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被爱妄想症03

小湮:

最近状态非常不好,整夜的失眠,脑子都要炸了...大概写了点,还请多指教!




被爱妄想症03


“三日月?”鹤丸国永忖着眉,漂亮的金眸有些不安的维扬,自下而上的望着三日月宗近,小心的伸出手,带着期冀的想要拉住三日月的衣袖。


三日月宗近眉眼冷淡,后退一步,唇角勾起冷然的弧度。


这个鹤丸国永脑子是有问题吗?三日月嘲讽的轻笑,躲开鹤丸的动作,手臂赤裸裸嫌恶的背与身后,斜视了眼边上抱着胳膊作壁上观的小狐丸,轻飘飘的收回视线,语气波澜不惊:“请交出钥匙,立刻离开。”


从小到大,三日月还从未像刚才一般如此失态,一直都是冷静从容,进退有余,维持着该有的优雅姿态。


鹤丸国永愣了下,愣愣的垂下头看着自己空下的手,动了动指,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神情迟滞的歪了脑袋,缓缓的抬眸困惑的看着三日月。


“请不要逼我动手。”三日月没有理会鹤丸国永微妙的反应,再一次的冷静的要求,脚步上前,伸出手,眼睛示意性的看向他提落出钥匙扣的口袋。


迟钝的终于是反应了过来,鹤丸国永瞪大了双眼,本能的护住口袋后退一步,看着三日月的视线有丝难以置信与委屈:“这是三日月你自己给我的!为什么要要回去!”


刚强行平静下来的心再次焦躁起,三日月厌烦的皱起眉头,抿紧唇,懒得再与他多做口舌之争,晃了晃手催促着,脚步步步紧逼,直逼得他退无可退,后背抵上了墙壁。


三日月收起脚步,身体颇有威圧感的前倾,伸出的手抓住了鹤丸紧紧捂住口袋的手腕,指腹用力。


“唔!”鹤丸国永秀气的眉痛苦的皱起,低声的呜咽,身体因为三日月不加控制的力道而蜷缩起,腕骨突出,不断溢出额头的冷汗浸湿了额发,沿着脸部轮廓滚下,顺着颀长纤细的脖颈没入有些凌乱的衣内。


三日月微妙的皱了皱眉,顿了下动作,却没有过于上心,而是加大手上力道。


“三日月,三日月,你是怎么了?我…”三日月的行为明显让鹤丸国永彻底慌了起来,缩起的身体惶恐的向着退无可退的墙壁处挤动,被桎梏住的胳膊尝试着抽回挣扎,身体弯曲,用上半身阻挡住探向口袋处的另一只手。


眉头皱的深了点,三日月有些微妙的看着鹤丸国永夹杂着恐惧的慌张神情,迟疑了下动作,喉咙处莫名的干渴。


好奇怪。三日月艰难的吞了口口水,视线古怪的看了眼边上两眼灼灼用着像是要将猎物吞入腹中的热烈视线紧紧盯着鹤丸国永的小狐丸,心中怪异感愈烈。


总之…先拿到钥匙再说…三日月安抚着自己的思忖,压下躁动的心,扣紧鹤丸的手腕,拉起扭曲的腰身按住小腹抵在墙壁之上,身体压近,手径直无误的插入到了口袋中。


“…!”一直挣扎的鹤丸停下了动作,呼吸都消失了的安静的任由三日月勾住了钥匙扣掏出。


“?”三日月疑惑与鹤丸突然的转变,拿到钥匙后维持着动作疑惑看去,入目之处一片白,眩晕了脑袋的耀眼,些微的夹杂着漂亮的粉红色。


三日月昏了脑袋,怔了神的看着近在咫尺绯红的脸颊,看到鹤丸国永微开的双唇诱人的开合,喷出的气息滚烫的撩人,软软的吐出三个字:“三日月。”


三日月只觉浑身的鸡皮都在争先恐后的往外冒,微妙的不满。


三日月本能的将其理解为反感,倏然抽回手,松开压制的手掌,后退一步,厌恶的皱着眉头带着恶意的嘲讽:“你是变态吗?”


而微红着脸的鹤丸眉梢妖娆的飞起,金眸带着些妩媚的微弯,手轻抚着三日月碰过的手腕处,呼吸越见急促,羞耻的垂下了脑袋,身体微动,前倾着就要跌入三日月的怀中。
三日月慌张推开,跌撞着后退一步,捂住了口。


好奇怪…从未有过的感觉爬满内心,三日月几乎不敢直视鹤丸毫不掩饰直直看来的双眸,总觉得,看了,有些东西就会改变。


变得什么,却不知道。


 


“嘛嘛~都冷静下~”一直沉默看戏姿态的小狐丸伸了个懒腰,揉着后颈踱着步伐来到三日月的身边,挑着眉看去,狡黠的笑着打破凝滞暧昧的空气。


三日月心虚的别过了头,避开小狐丸探究的视线。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三日月竟觉得身为男人的鹤丸国永刚才所展现出的风情惊人的勾魂摄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有种说不上来的诱惑…这样的想法让三日月惊慌失措。


“呼呼~”小狐丸低低的笑,笑着走过不安的原地徘徊的三日月身边,眨了眨左眼,拍了拍肩膀小声的低语:“交给我吧~”小狐丸示意性的用下巴点了点鹤丸国永,舔了舔唇,神情咄定而势在必得。


三日月呆滞了下,愣愣的随着小狐丸的动作移动着视线,看到小狐丸轻巧的走到鹤丸的身边,上上下下用着依然是有些轻浮的视线细细的打量着,然后微弯腰,俯身靠近。


小狐丸到底想要做什么?三日月微弱的皱起了眉头。


本来红着脸垂着头的鹤丸注意到三日月的离去小狐丸的靠近,红晕褪去,脸颊恢复苍白,眸中的迷恋换上了警戒,警戒的盯着笑眯眯的小狐丸,自我保护意浓烈的抱住胳膊,沿着墙壁向着三日月的方向移动着身体。


小狐丸耸了耸肩无谓,手插在口袋中跟着鹤丸移动身体,快一步的挡在鹤丸身前,用着尽量温柔的语气询问:“鹤丸,我问你,你的钥匙,哪里来的?”


移动着的鹤丸被迫停下脚步,抬起头不满的瞪着小狐丸,伸出手推了推小狐丸的肩头:“三日月给我的。”越过小狐丸的肩头,鹤丸看向三日月,浅浅的笑。


三日月抿紧唇,不受控制的上前一步,而背对着他的小狐丸侧过了脑袋,眨了眨眼,食指竖起放于唇上,然后移动着点了点脑袋,嘴角的笑意味深长。


小狐丸…三日月停下靠近的动作,大约是猜到了小狐丸的意图,心沉了沉。


“什么时候给你的?”小狐丸满意的笑,笑着收回视线,又靠近了点鹤丸,状似不经意的追问。


“唔…”鹤丸对于小狐丸的靠近不舒服的哼了声,移动了下身体,伸出手,顶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初见面的?”小狐丸紧跟而上,伸出手扣住鹤丸的手腕,执起送入唇边,尖利的犬齿似吻非吻的刮骚,视线带着引诱之色的凝视着瞬间涨红了脸的鹤丸国永。


看着在小狐丸的挑逗下红了脸的鹤丸,三日月的心底涌起了不快。


明明…只是…!


三日月惊愕与心中所涌现出的第一个想法,慌张的看了眼急速抽回手轻抚着手背的鹤丸,懊恼的摇了摇头,咬住了牙齿。


都只是错觉,都只是混乱的脑袋产生的错觉而已…三日月自我安抚着,心底深处涌上了深深的自我厌恶感。


太恶心了。


“大概是一…一…一…一…哎?”擦着手背的鹤丸张口随意回答着小狐丸的问题,答案却哽在了喉中,神情一瞬茫然,双眸放空,口中吞吐着却始终无法说出具体的时间。


而小狐丸不焦不燥,温和的笑着等待。


吞吐了许久,鹤丸终于困惑的歪了脑袋:“是…什么时候来着?一…年前?”


“是啊~是…什么时候呢?”小狐丸顺着鹤丸的疑惑带着些蛊惑的意味反问着,指尖勾起发丝,送入鼻端,轻嗅着,喟叹着微眯双眸,得意的侧过视线看了眼三日月。


一直煜煜生辉的金眸渐渐黯淡,鹤丸国永没有拒绝小狐丸的触碰,而是迟疑的仰着头看着小狐丸猩红的双眸,然后视线缓缓移向皱紧眉脸色阴晴不定的三日月宗近,口中念念有词。


“啊,对了,是一个月前,在街角处!三日月…三日月救了我!然后带我回家,并且给了我钥匙,说我以后可以随时来…对,是这样的,是一个月前…”嘟哝了许久,鹤丸浑浊的金眸一扫阴霾,再次亮起,激动的抓住小狐丸的胳膊强调着,嘴角扬起甜腻的笑,弯着眉眼的看着三日月宗近,羞涩的红了脸。


还好…三日月微妙的松了口气,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回以鹤丸,旋即反应过来,厌恶的皱起眉。


我在紧张什么啊?


“你确定,你遇到的…是三日月?”小狐丸侧头看了眼矛盾的三日月,笑吟吟的反问,高大的身体移动,整个的覆盖住鹤丸的身体,挡住三日月的视线。


三日月沉默的看着小狐丸所有的动作。


快点结束吧。


“…什么意思?”三日月听到鹤丸疑惑的反问,而随着鹤丸的询问,小狐丸又移动了下身体。


“我是说你真的确定遇到的…是三日月,而不是其他人?”小狐丸的语气带上了赤/裸裸的诱导,透过背脊,三日月似乎都可以想象得出小狐丸此刻嘴角所勾起的笑意是什么样的弧度。


“…是…吧…”小狐丸连续的询问让鹤丸失去了判断力,带着些不确定的回答,三日月看到鹤丸翘起的白发抖动了下。


“是吗?你确定?”小狐丸似笑非笑的再一次的确认,鹤丸没有即刻回答,而是陷入了犹疑中,无措的垂着脑袋搅着指,小狐丸轻声笑:“不急,你慢慢的想~比如,当时遇到的人穿的什么衣服?发色?白色?长发?”


“…白色?是白色?长发?”鹤丸愣了下,踮起脚尖看了眼不远处三日月宗近深蓝色的短发,又看了眼小狐丸白色的长发,神情整个茫然,不知所措的来回打量着两人:“是白色?白色吗?”


“你觉得呢?”


“…对…是白色,没错…是白色的长发,很蓬松…”迟疑了许久,鹤丸吞吐着确认,看着三日月的视线渐渐陌生。


“那…想起了名字吗?”


“名字?…小狐…丸?是,小狐丸?”鹤丸犹豫着说出小狐丸的名字,不确定的又看了眼三日月宗近,视线陌生的可怕。


够了吧…


“没有错哟~”小狐丸的胳膊缓缓的伸出,勾住了鹤丸的腰肢,轻松的将一脸混乱的鹤丸拥入怀中,笑眯眯的回过头,得意的笑看着三日月阴沉的视线。


鹤丸愣愣的靠在小狐丸的胸前扬着头的打量。


“你忘了吗?那天,角落里…我救了你~并且带你回了家…然后我们…”小狐丸垂首靠在鹤丸的耳边,狭长的狐眸促狭的半眯,斜视着三日月的爱语着,末了的话隐入了空气中,收口吃笑着咬住鹤丸的耳朵。


“…是…这样吗?”鹤丸呆滞着神情机械的反问,漂亮的金眸浑浊不堪。


“当然~你仔细的想…我说的对不对?”小狐丸轻声的诱哄,空气中隐约传来淫糜的舔舐声。


三日月咬住了下唇的努力压抑着。


“…小狐丸?小狐丸…”浑浊的双眸渐渐的清亮,鹤丸不确定的叫着小狐丸的名,缓缓的抬起胳膊,迟疑的环住小狐丸的腰身。


三日月很清楚的注意到渐渐恢复光彩的金眸中扬起熟悉的颜色。


那种一直都用来看着自己的眼神。


不许。


三日月上前一步,扣住小狐丸的肩膀,拉开。


“咦?”小狐丸猝不及防,踉跄了下脚步狼狈退开,胳膊还维持环抱的姿势,愣了下,小狐丸惊讶望去,无声的询问。


“闹够了吧?”三日月皱着眉的斥责,没有给小狐丸质疑的机会,径直的,走到因为他的动作而再次陷入混乱状态的鹤丸身边,拉住他的手腕:“你出去。”


混乱中的鹤丸毫不反抗,跟着三日月的动作僵硬的移动着步伐,视线困惑的看向小狐丸,又看向三日月,来来回回重复着:“三日月?小狐丸?三日月?”


三日月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带着几步来到门前,推着肩膀推出了房间,大力的甩上门,粗重的喘着气,回过头看到的便是随意的靠坐在沙发上挑着眉一脸微妙的小狐丸。


“我说你啊,只差一点你就可以摆脱他,我就如愿以偿了,两全其美的事你为什么要打断?”小狐丸摊了摊手神情有些无奈:“你要知道,我可是查了好多的资料才搞懂那鹤丸国永的问题啊~”


三日月也不明白是怎么了,只是反应过来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已结束,脑中盘旋的尽是鹤丸国永带着迷恋缱绻的笑意看着小狐丸的画面。


三日月焦躁的踱着步伐缓着呼吸。


不许。


不管是出了什么问题都不许。


“啊,难道说…你舍不得了?”小狐丸恶笑着坐起身转了圈眼珠调笑着。


三日月没有否认。


“喂?难道你真的?”小狐丸没有得到否认的答案惊讶的弹跳起身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背过身的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承认,在想到那个鹤丸国永即将消失,即将将对他所做的一切都转嫁到小狐丸身上时,心底深处涌上了强烈的不快。


有种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的感觉。


这种想法很奇怪…他与鹤丸国永并不相识,鹤丸国永也并不是他的东西,他不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是讨厌厌恶他。


可是…即使是讨厌的,厌恶的,不想要的…在他对自己做出这么多的事后,在三日月理所应当的认为这是自己应得时,三日月不允许他再对别人如此。


这些是鹤丸国永只能对自己做的事。


三日月的心底微妙的涌上了一丝黑色的感情。


 


今天差点被那个小狐丸给骗了!还好还好,三日月叫醒了我~


鹤丸国永重重的在笔记上写着今天所发生的的事,翻看着以前所记录的日常,再一次的确认着脑中的记忆是三日月后松了口气的合上,嘴角扬起甜蜜的笑。


笑容僵住,神情一瞬空白,鹤丸怔怔的看着手边的笔记本,大约过了一分钟,恢复如常,拿起手机。


“三日月,今天晚上真的很抱歉!临时有事离开没有等到你呢❤明天下午放学后我等你~晚上补偿你喔~记得回我~啾❤”








TBC

评论
热度(112)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