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古董店奇談(四)

秋樂:

抱歉,我不太會抓劇情,這回又破字數了QQ
再次強調,這是現代OCC,人格有點崩,不喜請避

-----------
看校園地圖,三人合計了一下,小滿的考古文化系跟林學的系所是在同一區的,語嫣的系則是在相反方向,因為林同學的狀況比較緊急,所以決定先去小滿他們那一區。到了服務處拿了份導覽圖,三人就晃去社會人文學區。

因為學校就蓋在山上,所以他們越往上走,越能看清楚整座山的風水走勢,一路上他們走走停停,齊恒不斷搖頭嘆氣,一邊碎念他們聽不懂的話,最後還拿出腰上掛的小羅盤。

解九對他這個精緻的小羅盤很感興趣,但是齊恒不準他摸,所以每次都只能在旁邊看,過個乾癮。

蓋子一張開,解九就楞住了"指……指針不見了"
"不是不見了。"齊恒懶懶的闔上羅盤,收了起來"磁場亂掉,所以失靈了。"

"唉,老八你幹嘛阿?"齊恒搶過解九手上的地圖,對著地形和太陽的方向比畫了一下。

"你別吵吵,我就確定一下方位而已"
"這風水不知破了幾十年了,現在才在那邊研究,哪看的出子丑寅卯?"

齊恒沒搭理狗五,自個在那邊比劃完之後,掐指算了算,接著將攤開的地圖塞到解九的懷裡,惹來他的不滿,炸了。

"老八你幹嘛啦?不爽就說,動手動腳算什麼好漢?"

齊恒冷冷一笑"還真是他娘的不痛快,但是還沒看出來是為什麼,總覺得自己被設計了。"
聽他這樣說,解九收起不正經,換上平時精明的樣子"該不會是跟你收二响環有關?"

齊恒點了點頭"現在我只確認了兩件事。二响環落到我鋪子不是巧合,再來這學校的某處一定有墓,因為風水破了,所以墓主人難受化凶,但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只能在某區塊活動,所以才會到最近才出事。"

"老八這啥意思?"解九還是朦,明知他對風水這些最不了解了,他們還這樣擠懟他?
齊八嘆了口氣"狗五說這風水,破了有年頭了,若真有墓,你覺得祂會忍到現在才出來害人?"
解九頓時懂了。狗五接著冒出一句"封印不止一個。這所學校有兩種東西。"

"怕是因為封印的結界範圍太大,那個東西闖不進來,才會沒事。"

"那碟仙的事又怎麼說?五六個學生就這樣沒了,表妹和林同學也都受牽連阿!"

"被壓抑這麼久,難得抓到個機會,不多鬧騰一會怎麼對的起自己?不過這些只是推測,等會我讓小滿去調查那些學生都在哪些地方自盡,就能知道我想的對不對了。"

他們這時已經走到小滿他們所在的教學樓,狗五摸了摸三寸丁說"破了封印,危機四伏,咱們現在的攸閒可都是仗著你阿,寶貝"
聽到他的話解九這才開始緊張,感覺到解九身體抖了一下,狗五握住解九的手,輕聲說"沒事,我和老八在呢!沒能殺出血路,保幾個人是沒問題的。"

沒問題嗎?齊恒抬頭看向眼前的教學樓,就算不拿下眼鏡,他就能看到大樓週圍纏繞的著黑色氣息,這能量該有多強阿?

只希望小滿跟林同學他們平安無事。

三人進了大樓,不出所料的一股冷風迎面襲來。裡頭的學生嘻嘻鬧鬧,完全感覺不到一絲的不對。

他們看著手製的簡介圖,很快的找到小滿班級的位子在三樓,而林學的教室在五樓。

才剛到小滿的教室就被門口排隊的人嚇了一跳,"我去,小滿他們賣什麼阿?這麼多人?"狗五將三寸丁頂在頭上,怕牠被人潮撞丟了,只看牠可憐兮兮在狗五的頭上發頭。

"我也不知道……"齊恒努力想要突破圍觀人群擠進去"只聽說是賣吃的……阿"突然一個衝擊力將他撞個滿懷,身後的解九撐住齊恒不讓他往後倒。

"痛痛痛…你沒事吧?"
"對.對不起,我……恒哥!?"
"原來是小滿阿,你們班怎麼回事?人這麼多?"
小滿一臉抱歉的將齊恒他們帶到走廊的窗戶邊。"恒哥實在對不起,我也沒想到生意這麼好,現在裡面沒位了,咱們去別處逛吧!我進去拿個東西,你們等我一會。"
說完也不等其他人反應,又鑽回人群中。

"這是搶彩卷還是什麼的?"
"誰知道…。"

約過十分鐘,小滿就拿著自己的包和一個塑料袋出來。

齊恒瞄了小滿的包一眼"你休息了?"
"是阿,裡面人手多,就被趕出來了。"小滿拿塑料袋裡面裝的飲料零食,還有狗餅干,分給三人。

"你們還賣這個阿?"拿到餅干,狗五立刻就拆開來喂三寸丁
"五哥,這是我們班的手工餅干,我想你們來這捧場,卻什麼都沒吃到,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就拿了些出來。這個都是純天然的材料作的,狗狗也能吃喔。"

聽到小滿的回答,狗五滿意的摸了摸他的頭,他就喜歡小滿這個孩子機靈心細,還知道要顧著咱們,不像某個遲頓的家伙。狗五覷著吃著正歡的齊恒,感受到他的視線,齊恒不甘示弱的瞪回,這是哪招惹你啦?

夾在他倆中間的解九不自在的想換位子,但是始終找不到機會。就在他以為自己快被他們的幼稚中的時候,小滿突然開口打破僵局。
"恒哥我跟你說,早上在準備的時候,我看到上次那小哥和他的兄弟,校長領著,不知要做啥?"

"小哥?"
"對阿,就是你衝著人家大叫妖怪,嚇的躲起來的那個,雖然人家長的有點凶,也不能那麼失禮吧……他兄弟還氣的要揍你,你忘啦?"
齊恒默默嚥下嘴裡的餅干,他這麼一說,倒真想起來了。
"怎麼回事?不會又跟二响環有關?你說要和我說一些事,到現在也沒個頭,老八你
別拖到火燒眉毛才來哭!"
解九皮笑肉不笑的搭上齊恒的肩,狗五不作聲,只是懶懶的靠著牆,有一搭沒一搭的摸著三寸丁,一副打定主意看好戲的模樣。
臭小子,沒事揭哥的底,回去看我怎麼收拾你!
齊恒眼一轉溜,心想逃不過,只好笑臉陪罪:"你看我這不是幾天沒睡好,腦袋頓了記性不好嗎?"
"剛剛誰還在叨念易經風水來著,哪記性不好了?"
"死狗,你他娘的別掀我底阿!"
"看你那慫樣,快從實招來!"
"好啦!……"齊恒嗚哇的一聲抱住頭,"其實我根本就沒看清那年青人的樣子。"
"沒看清?那你沒事罵人家妖怪做啥?"
"那是……"
原來那天跟他收到二响環正好是同一天,因為要拿下眼鏡,所以就讓小滿早早收店了,誰知道在他看完二响環,才將東西收好,還來不及將眼鏡帶上,店門碰的一聲彈了開來,那古董木門吱呀吱呀響的他心疼。
他還沒哀悼完他的門,兩個糢糊的影子搖搖晃晃的朝他過來,右邊的影子每靠近一點,就變大幾分,直到他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已經晚了,兩個之間的距離近到無法防禦。

那哪是人阿,是頭長著翅膀的獅子,難怪門會這麼輕易的被撞開,雖然門有年頭了,但是那可是全都用原木雕成的,成年人要想推開還得使點力氣。

"牠對我吼啥來著我忘了,只有"二响環"這三個字最清楚。然後……"
"然後齊哥就抽出銅劍要趕人了,旁邊那個小兄弟氣的一跳腳就要衝上去揍人。"
"你這個臭小子,哥在說話你別插嘴!"齊恒氣得一巴掌從小滿頭上打下去"沒大沒小!"也不想想爺被嚇已經很可憐了,還不給防身的阿?

"我覺得這事情不單純,先不說別的,就說你收二响環這事情,還來不脫手就有人找上門討,鐵定是有人想弄你……回頭我去查查,順便幫你查這只二响環的來歷。"
"我就知道小九九對我最好了....唉!"齊恒一楽就要往解九身上撲,被狗五擋住了"吳老狗!守的這麼緊做啥?平時秀恩愛快把爺我閃瞎了,現在借抱一下也不行?"
"你在橫阿!我就不跟你說我的發現……"

"疑?"齊恒轉頭去搶三寸丁,"娘的,齊恒你敢不敢在幼稚點?"狗五氣的牙癢癢的,無奈他就矮恒半個頭,伸手就是構不著。

"你們……真是夠了"解九從齊恒的手中救下三寸丁,躲到小滿旁邊,他寧可保持沉默,也不要捲入他們兩個的戰爭"我們丁丁最乖了,別跟他們一般見識阿!"
狗五對解九翻了白眼說道:"你還記早上我們看到的年輕人?"
齊恒點了點頭
"如果他們就是小滿說的那兩個之前到你店裡的客人,那事情就麻煩了"
"這有什麼……"他一向自重不犯人,一不搶,二不騙,會出什麼事阿?
"忘記早上跟你說的?校方請了個天師,現在看來是同一個人。就算我們不管事,校園這麼大,總還是會遇上……"狗五抓著齊恒戴二响環的手一舉"就憑你手上這只,足以讓他好好的關注你了,說麻煩不?"

齊恒縮了縮,你別說,他這下真怕了,早知道就不圖方便,帶在手上了,萬一兇神惡剎真找上面,兩手空空的他拿什麼打?

"不過這也是假設罷了,真遇上了,還有我們擋著,別怕!"
"五哥……"他的話讓齊恒心裡注入股暖流。
"休息得差不多了,咱們該去看看那個林學了。"

"你們說的該不會是文學2A的那個林學吧?"
"恩,怎麼,小滿你的熟人?"
"對阿,恒哥,上次我問你碟仙的事就是他拜託的。他怎麼了嗎?"
"小滿,五哥我們就是去看看,了解一下情況,畢竟你恒哥答應人家爹要去捧個場,怎麼也得去晃一下。"
"那我帶你們去吧,只是他最近狀況不好,如果有想問什麼的話,估計沒辦法就是了。"
"帶路就是了,哪來這麼多五四三,哥我自有主張"
不知是因為被揭底不高興,還是為了別的,齊恒表情凝重的可怕,小滿只好乖乖閉上嘴。

评论
热度(28)
  1. 一条 薰秋樂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