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神父

颜色:

神父爷x吸血鬼鹤


R18
因为刚刚被lofter查了从发一遍…一会R的部分会放图上来,因为人在日本…连接什么的甩不成啊!


——————————————————


礼拜天是教堂最忙的时候,作为神父的三日月理应出现在教堂正在举行的弥撒上,可是!现在在弥撒上的反倒是几百年也不出一次门的莺丸。


今早接到茶友三日月的通知说他今天非常抱歉的要错过一次弥撒了拜托莺丸这个在家养老的老神父帮个忙。莺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想把三日月拎出来揍一顿。你身为神父你还敢错过弥撒!


最后沉默了半天也只是憋出来一句“阿门。”


“所以,我们的神父大人?你在干什么?”一团白色的毛球依偎在三日月怀里“今天不是有弥撒么,你不去没关系吗?”


“鹤昨天不是不舒服么,我想···还是留下来陪你比较好。你说呢?我的小吸血鬼?”三日月放下手中的圣经,摸了摸怀里人的发顶,哦不对,是怀里吸血鬼的发顶。


“唔啊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明明刚开始是那么讨厌我啊~”被称作鹤的吸血鬼攀上三日月的肩膀。原本是虎牙的部位立即变尖,拉开三日月的领子,舔了舔带有体香的的肌肤,一口咬了下去。尖锐刺进静脉让三日月有少许不适,不过习惯之后却会舒服异常。


三日月是在一个雨天碰见鹤丸的,当时一袭白衣的鹤丸坐在巷子深处,浑身泥水,本人好像满不在意的用脚拍打着泥坑里的雨水。三日月厌恶的皱了皱眉,出于善心,他把鹤丸带回了家。


从浴室里拎出来的鹤丸比刚才白净了不少,也好看了不少。“你家人呢?”三日月喝着茶问道。“家人?”


三日月头疼的闭上眼睛…这小鬼不会是孤儿吧…?


“没有的话改天就把你送去孤儿院。”


“孤儿院?”三日月听见这样的疑问以为他连孤儿院都不知道啊…看着和他差不多高的人在面前站着三日月一阵心累…没想到鹤丸接着说“我是被那里的人赶出来的哦?”


三日月放下茶杯“为什么?”“要说为什么…大概是太爱恶作剧吧?”


“你多大了…”三日月不禁吐槽道,没想到的是那人却回答“比你大哦。”


三日月不禁笑了:“可真爱恶作剧啊你…”


“恶作剧?我这回是认真的哦…”鹤丸压向坐在沙发上的三日月,“我是吸血鬼哦。”


“那你知道我的职业么?”三日月问道。“怎么会不知道…神父大人?”


“胆子很大啊吸血鬼先生。”三日月拿出随身携带的银制十字架,鹤丸见状立马弹开,“唔啊啊啊啊!吓死我了啊!你这是要人命啊!”“要不然?”三日月用理所应当的口吻答道,说着站起身,走向鹤丸。


“唔啊啊啊啊不要啊!真的会死人的啊!你知道皮肤烧起来是什么感觉么那一块黑就慢慢慢慢长啊长你全身就黑了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你知道么!”三日月拿着十字架的手停下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说···没有人说你很可爱么?”


鹤丸看三日月停止了动作朝三日月无奈的笑了笑“当然有啊~不过如果知道我是吸血鬼之后就没有了。”


“你的身份被人发现过?”三日月不知怎的,对鹤丸的故事来了兴趣,便重新坐下还给鹤丸倒了杯茶。鹤丸也不客气,从地板上的毯子上站起来一屁股坐在三日月旁边,拿过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可能是刚刚喊的时候渴着了?“我说你对我怎么这么感兴趣啊···要知道我可是吸血鬼啊!”“老人家爱听故事嘛~而且看你人畜无害的样子···放松些也没什么吧?”说着三日月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十字架。


“唔啊啊哪门子的神父啊!简直就是恶魔嘛!”鹤丸笑道“好吧好吧,既然你想听····”


鹤丸国永是一只刚刚成年的小吸血鬼。此前一直是以少年的形态待在孤儿院里。因为少年形态维持的时间太长会被怀疑的。所以,每隔两年就要换一次地方。就在上个月,正在纠结怎么出逃的他。被院长赶了出来自谋生路。因为整个孤儿院都受不了鹤丸的恶作剧了。并且对象还是小孩子····出走期间他是吸过不少人的血,但都是不至死的范围内。毕竟他也不想害人嘛!但是啊,有几个不识相的叫来了血猎的人。鹤丸大呼不好逃到了三日月所在的城市恢复能力超出常人的他在三日月看来自然不会有什么异样。


“稍微等一下···”“怎么了老头子?”“你的家人呢?双亲···”“啊啊我刚没说么?我不是纯种吸血鬼哦···是人类和吸血鬼的孩子哟。自然母亲和父亲都被处刑。贵族大佬们也不会接受我。可以见光,但是银和大蒜绝对不可以!当然我对血的渴求当然要比他们少,所以医院的血包就能让我活下来···十天半个月不喝也没什么···长时间的话···嘛···毕竟是吸血鬼嘞。所以,在孤儿院要到血浆也是个动脑子的活。”


三日月点了点头,鹤丸又说道“说实话我现在已经饿得不行了哟···不过看在你救了我还没杀我的份上就不找你啦!”


“你还真是知恩图报。”“哎呀呀换做别人我才不这么干嘞!我早就知道你了啊神父大人!三日月宗近。眼睛里有月亮的大好人!所以我今天才跟你走呢!”


“你知道我?”“是的啊!三日月嘛!长得那么漂亮太招人喜欢了嘛!我也是哦!喜欢三日月,从来到这个城市知道你开始就喜欢你了。”


“瞎说什么?”三日月真的被吓到了“我也不会留你,明天你就给我自谋生路去。”


“好好好知道啦!谢谢你今天留我哦。”三日月看了很久鹤丸的笑脸,最终起身朝卧室走去。


喜欢神父的吸血鬼···别开玩笑了。


第二天早上客厅里果然不见了鹤丸的踪影,三日月稍稍为那只聒噪的鸟儿的离去开心了几分钟。但是又开始担心了起来,万一被血猎盯上了怎么办···算了那只有他自认倒霉。


过了一周,三日月以为鹤丸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已经快要将这个吸血鬼从记忆里删除的时候,鹤丸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天他已经睡下了,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闹了起来。没好气的开开了门,却是一个白色的身影向自己倒了下来,三日月连忙接住,把他拖进屋,锁紧了门——他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


“真的很抱歉弄脏了你家的地板。”


“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了。”


“吸血的时候被血猎发现了,甩掉他们却没地方可以去就跑过来了,我马上走,如果被发现我在这里你也要受罚。”鹤丸流着血躺在地板上,气喘吁吁的对着三日月说出了一连串的话。


“闭嘴吧吸血鬼先生。”三日月走向书房,拿出绷带和其他药品,坐在鹤丸头顶,把鹤丸的头移到自己腿上,好让他躺的 舒服些。 


“我说三日月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鹤丸挣扎的想起身,却被三日月摁在了腿上。“知道,”三日雨褪去鹤丸的衣服清理着伤口。真的如鹤丸所说·,被银制子弹打中的周围全部都是炭黑色,还散发出烧焦的气味。“我在回馈一只吸血鬼给的信任。”


三日月不是那种为了信仰不明事理的人,而且也是个穷极自我的人,他认为对的那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他相信鹤丸国永,他也相信自己的判断。


“可是如果被发现。”


“放心吧,你的气味从进到这里开始就已经消失了。'


鹤丸不再说话。


等三日月将嵌入鹤丸体内的子弹全部取出时,已经是深夜了。


“谢谢···我这就走。”


“留下吧,你这样走不了多远又会被发现。而且你现在成年了,你去哪儿?"


鹤丸坐了起来面对着三日月,紧紧咬着牙关,全身都在颤抖。“三日月····”“怎么了,还有哪里疼?”“不···没有···谢谢。但是我真的·····”


“留不下来么?”


“三···三日月,我想你最好马上离开我。'


三日月盯着鹤丸,抬手取下勃颈上的十字架。抱住了鹤丸,“想要的话,请便。”


“三日月····”鹤丸感受着人类的体温从背后传来,犹豫了很久,也忍了很久“对不起···三日月····”


静脉被刺破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啊啊居然被吸血了啊···神父爱上吸血鬼什么的简直就是笑话啊···不过好像吸血鬼爱上神父更加荒唐?


温热的血液流了下来弄脏了衣服,索性三日月脱掉了居家外套。


感觉到獠牙拔出来的时候,还伴随着舌尖的舔砥,确认伤口不流血之后鹤丸离开了三日月的肩膀,在三日月怀里抽噎着。


这哪是成了年。分明就还是个孩子。


“三日月···我答应你不吸你的血的。”


“是我,是我心甘情愿行了吧····”三日月安慰着鹤丸,捧起鹤丸的脸拭去眼角的泪水,“吸血鬼还喜欢神父么?”"喜欢。"


“嗯···神父也喜欢吸血鬼。”


鹤丸瞪大了眼睛看着三日月,他从未想过这份爱会得到回应。


“三日月····?唔!”


【R的部分会放图的……】



“唔啊啊不要再提那件事了!!!!"鹤丸刚刚趴在三日月身上获得了血的满足之后,坐在三日月的大腿上制止他在说下去。


“如何?第一次就大满足啊···”


“闭嘴啊···小心吸光你的血哦!”


“吸光了可就没有···唔!”


鹤丸吻住三日月,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三日月眯起好看的眼睛。


鹤丸起身“臭老头子简直了!每次都是!取得那么迟!”


“别心急啊鹤····”


三日月笑道


“你明明知道,不管你要多少我都会奉陪。”


FIN










 

评论
热度(95)
  1. 一条 薰颜色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