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鹤丸“愉快”的校园生活

想和姥爷一样白:


烛台切光忠急忙赶到了小狐丸所在的宿舍,气都还没喘上两口的他敲了敲门


他一敲门门就开了
小狐丸木着脸把鹤丸扔在他身上
“酒品不好就不要喝酒。”


脸黑的跟碳似的青江赞同的点头
烛台切光忠看了看怀着面色潮红,嘟囔着什么的鹤丸
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随后转身离去
望着烛台切光忠远去的身影,小狐丸眯了眯眼睛
“那谁啊,好眼熟啊?”
“不知道,没看清。”青江愤怒地把手中的酒瓶扔进垃圾桶
同时在心中不断地问自己
到底我为什么要叫他来喝酒!
“是吗……”小狐丸的眼神有些迷糊,本来就有些醉了的他被鹤丸一闹后,思绪更加模糊了
“戴着眼罩的金眸的黑发男人……”
总觉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
…………
…………
算了,想不起来


走在路上的烛台切光忠突然感觉有什么攀上他的脖子
冰凉的,湿冷的,像蛇一样的触感
他连忙侧头
鹤丸眯着眼睛,笑的张扬 
一只手勾住烛台切光忠脖子,另一只手准备锁住他的脖子
“把手放下来,你没醉?”
“酒醒了。”
鹤丸从他背上跳下来,勾着他的脖子低声道
“小光,帮我个忙……”鹤丸小声地说了什么,又比了个手势,笑的狡猾又危险
“你有把握吗?”烛台切光忠的眼睛亮了起来
“绝对有。”鹤丸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的幅度怎么都抑制不住



花坛里金色的郁金香随风微微摇晃着
鼻尖都是郁金香的味道
鹤丸国永俯下身,吐在了花坛里


……可惜了这一大片郁金香


烛台切光忠面无表情地想着


随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上前,轻轻地拍着鹤丸的背
“这么死命喝,不怕胃病复发?”


腹部在翻滚,熟悉的疼痛感袭来
鹤丸国永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关你什么事?”


烛台切光忠拍背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眼里的温度骤降


“管我什么事?呵”
烛台切光忠气笑了
“要不是你爸……”


鹤丸慢慢地直起腰来,与烛台切光忠对视
风吹动他的刘海,露出有些狰狞的伤疤
金色的眼眸的满是冷漠
“我爸?”


“……”


“继续说啊,刚刚不是说的很起劲吗?”


鹤丸冷笑了一声


“我家的事用不着你瞎、操、心。”


烛台切光忠冷笑了一声,与鹤丸相似的金色眼眸里的温度低仿佛能结冰
“看来是我多虑了呢。那么这就样吧,我们就此别过。”
说完转身就走
鹤丸站在原地看了一会烛台切光忠的背影,慢慢蹲下身
把头埋在膝盖里,只露出白色的发丝
风吹过,他的背影看起来脆弱又孤单


“什么?”三日月宗近喝茶的手顿了顿
随后他又提起水壶,笑容和煦道
“吵架了?”
电话那天传来某人刻意压低的声音
“嗯——亲眼所见”

评论
热度(51)
  1. 一条 薰想和姥爷一样白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