岁的夏天,他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三日月自己喜欢他这一件事。当时的三日月很惊讶,最后他只是像日常那样摸摸他的脑袋说。


      你只是个孩子。


      他一直把自己当成是邻居的弟弟,学校的好学生。他对自己露出为难的笑容,好像遇到了苦恼的事情。最后他委婉含蓄地拒绝,鹤丸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没有太多情绪的表现,他只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他们两人为了避嫌少见面了一阵子,不久鹤丸的母亲因为工作劳累病倒,病逝后鹤丸被接走,之后他们就真的再也没有联系。


      鹤丸坐在最后一班车上,听着车辆行驶的声音,看着窗外风景的时候鹤丸靠着透明的玻璃。他张开五指,手掌贴着玻璃仿佛触碰着这个城市。他听到了短信的声音,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里头的短信寥寥数字,像是恶作剧般地只有一句话。


      【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


      鹤丸想了一下,他其实也不清楚自己被骗了什么。他不确定这条短信的意思,只是觉得没有深思的必要。他看着这条短信很久,久到电车报站,自己已经坐到终点。他看着窗外呼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机收回口袋里。


      在大家都在放假的时候,鹤丸额外加了一下班。


      这次对方是父亲合作对象的千金,趁着难得两人都有时间,一起和长辈吃个饭。鹤丸日常不喜欢应酬这些,总是想办法推了。这次难得父亲爽快答应放假,他也得给点面子。鹤丸打开衣柜想找些节假日穿的衣服去吃饭,却发现衣柜里头清一色的几乎都是西装衬衫。他看着的时候叹了一口气,觉得这样的生活真是乏味极了。于是他一大早去商场选购衣服,让保镖不用跟着自己了。


      他考虑着等下要把自己穿着的一身西装扔去垃圾桶,选些自己喜欢的衣服。他来到了商场闲逛,随意地进去服装店挑选。无视了店员的恭维,选了自己喜欢的衣服直接给钱换了穿。轻松简便的打扮方便了不少,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于脱去那一身死板的西服真是好多了。


      他出门的时候遇到穿着西服的保镖,鹤丸警惕地打量着他,对方跟他说了几句,鹤丸摇摇头头说:“今天我放假。”


      对方没有纠缠,鹤丸一个人下去二楼雪糕车那里买雪糕,他正选着口味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说:“给我和他一样的吧。”


      鹤丸回过头看是三日月,他给了钱之后低下头朝自己微笑。鹤丸也对他露出一个快乐的笑容,他拿着冰激凌和三日月一碰,就好像碰杯一样。三日月看了一下鹤丸这一身打扮,说:“很适合你。”


      “我也觉得。”


      鹤丸和三日月边吃雪糕边走着。鹤丸说他今天放假,所以三日月就从咖啡厅出来了。放假他想轻松点,三日月理解鹤丸的意思。他问休息日鹤丸为什么一个人出来买衣服,鹤丸说:“因为不想穿着西装去相亲。”


      鹤丸不喜欢这些应酬,也不喜欢穿刻板的西装外出。他发现自己长大了之后一直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令他顿时怀疑起自己的人生意义。他思索着的时候发现并肩而行的三日月停下了脚步,鹤丸吃着雪糕转身看着他。三日月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人来人往在他身边匆匆而去,他抬起头说:


      “不要去,鹤丸。”


      鹤丸想了想,摇头。“不可以。”鹤丸看着他的老师,想着成长有时候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要是以前你跟我说的话我一定会点头。但现在不可以了。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可以跟你去天涯海角,但拥有的东西太多的时候反倒走不了。”


      “不过你的天涯海角本来也不需要我吧。”


      就此别过。


      但在鹤丸转身的时候三日月拉住他的手说:“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幸福。”


      三日月一直很温柔,但这样的温柔现在令鹤丸感到刺眼。在鹤丸被带走的那天,他来到三日月家门前。他想过敲门问三日月可不可以带自己走,因为他怕这样一走就是永别。但鹤丸最后没这样做。因为鹤丸知道三日月会答应,那是他的温柔和善意。而那却不是他想要的。


      鹤丸一把捉住三日月的衣领狠狠地亲吻下去。不顾周围的惊叹声,他离开三日月时盯着他近乎咬牙切齿地说:


      “我有时候很不喜欢你的温柔。就正如现在,只要是和你有关系的人的事情,哪怕你根本不喜欢那个人,你都会温柔以待。”


      而这样的温柔却不是他想要的。


      鹤丸最后也没有去那个相亲饭局,不是因为三日月,只是觉得这样循规蹈矩的生活不适合自己。


      在离开的前一天,鹤丸的父亲把一叠刚从报社截下来的照片放桌面上。内容是他那天亲吻三日月的画面,被捉拍下来了。如果这些照片流出去的话会对两家的形象受损,而且那天现场目击者太多估计不好收场。鹤丸喜欢三日月一事令他感到头疼。这不是好的绯闻,至少不是他想要的。真的有个好歹,舆论压力会令两家人无法承受。


      “只是我单方面喜欢他。”鹤丸很简单地说:“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


      鹤丸跟他父亲聊了很久。他说现在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也不打算走父亲安排的婚姻和道路。鹤丸的父亲感到了头疼,他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说,理想和生活是两回事。活得光鲜的人身上自然也有他们自己的责任,鹤丸是他的儿子,他有需要继承和承担的东西。


      鹤丸的父亲问他到底想要什么。除了恋爱对象是一个男人,他想要什么都唾手可得,比起那些还在生活中挣扎的人,他其实比很多人都幸福。不愿意负责任的人总是任性的。他是成年人,应该懂得取舍。


      他比很多人幸福,可都不是他想要的。他觉得最好的东西是小时候和母亲住在那个小房子里,畅想着自己的未来,列举了一堆梦想。然后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偶尔打开窗户,看到对面是三日月的房间。他只要做好作业,三日月就会把零食分给他一半。


      “我要活一辈子,但这样的生活我会活不下去。”


      当天鹤丸没有和父亲达成共识,他认为彼此都需要冷静,于是就拿了钱和身份证护照这些东西一人上路。常用卡很快被冻结,但鹤丸不在乎,他偷偷地存了一笔钱,可以暂时不愁吃喝。这笔钱存了很久,或者是早就料到自己过不了这种生活,所以他存了一笔钱为自己准备后路。他知道纸包不住火,或者和三日月的照片会被发上杂志,五条家的继承人放弃继承家业这种事情过几天就会上报纸,但是这个世界翻天覆地也与他无关。他现在只想一个人进行一次漂泊,随遇而安。


      坐在列车上的时候鹤丸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那个给自己发短信的陌生电话。他把电话卡掉,然后发了条短信。


      【我要远行,然后重新开始。】


      鹤丸下车的时候已经是黄昏,车站依旧人来人往。大家都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在车站匆匆赶路。鹤丸在站台看着他们来来往往,夕阳的光芒落在铁轨上亮得发黄。他好像依稀看到对面有人在人群之中寻找什么。鹤丸不禁哑然失笑,想起很多年前他就是个不认路的主,第一天去学校还是鹤丸带他去车站,末了他为了感谢鹤丸,下课后悄悄给了鹤丸一颗糖吃。


      鹤丸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陌生号码。他在站台眺望轨道对面,看着那个人看到电话之后接听,视线还在不停寻找。鹤丸在人群中一直看着他。


      对面的三日月停下脚步,人群熙攘,他没有说话。鹤丸开口说:“你那时候拒绝我说因为我是个孩子。这句话不是因为年龄问题,而是你觉得那不过是我一头热,孩子的感情算不得真。有时候我也真希望那是一头热啊,那我就不用喜欢你那么多年了。”


      藏在心里的喜欢偶尔翻出来时总会让人感到痛苦。


      “不用管我,我不需要多余的温柔。”


      三日月听着周围的声音,视线终于捕捉到对面的鹤丸。他们在站台上互相眺望对方。三日月轻启双唇,对着电话那头说:“其实我也是喜欢着你的。”


      但鹤丸没有听见,车声呼啸而过,吞没了他的声音。当列车从铁道开走之后,人群中早就没了鹤丸的影子。


      三日月垂下了手,他看着铁道对面的人群站了好久。想起自己那些年继承家业之前,他想试着去当一个老师。那是他所向往的生活,在一处安宁的地方试着一个人生活,在背负责任之前尽情任性一把。他一个人到了偏僻的城镇重新开始,在那里遇到他的邻居。三日月很记得第一次上班时自己迷失在这个城市,鹤丸在车站里找到他,在远处朝他招招手喊着老师。人来人往之中鹤丸拉着他的手走在前头说,总觉得你有时候不看着不行啊,以后就让我带着你吧。


      但三日月看着自己现在身处的这个车站,那个会过来带走自己的少年早已不见了。


      那时候他只把鹤丸对自己的好当成是一个孩子的善意,他拒绝鹤丸的时候心里头也困惑不已,他觉得这大概是不正确的事情,但哪里不对他自己也不清楚。好像只是伦理道德观念在他的心敲响了警钟,可吃惊之余还有道不明的情绪。三日月自己仔细想了很多天也没有想出结果,正好那时候他回了老家一趟散心,回来的时候发现搬家公司正在处理鹤丸家里的东西。


      那时候他站在鹤丸家门前,看着熟悉的东西被一点点搬空,那搬走的不止是物品,还有他的心。那个说着喜欢自己的少年不见了。过往三日月只要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他在对着自己笑,给他买点小零食,给他一个小惊喜。他忽然明白到什么是思念,那就像自然生长在泥土扎根的脉络,因为太过自然无所察觉,一被拔出却就伤筋动骨。


      三日月离开了车站,岩融和今剑在外头等着。他们看到三日月空手而回都交换了眼色,岩融问:“你还要守着他到什么时候?”


      三日月没有回答,他只是打电话吩咐石切丸处理一下这件事。鹤丸想做什么由他去,不要让五条大人太妨碍他。


      三日月守了鹤丸七年。他成了三日月心里一座孤岛。止步于岸边,只存在于视线之中。


      在知道鹤丸其实是五条家的孩子时,三日月也结束了自己的教师生涯。那年他的学生毕业,可是照片里没有鹤丸。他回去那个有鹤丸的城市,终于可以共同呼吸一样的空气一事令三日月感到高兴。他一直看着鹤丸,在转学的时候甚至去过鹤丸的学校一次。那时候他远远眺望鹤丸,人群中他一眼就能看见。在所有学生一起上学的路上,他依旧笑得一片灿烂。


      他是五条家的孩子,他会拥有光辉的未来。生活富足,被大家疼爱着。鹤丸难得终于从母亲病逝的伤痛走出来,这样美好的生活不应该再被干扰了。鹤丸会拍毕业照,但那张照片不会有他。


      但没关系,他幸福就好。


      三日月如此想着的时候,鹤丸的背影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他消失在最灿烂的阳光之中,看起来依旧是那么地耀眼。在三日月觉察的时候发现自己迈出了脚步,但最后他还是停住了。


      三日月一直没有结婚。曾经他的父亲也像鹤丸的父亲一样催促着自己。但三日月不以为然,他说一辈子可能不会结婚的时候父亲头痛不已。三日月并没有太多纠结,他依旧只是像平时一样微笑。但声音坚定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可以为家族放下很多东西,但这份感情是我最后的底线。”


      没有人可以阻碍三日月的决断,他已经不是那个教书的老师,而是三条的继承人。很多事情他已经可以自己做主,他背负的责任也让他享有权力。最后还是小狐丸一句怕什么,他又不是独子让三日月的父亲又想开了一点。终于没有再追究三日月不婚主义这一件事。


      三日月让人照看一下鹤丸,让他生活方便点,但是不要让他发现。就像平时一样。鹤丸买了机票出国想开展新生活,三日月就让人顺利帮他办理手续,出国去哪里住处等等都打点一下。鹤丸想去打工,那就给他找个好的。按部就班两周后三日月听说鹤丸辞职,从本来住的公寓出走。当天三日月收到鹤丸的短信。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三日月看着那条短信良久,他写了又删,最后删了又写。


      【我帮助你不是因为觉得你是个孩子需要挂心。也不是因为长辈对晚辈的温柔。】


      【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他喜欢了鹤丸七年,一直藏在心底处,伴随着呼吸。


      【但比起我的喜欢,我更希望你能幸福。】


      鹤丸没有回复这条短信。他始终还是离开了公寓,放弃了现在的工作。今剑问他怎么办,三日月说就让他这样吧,必要有需要的时候再帮助他。


      鹤丸离开了一年,再也没有给这个号码发过任何信息。关于他的近况三日月全部从属下口中得知。鹤丸找到了新住处,加入了一个摄影工作室。生活忙碌而充实。三日月看到发来的照片,里头的鹤丸看起来十分精神,比谈论着无聊生活的那个他好多了。鹤丸应该是自由的,像现在这样。


      三日月对于鹤丸的事情就好像鹤丸离开的那几年,听着别人说他的事,希望他一切安好。三日月的喜欢变得含蓄而内敛,所有的感情汇聚在心头,始终不发一言。


      一年之后鹤丸回国,那天他久违地回家和自己的父亲吃了一餐饭。三日月当日坐在办公室看了自己的手机很久,直至夕阳于城市沉没,他的手机都没有响起。他等了很久,拿起来的时候想发一条短信,但手指按在屏幕上,最后还是松开了。


      第二天的时候三日月心血来潮,坐车去了自己过去任教的小城市。这里远离喧嚣,依旧是那么简朴。他记得自己住处的路,孩子们踩着单车从斜坡路过,铃声好像夏日的风铃,细碎得又如打落地上的光影。白色的花瓣从头顶飘落一瞬三日月回过头去,他听到相机咔嚓一声。面前熟悉的人捧着相机拍了一张照片。


      “哟,吓到了吗?”


      三日月与鹤丸阔别一年再见。


      他们重新走在这条熟悉的街道上,并肩而行就像他们十六和二十三岁那一年。他们路过老旧的杂货铺,走过田间小路,路过了他们当年就读和教书的学校。鹤丸拿出相机拍下了照片,把个过去重叠的回忆封存在里面。


      “我迟些可能在纽约会举行个小摄影展。”鹤丸一边捉拍镜头一边说:“第一次举办,想回来拍一些自己喜欢的照片。”


      鹤丸已经不像一年前,枯燥现实的生活好像已经远离了他的人生。他谈天说地讲述自己丰富的生活和冒险,他的生活丰富而富有生气,每天都充满惊喜。三日月安静地听着,他微笑看着这样的鹤丸。好像那是他所期望的。


      他们回去学校,今天休息日没有学生在校,鹤丸带着三日月偷走进去。趁着保安离开一瞬他牵起三日月的手顽皮地眨了眨眼,嘴巴无声地数着一二三,然后拉着三日月跑起来。


      他们穿过了操场,踏过了过道。跑上楼梯拐角处时看到阳光贴着台阶,犹如时光常驻。三日月看着鹤丸的背影,好像回去那年车站,时光于此刻重叠,他牵着自己的手走到天涯海角。


      他们回去了教室,鹤丸坐到自己曾经的位置。靠着窗户,一眼就可以看到楼下的操场。三日月站在讲台上,看着空荡荡的桌椅,想起自己过去教书时学生的样子。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待在这里,一切的梦想仿佛都是从这里开始。


      三日月听到咔嚓一声,鹤丸再一次拍了一张照片。他看着三日月困惑的表情,探出头来笑道:“以前就一直很想拍下你教书的样子。”


      三日月微笑看着他说:“我也想看你的毕业照。”


      他们最后在被发现之前离开了学校,两个人走着当年放学一起回去的街道,那是安静无人打扰的岁月,以不变的样子存在于未来。在快到家门前,鹤丸走了几步停下,三日月回过头去看着鹤丸。鹤丸捧着相机低下头一会儿,抬起头问:


      “如果我说我要结婚了,你会祝福我吗?”


      那一刻风声安静下来,世界的光影在鹤丸身后一片凌乱。三日月默默看着鹤丸。他问:“你会觉得幸福吗?”


      “会。”


      这真是很好。鹤丸会像自己所期待一样过上幸福的生活。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他会与喜欢的人携手步入教堂,自己则是祝福他的一员。在台下看着鹤丸幸福的样子,为他的未来鼓掌。一切都很符合幸福的想象。


      “我不会祝福你的。”


      但是三日月脱口而出的话却违背了自己的想象。他没办法给予祝福,眺望的孤岛即将沉没,视线再也看不见。他希望他幸福,但是这样的幸福却不是他期待的。到了最后他终于发现,他其实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无私。


      “抱歉,我没办法祝福你。”那些所谓的幸福被三日月亲手打碎,那不是他想看到的画面。假若真有那天,他所有的守望都将崩坏。鹤丸喜欢了他多少年,三日月也喜欢了他多少年。八年的时光留下的只有思念,里头全是他的影子。“我永远没办法祝福你。”


      三日月看着鹤丸,他喜欢他,可是却做不出那么伟大的事。


      “我以前一直以为只要你幸福就可以了。但我其实一直希望你的幸福有我参与。没有你在身边,就算我说幸福也不过是骗你的。”


      鹤丸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抬起头伤脑筋地朝三日月苦笑。


      “说真的,刚才要是你真的祝福我,我估计掉头就走,再也不会见你了。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跟我说这样的话了。”


      鹤丸说到这里顿住,他就好像中奖的人还沉浸在惊喜之中感慨万千。他背对着阳光朝三日月摊开双手,白色的花瓣如萤光飞舞。


      “告诉我这不是梦吧。”


      三日月快步走上前一把将鹤丸抱住,他们互相喜欢对方八年,年少时在这里相遇,这里是一切的开端。他们第一次拥抱对方,八年的时光终于在此刻缩短,他再也不需要眺望那个岛屿。鹤丸抱着三日月的时候,在他肩头轻声说:“一年前你发短信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很高兴。但你说更希望我幸福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想打人。”


      “抱歉呐。”


      “我喜欢你,想独占你,谁跟你在一起我都会感到痛苦。你是我的拼图,少了哪怕一块我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鹤丸看着三日月的眼睛说:“我一直希望你的喜欢能与我是一样的。希望你的幸福只有我可以给予。”


      三日月笑了出来,鹤丸歪着脑袋看着三日月。他不希望在三日月眼里显得那么孩子气,他无奈地说:“不要老把我当成孩子。你真的喜欢我吗?”


      三日月温和地看着无奈的鹤丸,他贴着鹤丸的额头小声说:


      “我比你想象的更加喜欢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令鹤丸有些吃惊。三日月的感情总是含蓄而内敛,他并不是一个情绪表现热烈的人,这句话语简单却沉稳有力。他爱着他,平等地爱着他。


      鹤丸有些不好意思,无法直视三日月。但他们的喜欢是一样的这件事令鹤丸心中窃喜,他就好像终于尝到甜头的孩子,满心装载的全是喜悦。鹤丸握紧了三日月的手,摸索着他的指尖。触碰到指腹的时候三日月勾起了他的手指,鹤丸低头看着自己被握紧的手说:“可能没有人会祝福我们。”


      “没关系。喜欢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三日月拍了拍鹤丸的脑袋说:“一切有我在,不用担心。”


      鹤丸反握着三日月的手,笑得爽朗地说:“有我在,你也不用担心啊。”


      对于未来,鹤丸其实也有自己的不安。接下来他可能要面对很多,但他想做一个有勇气的人,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着自己,不放弃,那么就算不被祝福,他也可以坚定地走下去。


      “三日月,我的幸福只有你可以给我!其他人谁也不行!”鹤丸用力握紧三日月的手,非常肯定地朝他说:“不要再说比起自己喜欢,我的幸福更重要这种话了。你一定要记住。我也会让你变得非常幸福,成为你的独一无二。”


      握紧自己的手是那么地用力。三日月听着鹤丸的宣言,好像看到了那天跟他表白的那个少年。他的眼神会因为自己而变得明亮,忐忑不安却又充满勇气。


      如果时光可以重回,那时他一定会拥抱着他,然后点头答应。


      鹤丸可能还不清楚三日月也是多么地喜欢他。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三日月心中的孤岛,三日月眺望着他,在心中画成了一个叫鹤丸国永的圈,然后把自己困在那里。三日月的指尖抚摸着鹤丸的眼角,轻声说:


      “我的天涯海角,一直有你。”


       【完】

评论
热度(407)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