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不幸/诅咒/幸运②

杂念堆放地:

*混蛋朋友不写了所以这一段全是我(气)   于是开始向恐怖故事的节奏发展了😃






他得知对方叫做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三日月...他在心里默念几遍,实在是高兴极了。


他有了能够与他侃侃而谈的挚友,虽然月余才能见一次面,对方也来去匆匆,但能等来一个坐在他对面的人便已足够了。


再见面时已是晚秋,他依然坐在那棵樱树上,木廊尽头像变成了黑洞洞的隧道,那个身影却一直没来。


罢了,再思念也是如此,去温一壶酒吧。


他跳下树,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要朝着房间行进,三日月就是在此时出现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


虽是见面极少,但他的不幸好像并没有威胁到三日月的安危,道路疾苦,及时行乐,他即将...要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但灾难还是来临了。


就在三日月触到他身体的那刻,枯叶被晚风吹动的簌簌声突然在鹤丸耳中放大开来,一切声音开始鼓噪嘶吼,他的心脏也随之不安起来。


又是这种感觉,有什么就要来了...


待他回过神来,樱树已经被什么拦腰截断,毫不留情的向他们这方砸过来。


鹤丸从没见过这样的不幸...比之前的那些都要恐怖许多,吞噬着他心底刚刚燃起的点滴希望,他在极短的秒数间想道,若能躲过去,他再不会与三日月见面了。










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自己的部室之中,若不是脑袋还叫嚣着尖锐的刺痛,他几乎要以为那是一场梦了。


但现实是他的屋外只有一棵断面参差不齐的树桩,正寂静的立在那里,对这个不幸的孩子冷嘲热讽。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爬起来跑出门去,就算是不再见面也好,起码要看到那个人还活着。


经过木廊的拐角时便撞入了一个怀抱,令人安心的檀香味道萦绕在鼻尖,然后那人清脆的声音便在耳边柔柔炸开。


“鹤...?”


名为三日月的男人此时正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

评论
热度(19)
  1. 一条 薰十二昏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