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邻居的秘密 part.5

初禾:

5


鹤丸一听差点呛到。


那个不耍帅就会死和那个总是冷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一百万似的家伙竟然要结婚了?他俩?


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么,说好的距离产生美呢?那两个人竟然背着他擦出了爱的火花,这么多年果然是长大了长能耐了啊。


 


老朋友见面分外高兴,不用寒暄就能很快进入话题。光忠说他这些年买卖做得还不错,赚了些钱后就跟大俱利求婚了。鹤丸很早就看出他有经济头脑,又擅长交际,跻身到上层社会是早晚的事,大俱利伽罗负责给他处理后台工作,他俩一动一静,的确非常般配。


鹤丸办事洒脱跳跃,总是行色匆匆,从来不愿意在一个地方呆上很久,所以他来D市光忠他们都不知道,光忠说本来想等婚礼的时候邀请他,那天偶尔在杂志上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才知道这位摄影师一定就是他们的朋友鹤丸国永,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方式请他过来,给他一个惊喜。


的确是又惊又喜,应光忠的盛情要鹤丸决定在这里住上几天,反正他们还有很多话要说,顺便帮他们把结婚照拍了。


 


婚照拍摄地点就是这栋洋房,配合华丽的装潢鹤丸就想给他们拍一套奢华欧风的片子,尤其满园的蔷薇,作为背景再好不过了。


鹤丸的拍摄风格是自然美,力求还原当时情景,一张照片的好坏从按下快门那一刻起就决定了,后期只是予以辅助绝不是关键,所以鹤丸拍照特别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布景不到位,模特不是中意的样子,或是当天没有感觉,鹤丸都会停工重来甚至跑单,特别任性。


鹤丸振振有词地说这是作为艺术家的执着。


 


给好友的婚照,鹤丸要分两组拍摄,上午是第一组在室内拍摄。


一大早,两位当事人在换衣间装扮试穿,鹤丸鼓捣他的镜头做最后的检查,贞宗跑来跑去的负责布景和灯光。


大家的兴致都很足,连一贯扑克脸的小俱利都露出了难得微笑,看来是真的幸福。


 


片子质量非常好,鹤丸很满意,而最让他满意的,是傍晚的拍摄。


将落未落的太阳光线柔和,低角度光照之下最能体现人物的立体感。淡橘色的细碎铺满了屋顶和花园,每一片蔷薇花瓣都镀着一层金亮的光边。花影丛丛,水波荡漾,身处其中的两人英俊非常,简直如同身处童话里一样。


大俱利郑重拒绝了光忠露骨肉麻的动作,改为或帅气或小清新的唯美画面。


鹤丸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是两人交换戒指,这是背光之下一个剪影,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留白的照片更能激起人心底的那份幸福感。


这也太漂亮太美满了吧……


 


贞宗的少女心犯了,抱住鹤丸说这一天天的真是虐死单身狗了,不然咱俩结婚凑合着过吧!


鹤丸推他说去去去小孩子一边玩去知道什么是结婚呀你。


 


鹤丸住了几天之后就要走了,这天晚上他们就多喝了些,鹤丸回去的时候都有点东倒西歪了,还是戒酒的大俱利一路开车把他送回家的。


两人站在楼下,鹤丸接着酒劲儿拍他肩膀道:“就,就不请你上去了,免得小光着急……”


“你没事吧?”


“没事,反正我们都住在一个城市,哪天再出来聚。”


大俱利被鹤丸推进车子里系好安全带,车都开走了还是不放心地一步三回头,差点撞到树干。


 


鹤丸差点笑出来,转身准备回屋休息了。


喝得实在有点多,出来的时候还没什么,这会儿酒精上头,视线都模糊起来,鹤丸胡乱从裤兜里掏出钥匙试了几次都没插进门锁里,索性靠着墙壁一屁股坐在门口。


 


鹤丸向来崇尚自由,不愿意受到任何拘束,可此时忽然觉得,有人惦记着其实挺好的。


起码半夜回家有人会给他开门,煮一碗清粥给他喝。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有人叫他。


“喂,鹤丸,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鹤丸不耐烦地把脑袋往圈起的手臂离埋了埋:“困……”


“那也得去去屋里睡。”


来者正是下班回来的三日月,他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那么一大串实在不知道哪个才是鹤丸家门的,就推他让他辨认一下。


 


鹤丸抬起头,映入视线中的是一张漂亮至极的脸,模模糊糊之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鹤丸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两人离得很近,微微的酒气喷在他的脸上。


“哟,是你啊帅哥,你回来啦。”


 


鹤丸长得白,脸颊上潮红一片,金色的眼睛里泛着一层水汽,借着酒劲儿有一点痞气。


“你喝多了,鹤丸。”


鹤丸不置可否,就这么望着三日月。三日月想这么下去也问不出个什么了,索性扶着鹤丸德军肩膀将他弄回了自己屋里。


 


将鹤丸放到床上,解开衬衫领口通气,把解酒茶给他灌了下去,弄得鹤丸直呛,溢出的水直接流到脖子里去。


三日月就拿毛巾把他的脸和脖子整个都擦了一遍,干脆把他的衣服都脱了。


 


鹤丸嘴里嘀嘀咕咕地说些什么,什么小光啊,小俱利啊,小贞啊,全都入了三日月的耳中。三日月给他擦拭身体,毛巾的擦拭有种微微su麻的触感,就像是种无形的you惑,这样的挑逗下鹤丸实在忍耐不住,局促不安地勾住那人的脖子将他拉下来。


就感觉温热的手指抚摸在身上,鹤丸本能地哼哼两声,那人就轻轻舔舐他的耳垂,一片橙色的暧昧中鹤丸就这么昏睡过去。


睡梦中他感觉有人伏在他的身上,从上而下地亲吻他的身体,然后将他的双腿打开,在他的大腿nei侧流连,接着缓缓地进入他的身体……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鹤丸惶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三日月的房间。


卧槽昨天不是在跟小光他们喝酒么,怎么就跑回这里来了,更重要的,自己竟然是光着身子!


 


伤风败俗啊,鹤丸连忙穿好衣服下了床,脚一沾地才发现两条腿都是抖的,后面还有股被撕裂的疼痛感。


然后他在窗边的垃圾桶里发现了好几个套//套。


 


卧槽难道昨晚那根本不是春梦,而是货真价实地跟梦中的人,做了?


正想着,三日月就推门而入,手上还拿着解酒茶,鹤丸不由分说地按住三日月的双肩,“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三日月睁着一双眼睛非常无辜,而后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微笑道:“昨晚我下班回来看到你坐在家门口,担心你着凉就把你捡回来了。”


忽略掉某个动词,鹤丸耐着性子,“然后呢?”


“然后给你喝了解酒茶,不小心洒出来了,就把你整个擦了一遍。”


“然后呢?”


三日月坦然地:“你说你很寂寞,一个人好孤单,想让人陪着,手还直往我身上摸,还咬我,拽着我不让我走,我就就只好和你干茶烈火了。”


“胡说!”鹤丸简直想打人,“我怎么不记得了!”


 


“因为你喝醉了。”三日月当下拉开衬衫领子给他看脖子上的咬痕,“你看,你敢说这些不是你的牙印?”


三日月脖子光洁修长,上面印着一圈红印子,特别明显。


鹤丸不说话了,难道当时真的是自己精虫上脑对三日月做了不齿之事?


按照程序他可以让三日月出台,怎么缠绵都没关系,金钱交易往往也是最简单的关系。


可私下里做这些又是怎么回事呢?


 


仿佛看出了鹤丸的心思,三日月笑道:“我不能白拿你的小费,这次就当免费服务,你觉得怎样?”


三日月这样善解人意,又细心又友善,鹤丸不由得觉得这人真是挺好。


只听三日月道:“要不你包月如何?我很便宜的。”


 


鹤丸满头黑线,亏刚才还寻思这人好,原来这家伙在打小算盘,真是人不可貌相,敢情之前的事情都是铺垫啊。


鹤丸心想自己才不上当,一口回绝:“那就不必了,我这人没什么长性。”


“没关系啊。”三日月循循善诱,凑近了鹤丸,“我技术那么好,你也很享受,再说我们住这么近也很方便,我可以陪你逛超市,还可以给你扛摄影器材,我很体贴的”


“我没钱。”


“看在邻居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折。”


 


这人低声说话的时候就像在催眠,让人身上一酥一酥,鹤丸本来就对三日月有种超乎寻常的欲望,又是个随心的人,根本抵御不了这种诱惑。


其实包他也不是不可以,这种事就是讲究个你情我愿,想到能够随时召唤三日月,鹤丸还挺心动的。


虚假的情人也比真实的孤独要好。


 


鹤丸双臂抱胸地瞅着天花板,“那你给我打几折?”


“八折如何?”


鹤丸在想今后要每天吃泡面还是吃馒头。


三日月越发凑近他,“我们关系这么好,就算你五折好了。”


“……”


“反正现在是淡季,要不,一折你看行吗?”


“……||||||”








================


最近整个人都变得咸鱼了=v=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敌对关系》TB预售地址:戳我


三日鹤同人小说本《囚鸟》三刷TB预售地址:戳我



评论
热度(251)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