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瓶邪】《冥婚》27

碎碎九十三:

附上半溪画的小哥一张~


27




俗话说得好,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我是没福气喝了,腊八节张家的伙食还是老三样,连油饼的火候都炸的一模一样。我嚼着这一成不变的早餐,想着过年怎么说我也要回家一趟,先把三叔的大红包拿到手才是正经事。


说来奇怪,这都腊八了,张家一点都没有准备,他们家这么多人,难道要等到年前才准备吗,那不是晚了吗,杀猪也要好几天啊。想我家人虽然少,年猪至少要杀一头,做成腊肉腊肠过年吃。杀猪这事我三叔很乐意干,现杀的猪肉放一放,我妈会挑最嫩的部分炒一小碗专门给我吃。


也因为过年没有开始准备,张起灵一点也没变忙,反而清闲了几分。我趁此机会跟他提了一下,如果过年的时候我不能回去,那就让我年前回去几天。再退一步,如果年前忙,那他们什么时候弄完,年后让我回去也行,最好不要超过初三,过了初三亲戚都来串门了,很麻烦。


我提这件事的时候,张起灵正在练字,他在闲暇时间没什么特殊娱乐,就看看书练练字,或者锻炼一下自己的手指头什么的。他过得比我爷爷都素,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我觉得我能成仙。


他练字的时候不说话,拉下最后一笔之后才道:“不必了,张家不过年,你可以过年的时候回去。”


我很惊讶,这样的家族居然不过年?过年可是一件大事啊,就算是街边要饭的过年的时候也要买点肉吃,张家这么有头有脸的人家,居然不过年?他家要完蛋啦?要倒啦?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


“对了小哥,你家今年为啥不过年啊?是不是有别的安排啊。”我帮张起灵把写完的宣纸收了,换上一张新的,拿镇纸压好,忍不住问道。


“张家向来没有过年的习惯。”张起灵捋了捋纸,很平淡的说道,他没觉得自己家不过年是件什么大事,优哉游哉的提笔写起字来。


他这次写字用的是右手,他的手恢复的很好,一点后遗症也没落下。听说那个公子哥闯了祸第二天,就借口做事带着那个耍蛇的跑出去了,我严重怀疑他是畏罪潜逃,怕张起灵找他的后账。


因为食指和中指异于常人,张起灵拿笔的姿势很奇怪,写出来的字形也跟人家不一样,说不出的怪异,一般人还真写不出他这样的字来。他这样的字体签名很保险,没人能替代,咦,好像不对,他们张家人都有这样的手指头。


其实张家不过年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还以为今年我不能在家里过年了呢,这下可好了,省的过年的时候只有几个老人家在家里凄凄惨惨戚戚的。


我决定给家里写一封信,请下人给我送到家里去,也好让我娘提前高兴高兴,我不在家过年,过年我家可能连馒头都不愿意蒸了,到时候我们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吃咸菜,太惨了太惨了。


张起灵让了书桌的一角给我,我看反正墨是现成的,就直接用毛笔写了。他用的是徽墨,正儿八经的上品,写起字果然很好。


用着这墨,我有些心酸,原先在家的时候,我一直想让我三叔给我买一块,他死活不愿意,说一块破墨那么贵,都是贵在车马费上了,我想要徽墨,那等他以后去安徽再给我买,到时候十块八块的买。这要是等他去安徽,我这辈子可能都用不上徽墨了。


我写着家书,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小哥,你从来没有过过年吗?你们原来不是东北的吗,在东北也不过年?为什么不过年啊。”


“内家不过年,外家会过。”


“那你肯定是内家的,不过年那冬天多没意思啊,冷死了得给自己找点事做。不瞒你说,我从小到大最喜欢的节日就是过年了。正好,你今年跟我一起回我家,我家过年气氛可好了。”一提起过年,我就想起了很多好吃的,决定把这些东西也写上去,让我妈给我做。


张起灵就道:“上次忘了问,你父母可有什么喜好。”


我道:“没啥喜好,不用费心准备礼物了,你带礼物去,我爸妈还不够害怕的呢,像黄鼠狼给……咳,不劳费心了,太麻烦你了。”


还好张起灵没继续说啥,我差点说溜嘴把他说成黄鼠狼了,他不带东西最好,上次他带东西去我家,我们全家都很别扭,他这客人不算客人,敌人不算敌人的。


我有些头疼,回家带他已经够奇怪了,过年还要带他回去,我应该怎么解释才合理呢,总不能像糊弄三叔一样糊弄二叔,他不吃我这一套。反正不能实话实说,我一定会被打死,绝对会被打死。


找了半天的理由,最后我心一横,想着干脆去哪儿都拽着张起灵,二叔再怎么样,也顾及着外人在,不会为难我的。等过完年,我不等他问,我拍拍屁股就走人,他总不能追到张家来。


我们家我最怕的就是二叔了,一看到他,我撒什么谎都腿抖,根本不敢说瞎话抖机灵。


张家既然不过年,说明其他的节他们也不怎么过,我问张起灵难道他们连清明都不给祖先烧纸吗,中元节总要烧一些吧。张起灵说他们干这一行的,这方面的规矩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基本大家过节的日子,他们都没有特殊安排,如果我想过节,可以随意,只有他那天没有别的安排就行。


这太好了,那元宵节我也能出去玩了,过完年就是元宵灯会了,可以去逛庙会,猜灯谜,买点小吃什么的,人多了比较热闹,还能抽签,我的手气非常好,从来没有抽到过下下签。


说起来我小时候去庙会都是三叔带我去的,他是个急性子,带我不出半个钟头就烦了,最夸张的一次,他忙着打麻将,就把我一个人丢在捏糖人的小摊子边上,给了那师傅一块银元,让他给我捏一堆糖人吃着玩,好像后来回来以后还给我买了很多玩具?反正就是用钱打发我。


我摸了摸下巴,心说如果我长大了,他也能用钱打发我就好了,现在我长大以后他反而没那么大方了,要块儿八毛的都不乐意给。


张起灵答应年二十八的时候带我回去,待到年初三应该没问题,我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年初二回来,因为年初三会来一些亲戚,张起灵被他们看到,回去一定会被传闲话,我还是躲着点好。


写了完家书,我又给三叔写了一封信,提前告诉他张起灵要跟着我一起回去,让他帮我打打圆场,这件事可是他答应下来的,别以为能和二叔一起教训我,我们俩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我被二叔揪掉了耳朵,他也躲不过去。最后落款之前,我想起来提了一句,让三叔记得给我准备红包。




评论
热度(615)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