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病(完)

*罒▽罒*结局就是好!我仿如吃了砂糖甜的结局

叁.陆:

前情请戳标签“病X”


笑面青江觉得自己是个假医生。


“你这个办法……其实是为了自己爽快吧?”


“并没有,”三日月乐呵呵的:“只要是在下想做,鹤一定会同意的……要不要试一下?”


“不了,”笑面青江也“乐呵呵”的:“请不要玷污神社。”


老实说,笑面青江看见三日月和鹤丸牵着手进来时也并不是特别讶异。毕竟两人各自的话语多多少少让他有了个底。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越过了情感缺失症和抑郁症,执手下来。


“微笑型抑郁症……平常完全看不出来抑郁,但是一旦犯病就和无数抑郁症患者一样,一心求死。”三日月见笑面青江不说话,自顾自开口道:“既然鹤想死,那我就……只好往死里艹他咯?”


那能一样吗?!笑面青江无力吐槽。他只好给了一个最中肯的评价:“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做出如此……的行为,你可以试一试……三日月先生,从鹤丸嘴里听说你时,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正经人。”


“哦?”三日月笑:“嗯,在下也就只有正经可取了。”


……国永,你千万注意,不要在三日月面前犯病啊。不过这也不太可能……笑面青江在心里为好友点了一排蜡。


“笑面先生,真是多谢你了。”


三日月宗近笑得很是谦和。


那一瞬间,笑面青江也情不自禁眯眼笑了——国永终于有了归宿。


三日月拉着鹤丸回了家。“所以你和青江说了什么?”


“我让他放心,你要是犯病我就干死你。”


“噗,什么鬼,别开玩笑了好不好。”鹤丸国永拍了拍三日月:“说真的。”


“真的。”


“……好吧好吧,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鹤丸国永嘟嚷了一声“无趣”便不再问了。


傍晚两个人窝在单人沙发上看书,三日月的手穿过鹤丸腋下,将他收在怀间。鹤丸国永舒舒服服的靠在三日月胸膛上,手里拿着《笑话大全》大声读着:“魔王对公主说:‘你就叫吧,叫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破喉咙,破喉咙!”三日月突然尖着嗓子叫了两声。


“噗,哈哈哈哈哈,你干什么啊哈哈哈哈——”鹤丸拍了拍三日月的腿:“能不能保持优雅形象啊你!”


“你不是笑得很开心吗?”三日月将头搭在鹤丸颈窝处,偏头吻了吻他的耳鬓:“这就够了。”


“肉麻。”鹤丸说。


“嗯,我肉麻。”三日月轻轻应了。


“烦人。”


“嗯,我烦人。”


“表里不一。”


“嗯,我表里不一。”


……


“爱你。”


“嗯,我爱……”


三日月愣了。


“怎么不继续说了?”鹤丸侧过头和三日月对视,鎏金般的眼眸里带着几分笑意。


三日月也笑了:“嗯,我爱你,爱到得了病。”


“是吗?”鹤丸国永笑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也有病。”


“医生也有病吗?”


“嗯,爱一个人,爱到病入膏肓。”


“啊,那个人是谁啊?”三日月眨眨眼,好像特别感兴趣一样的。


“我的病人啦,”鹤丸国永轻轻笑:“他好像和我一样得了相同的病呢。”


“这样啊……那就只好一起病着了吧?”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鹤,能和你一起病入膏肓,我超开心的。”


“我也是。”


他们两个就这这个姿势,嘴唇轻碰,就像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个吻一样。


就这样,一辈子都无药可解。







谢谢各位大佬一路支持我这个短小货……
同一系列(大概)的冲田组《药》也开了,终于要写变态了有点小激动呢……
不知道各位是不是和我一样患了一个叫“三日鹤”的病呢?此病无药可救了大概。因为是学生党,每天都有晚自习,所以可能不能满足原本应该有的每日更文。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完结了!
好几次坚持不下去不想打字的时候,评论简直是一剂良药!所以再次感谢大佬们!
我一定会继续渣下去的😂

评论
热度(116)
  1. 一条 薰叁缄陆默 转载了此文字
    *罒▽罒*结局就是好!我仿如吃了砂糖甜的结局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