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博晴/晴博】阴阳师·情咒卷——心魅篇(一)迷局

茶白丁:

*原著+电影衍生,剧情向,博晴/晴博无差。




骨虫篇


(一)(二)(三)(四)




血姬篇


(一)(二)(三)(四)(五)(六)




鬼城篇


(一)(二)(三)(四)





红叶篇


(一)(二)(三)





心魅篇





(一)迷局




  博雅携着酒再次造访位于土御门大路的晴明宅邸时,已是师走之月(日本历十二月)。




  平安京已起了寒风,大概再过几天就会开始下雪了。




  博雅踏入刻着桔梗印的大门,没看见任何来迎接的式神。不过他一点儿也没在意,熟门熟路地穿过院子,径直朝后廊走去。




  晴明一向都在那儿等他。




  “喂,晴明,我今天带来了好酒……”




  还未过转角,博雅就兴奋地大声说着。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多么鲁莽,因为他看到晴明对面正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狩衣的男子,旁边还有一只黑猫。




  “哦,原来是博雅大人来了。”那男子朝他笑道。




  “保……保宪大人也在?!”




  看到博雅窘迫的样子,在一旁侍奉的蜜虫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博雅顿时脸似火烧:“抱歉,我是不是妨碍到你们谈话了?”




  “不,博雅。”晴明眼带笑意地望着他,“我正在和保宪大人说,这件事你也有必要过来听一听呢。”




  “咦?是什么事?”




  “和‘白石神道’有关。”




  听到这个名字,博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一边喝酒一边说吧。”




  晴明吩咐蜜虫取来了三个酒盏,将博雅带来的美酒倒入其中。




  保宪饮了一口,赞叹道:“果然是好酒!我可真算是沾光了,说起来前来叨扰你们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晴明笑而不语,博雅则坐在一旁尴尬地直挠头。




  保宪也不继续捉弄博雅,放下酒盏正色道:“晴明,关于那件事,你跟博雅大人说过了吗?”




  “还没有。”




  “那还是我先来说明一下吧。”




  保宪向一脸疑惑的博雅解释了他之前和晴明对具藏来历的大致分析,直听得后者震惊不已。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说,那个具藏不但学习了‘白石神道’的法术,并且和青音大人一样,在150多年前服食了人鱼肉活到现在?”




  “不错。”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




  “可是综合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关于这点就不得而知了。”晴明蹙眉,“不过保宪大人此次前来,应该是有新的消息吧。”




  “是不是与具藏有关不好说,准确性也没法保证,不过让我挺在意的。”




  “说说看吧。”




  “我在朝中有一个熟识的侍卫,他听说了我在调查‘白石神道’的事之后,给我透露了一些消息。”保宪又饮下一杯酒,“当年白石宗部被处死之前,曾被关在牢里,当时看守牢房的人便是那侍卫的祖上。”




  “哦?”




  “他的祖上识字,有记录其见闻的习惯,他的笔记也被他的后人们很好地保存了下来,因此那侍卫才会知情。”




  “这么说来,莫非那笔记中有关于白石宗部的内容?”




  “是的。根据笔记上说,白石宗部被关在牢里时,曾在睡梦中说过:‘白石神道’永远不会被消灭,他没能完成的事,一定会有人替他去完成。”




  “当时他的所有弟子应该都已经被捕或被诛杀了吧?”




  “不错。”




  “唔……”晴明用扇子轻叩下巴,“若不是梦中胡言,那他说的也许就是具藏。”




  “很有这个可能。另外,他还说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




  “白石宗部好像还在睡梦中提过一些‘气脉’、‘脉穴’之类的词,但是说得含糊不清,那侍卫的祖上也听不明白,因此记载得语焉不详。”




  “气脉?脉穴?那是什么?”博雅不解。




  “在阴阳道中,天地万物都是由‘阴’、‘阳’二气循环运行而成。我想白石宗部所说的‘气脉’,便是这些‘气’在天地山川间运行的轨迹。至于‘脉穴’,可能就是多支‘气’汇集流通的地方。”晴明答道。




  “原来如此。”博雅点点头,“可是还是不知道这些跟具藏、或者说白石宗部的目的有什么关系。”




  三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气脉……气……”晴明闭着眼低声念着这些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啊”地一下喊出了声。




  “怎么了,晴明?你想到了什么?”




  “你们还记得,具藏从‘天鬼城’带走了四颗修罗宝珠吧?”




  “是啊。”




  “保宪大人,关于修罗宝珠的传说你应该也听过。”




  “是的,传说那是‘祸津日神’的宝具之一,可以用来凝聚怨气。”




  “不错,修罗宝珠也与‘气’有关。”




  保宪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说,具藏想用修罗宝珠,对平安京的‘气’做点儿什么?”




  “没错。”




  “晴明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直说吧。”博雅道。




  “我听说,大唐有一些高明的方士,可以根据气脉的流向预测国运,甚至加以改变。若是具藏习得了此术……”




  “你是说,具藏想利用‘气’改变这个平安京的命运?”




  “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有这个可能。”




  “怎么会有这种事……”博雅喃喃道。




  “若只是普通的风水堪舆之术,阴阳道中也有所涉猎,但利用气脉来逆天改运的术极其深奥,即便是我或者保宪大人也办不到。”




  “可当初流传下来的关于‘白石神道’的资料中,并未记载他们会使用此术啊。”




  “也许白石宗部刻意隐瞒下来了,就像具藏一样,在此之前我们对他的存在也是一无所知。”




  “唔……”




  “可是具藏究竟会怎么做呢?”博雅歪着脑袋,“就算知道他要用‘气’来改变平安京,不知道他具体实施的方式,我们也没法有对策。而且,我们现在连他在哪儿都不知道。”




  三人再次沉默。




  博雅说得没错,即便他们分析出了具藏的目的,现在仍是处于完全被动的境地。




  就在此时,结界处忽然传来异动。




  “看来……虽然不知道具藏在哪儿,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了。”晴明说道。




  来人是博雅的随从俊宏。




  “博雅大人!不好了!宫里忽然传来消息,说陛下忽然身体有异,御医们都束手无策,请晴明大人赶快过去看看!”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80)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