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Late Confession (番外篇)

凉可c:

→上篇点开头像可见
→有问题欢迎指出,能够得到喜欢是我的荣幸♪
——————————————————————
鹤丸和三日月交往已经有三个月了.
尽管交往这件事已经闹得公司上下人尽皆知,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依旧没什么实感.
要问为什么?
那就是鹤丸和三日月看起来和宣布交往前没什么两样,每天认真努力工作保持友好的上下级关系.
像是他们曾经以为会看到的每天放闪光弹的日常完全找不到影子,两个人好像除了工作上的交谈就没有更多了.
但也有人说这只是他们在公司的相处模式,说不定是不想打扰他们工作什么的.
于是大家纷纷表示有三日月这样体贴下属的上司真是太好了.
但仍有些好奇心旺盛的人跑去找鹤丸核对情况,对此鹤丸表示他也很绝望.
——————————————————————
今天一大早鹤丸就骑着他的小自行车来到了公司.
鹤丸觉得三日月需要给他这样优秀的员工颁发奖励才行,这么冷的大冬天仍坚持蹬自行车来上班而且从不迟到.
其实公司对于住在公司宿舍的员工都有派发车辆接送的,而鹤丸之所以没有选择它的原因有两点.
一是为了锻炼身体,更多的是出于一种骑着自行车的人都很健康阳光的想法.
二是为了买早餐,在去公司的路上有一家口味极佳的早餐店,引诱得鹤丸每天不辞辛苦的绕路过去买.
鹤丸将买好的早餐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一共是两份,还很热乎.
鹤丸在得知三日月工作繁忙常常顾不上吃早餐的时候就自发帮他带上了一份.
——————————————————————
最初鹤丸也曾经想过这可能会不符合三日月胃口而去找光忠学做菜,学的还有模有样,味道也不差.
但之所以没继续下去只因为三日月收到的时候说了一句.
“哦呀?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爱妻便当?”
然后第二天鹤丸就将从外面买的早餐糊了三日月一脸.
当时在场汇报工作进度的小狐丸被鹤丸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在鹤丸走后连忙询问三日月要不要紧.
“哈哈哈,鹤这是害羞了.”
等等,害羞?excuse me??
小狐丸怎么想刚刚的鹤丸都是一副想要将三日月嵌进早餐的表情.
对不起,兄长你们这个恋爱谈的太高级,我不懂.
“等你恋爱了你也会明白的.”
看穿了小狐丸的想法,本着兄长的身份还是要提点一下自家迟钝的弟弟的.
“不用了,恋爱对于我来说还太早了.”(←又仿佛立起了flag?)
每天看着鹤丸和三日月这种看似及其暴力的相处模式已经打破了小狐丸对于恋爱的所有幻想.
在简单汇报完之后,小狐丸就打开门准备离开了,和迎面走进来的银发少年撞了个正着.
“对不起.”
银发少年戴着口罩,没说一句话只是呆呆的望着他.
“对了,这是今天来报道的新员工.乱介绍来的,就由你带着吧.”
三日月看着眼前大眼瞪小眼的两人突然就做了这么个决定.
小狐丸以后的公司生活大概会变得“丰富多彩”吧.
——————————————————————
在鹤丸瘫在办公椅上打算在半点后给三日月送去早餐的时候,接到了一封短信.
『和三日月哥哥相处的还好吗?     By.凉子』
在鹤丸和三日月交往之后凉子会时不时发短信来询问近况,一副等待时机趁虚而入的样子.
偏偏鹤丸现在心中确实存在一些疑问,也不好说给同事们听便一股脑的倒给了凉子.
『鹤丸哥哥是觉得三日月哥哥在公司对你很冷淡?』
尽管这句话读起来还有种欲求不满的感觉,鹤丸还是回复了‘是’.
他和三日月工作都很忙,多半时间都在公司.而在公司的三日月永远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偶尔会和他像普通同事一样打趣,多的也就没了.
下班之后三日月开着车送他和他的小自行车回家也就结束了一天.
周末不是鹤丸在加班就是三日月在应酬,这样看来他们和普通的上司下属没什么区别.
『鹤丸哥哥,我来教你一个方法.』
在看完凉子的长篇大论后感觉这个方法确实可行,于是拿起桌上的早餐就去敲三日月办公室的门.
——————————————————————
地点:三日月办公室
人物: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咚咚...”
三日月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这个时间鹤丸该送早餐来了.
“请进.”
进门的的确是鹤丸,手上还拿着热乎乎的早餐.
“三日月、今天的早餐.”
“鹤不喂我吃吗?我现在腾出来手.”
说着向鹤丸展示了一下他一桌子的文件.
换做以前鹤丸就恼羞成怒般的拿起早餐糊三日月一脸.
可是今天.
“嗯.”
鹤丸老老实实地答应了.
然后红着脸走到了三日月身边,将拆掉包装的粥放在了三日月的桌上.
将碎发撩到耳后,舀起一勺子,对着热气腾腾的粥轻轻吹着气.
三日月顿时感觉今天的鹤丸有点不对劲.但是他身上并没有酒精的味道.
“啊——”
面对鹤丸送来的勺子,三日月毫不犹豫就凑了过去.
“鹤今天真主动呢.”
“别说话,吃粥.”
在鹤丸不间断的喂送之下一碗粥很快就被解决了.
计划第一步:让三日月感到满足(√)
“三日月.”
从鹤丸不正常的举动很容易得知他是被人给套路了也说不定,但三日月现在不在意是谁做的,他更在意鹤丸打算做什么.
“你...真的喜欢我吗...”
鹤丸大概还没有了解到他提出了一个怎样可怕的问题,还试图掩饰自己的脸红转过头去,等待的过程中时不时偷瞄一眼三日月.
眼看着自己的爱意遭到了伴侣的质疑,三日月恨不得采取一些实际行动来治一治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但这毕竟是在办公室,各方面都不好下手,所以三日月选择换一种方式.
“鹤的问题真让人寒心呢.”
接着摆出一副‘我好伤心,需要鹤抚摸一下才会好’的表情.
“鹤不摸一下吗?”
鹤丸刚想问这是要摸哪里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抓起鹤丸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上.
(你的好友:三日月·耍流氓·宗近 已经上线了)
生怕被人撞见然后被套上光天化日之下非礼上司(虽然确实有企图)的罪名的鹤丸拼命想将手抽开.
但是论力量鹤丸是比不过三日月的,只得被死死抓住.
不仅如此,三日月还打算放个大招.
“鹤哟,你能够感受到吗?”
如果是说肌肉的结实程度,鹤丸已经感受到了,并且拿剩下的另一只手遮住了半边脸.
也不知道是想遮住脸红还是阻止某种可能喷涌而出的红色液体.
“这颗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鹤丸感觉三日月心脏跳动的频率不比他现在慢多少,但三日月看上去却仍像个没事人一样.
“为你而跳动.”
(你的好友:三日月·撩鹤专机·宗近已上线了)
但计划还没有完成,鹤丸不会轻易的倒下.
计划第二步:确认三日月的心意(√)
只差最后一步.
抱着大不了因为心率过快而死的觉悟,鹤丸执行了计划的最后一步.
“三日月...和我同居吧!”
计划第三步:提出自己的要求(√)
——————————————————————
那天鹤丸和三日月最后在办公室发生了些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但结果是鹤丸被三日月用公主抱的方式抱出来.
鹤丸在三日月的怀中极其不安分,一直挣扎着要三日月放开他,而三日月只是哈哈哈的大笑着抱着鹤丸出了公司.
对了,三日月还说了一句.
“我们去买新房.”
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同事和几只商量着送什么礼物的助攻人员.
——————————————————————
三日月的办事效率是不容置疑的,说买新房就买.
买了好装修一下就把鹤丸塞了进去.
第二天就邀请了鹤丸的同事来庆祝.
在乱,光忠,大俱利和小狐丸到的时候,鹤丸正在家楼底下跟自己的小自行车告别.
同居之后三日月坚持要开车和他一起去公司,这小自行车怕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鹤丸前辈~新婚快乐!”
“停!还没有结婚好不好!”
“啊啦,那更好呢.期待一下我的礼物?”
“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也带礼物来了.”
“嗯.”
在简单的交流之后,大家很识趣的都早早撤退,就连平时没能反应过来的小狐丸都说因为后辈有事需要去处理一下.
夜晚留给了这对正处同居状态的小情侣.
鹤丸看着包装精致的礼物摆放在餐桌上,结合了之前那番交谈便有了拆开它们的欲望.
“三日月,要来比试一下谁猜得准吗?”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
“唔,许可对方的一个要求?”
“好.”
鹤丸拿起了光忠送的礼物,掂量了一下.
“我猜是厨具.”
打开一看,一口锅.
三日月选择了大俱利的礼物.
“应该和光忠的一样,厨具.”
打开一看,一把锋利的菜刀.
确实很符合话不多却总是瞪着自己的那个人,这是在警告他要好好对鹤丸?
鹤丸拿起乱的礼物,相当的轻.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
“这是...”
猜测不到的鹤丸打开了礼物,从里面飘出来两张纸.
一张写着‘制作中,敬请期待’,另一张是——
婚纱设计图.
“我现在把礼物退回去还来得及吗...”
三日月从鹤丸的手中接过设计图.
“哈哈哈,看上去很适合鹤呢.”
“我是不会穿的.”
“这还说不定呢?”
看着笑眯眯的三日月,鹤丸回想起了他在几分钟前给自己挖的大坑.
等等,要是三日月也猜不中小狐丸的礼物那就是平局了.
此时此刻鹤丸只能指望小狐丸送个不常见的礼物.天真如鹤丸,大概没想到小狐丸的礼物其实是三日月自己挑选的.
“酒.”
这瓶神奇的酒不仅在此时决定了鹤丸的命运,还在不久的将来派上了巨大的用场,比如酒后那什么的.
——————————————————————
总结,酒真是个好东西.
The End.





碎碎念:
如果你觉得这篇番外特别长,那不是你的错觉.这大概有正文的两章那么长(所以我也卡了两倍的时间)
这样一来就算是正式完结了,你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番外?当然是为了撒糖啦~如果不够甜的话...其实我真的尽力了_(:_」∠)_
写文的时候恨不得下一秒就送他们直接去结婚,现在还谈什么恋爱!结婚生子去呀!(←已疯,不用在意)所以在番外的时候送了个助攻(→不要问我凉子是谁)
接下来就是真·咸鱼时间,看一眼点文那边也没有动静,所以下次见面应该是五月或者六月吧?
那么,期待与你们的再次相遇ヽ(。ゝω・。)ノ

评论
热度(42)
  1. 一条 薰筱凉c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