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病(11)

叁.陆:

前情请戳标签“病X”


三日月在踯躅。他纠结于自己是不是应该将那瓶药拿一粒去化验,但是又想知道鹤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或者说这真的是感冒药,只不过是他恶作剧而已?表面上鹤丸也是这样表现的,但是就是因为是恶作剧所以他这样表现出“只是一个恶作剧”反而很奇怪。


三日月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他。但是他又隐隐担心着,因为鹤丸国永这种笑嘻嘻的性格反而心里事更多。


如果,如果我懂得情感,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一下自己的心情做出最好的选择了?他这么想着。


情感缺失真是麻烦……不过他大概快痊愈了吧?毕竟……现在,他也有在乎的人了。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胸口左边下三寸的地方满满的。


他想,可能是因为鹤丸不爱他的原因,所以才会有事情瞒他。


如果有一天,当然只是一个假设,他的情感缺失症好了,那他一定能和医生修成正果的吧?


三日月倒在床上,鹤丸的青草香仿佛抱着自己。呼吸间全是他的味道。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多想的人。但是一个人陷入爱河后当然会很在意一些事,即使他自己不明白。


他阖眼又睡着了。


笑面青江拍醒鹤丸国永,拿起一旁的药为他消毒,然后将阿莫西林粉末倒了上去,用纱布缠好:“疼吗?”


“伤口是不疼的,伤口周围疼。”鹤丸笑眯眯的,仿佛那伤并不是什么大事。


“……下不为例。”笑面青江处理好鹤丸的伤口,敲了敲他的脑袋:“要让你的病人知道他们的主治医生也是个有病的,你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哈哈哈哈,”鹤丸笑得特别开心:“所以不能让他们知道啊。”特别是那个男人。


不过他知道了又怎么样,反正那是个无情的家伙。自己真是想多了。


最近怎么老是多愁善感的,啧。


傍晚时分,鹤丸打青江那里回来了。三日月什么也没有问,鹤丸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乐呵呵地抱在一起看了部电影。


“医生,你肯定是这个美女,专程来解救我的。”三日月继续着自己举一反三的情话学习。鹤丸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你是美丽,我是那只自卑狂躁的野兽,这样才对。他心里那么想着,面上开着玩笑:“拜托,我可是个男人。是美男才对吧美男!”


“美男与野兽,还挺带感。”鹤丸抬手摸摸下巴,笑嘻嘻的瞅着三日月。他眉梢轻轻挑起,似诱非诱,眼睛里的爱欲却掩饰不住,这种浑身正经唯有眼睛骚气十足的样子无疑勾到三日月的欲望了。他带着正经的微笑开始动手动脚。


好像在鹤丸国永面前,他老是做这种毁形象的事情。
沙发上两个人衣衫渐少,也不去管那动画说的是什么了。


三日月握住了鹤丸的手,有些愣怔:“这是怎么了?”
那只手上裹着一层纱布。


“啊……”鹤丸皱起了眉头:“真是……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他一脸烦恼,眼神闪躲。


“鹤丸,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会弄伤自己?”


“啧,这个嘛,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还是不说了吧……”鹤丸国永推开了三日月:“休息吧。”


三日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青年就进了房间。三日月只听见“咔哒”一声——鹤丸锁了门。


他目光复杂的看了看那扇紧闭的门,嘴唇嚅动,最后还是没有开口问他为什么锁门。


鹤丸刚一入门便摔倒在地。他颤着手掏出那画了鬼脸的药瓶,使劲扭开它。那手用力过猛一不小心药瓶滚落,药粒散落。


他大口大口呼吸着,连捡好几颗药粒不要命似的塞在嘴里生吞干咽下去。


头一阵阵晕眩,鹤丸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看起来好像是胃疼其实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直到三十分钟后,这种倒在地上微微抽搐的状况才好一些。鹤丸国永喘着粗气起身将散落的药全部捡起放回了药瓶中。


他神色疲惫,冷汗淋漓。


时间不多了,距离彻底爆发还差什么?


他不知道。




待续……

评论
热度(107)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