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千年流离(3)

叁.陆:

前情戳标签“千年流离X”


“咚——咚——咚——”


在一阵嘶嘶的耳鸣声后,渺远之处,传来几声响。


鹤丸闭着眼,感觉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檀香。虽然他讨厌佛家,但不得不说的是这香的味道极好。心静。


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慧泓平静的脸。


“我这是?”


“晕了。”慧泓言简意赅。


说实话,一把刀晕了之类的真的很匪夷所思,但是刀都可以爬坟了所以晕倒什么的也不那么稀奇了。鹤丸国永有些惊异自己居然如此弱柳迎风,忙着看自己的身体,便把那梦忘了个干净。


不过想起来也没什么用。


慧泓知道他来历不明,更有可能不是人(某种意义上确实如此),因此他并没有说什么。


“那个小泽……”鹤丸开口。


“小泽三日是我遁入空门的原因。”


慧泓神色淡淡的:“我同他一路相随,他却在此受伤,昏迷不醒。无处可去的我只身出家,以求收留。”


鹤丸自是愕然:“哈??出家人不是以慈悲为怀吗?这个庙里的和尚怎么逼你出家啊?!”鹤丸怒气一起,当下就想拔刀。


“我自愿的。”慧泓说。


他又呆愣了。只听慧泓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更何况是人情债。”他倒了一杯茶水给鹤丸国永:“那时主持已老,而庙里俱是孩子,最大不过十一二岁。我既然要在这里等他醒来,自然也可以帮衬帮衬。”


鹤丸靠在床上,茫然喃喃:“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我好像是欠人情债了……你说我‘死而复生’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慧泓起身:“谁知道呢?纵然是,怕是也作古多年了。”他想出去的步子微顿:“更何况你忘记了吧?”


“……你这和尚真的很讨厌。”


鹤丸国永滑入被里,微微闭眼。他突然想起之前的梦。那个“咚——咚——咚——”的声音。不过正如之前所说的一样,即使想起也没有什么用。鹤丸翻了个身子。他想大概那是丧钟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有点奇怪。


也许是自己下葬前的场景。


但是,那香味很好。


他胡思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便又一次睡去。


“叩叩。”


慧泓和尚经过前院,恰巧听见了有人敲门。他走过去开了门,便见一王公贵族一样的男人乐呵呵的站在那里。他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打扰了,在下与同伴走失,彼此约定在此处焚香。还望师傅收容一二。”


这几日是怎么了?怎么老有不得了的人来这个破庙?慧泓心里虽这么想,但还是偏了偏身子:“何来打扰?施主请进。”


三日月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和小狐丸走失的。他手里拿着个拨浪鼓转啊转,一回头就发现小狐丸不在了。他也很是难过和无奈啊。


于是某人索性不管自家弟弟,一人先上山来了。


他坐在竹簟上,拿出了心心念念的拨浪鼓“咚——咚——咚——”的转了起来。


一个好好的拨浪鼓非要这么转。而且风华绝代的男人转拨浪鼓什么的……慧泓只能保证自己面不改色。他刚想说什么便听见外面弟子的脚步声:“住持——小泽大人醒了!”


“!”慧泓起身冲了出去,徒留三日月在原地。


三日月放下了那拨浪鼓。他笑了笑,说了句“真精神啊。”便无所事事了,当下也只好想想事情。比如……


鹤丸国永。


他很在意这个人,因为小狐丸说他有找过鹤丸国永,但是再一次提起他的名字时自己却毫无映像。并且只要一看见这个拨浪鼓,然后下意识的就想到他的名字。老实说,三日月并非不是不知道一把刀不太可能喜欢这个东西,但是感觉就是这样。


他也理不清自己的感觉,本来这东西就是很玄妙的。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用人家案台上的纸折了一个千纸鹤。


三日月愣怔了许久,突然轻轻笑起:“这真的是……吓了我一跳。”


两行泪顺着他脸颊边滑落。他抬手擦了擦,起身出了门。


他总是这样莫名其妙落泪,也习惯了。


寺庙依山而建,占地也颇大。三日月逛着逛着就又一次迷路了。他静静看着面前不知是何处的地方,索性坐到了水榭旁。


“咚——咚——咚——”他又开始缓缓转起拨浪鼓。好像手中的稚子玩意儿是转经筒一样。


“四万六千日,你且过了这个日子,参拜了观世音再走。”远处有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这里靠近。


三日月记得这是那住持的声音。


“我平白无故拜什么观世音?是魔障了?”另一个声音如此说,“又不用怀孩子,不拜!”


那住持被气笑了:“又不是只有送子观音!四万六千日一日参拜抵四万六千次参拜,你怎么——”


那两个人自廊下转出,终于和三日月碰了面。


三日月怔怔看着慧泓和尚身边白衣白发的男子,“咚!”


拨浪鼓掉在了地上。




待续




四万六千日:在日本据说每年七月十日这一天参拜相当参拜四万六千次。
我不会日本风,于是顺心而为。这篇文大概连载五节就会以五节为一个单位合并一次。因为好像不知道结局在哪里。
有人说别BE,老实说我不知道是不是BE,所以我也是方的。
这个鹤丸,自认为有点小帅小帅的,很喜欢这样的鹤丸。以前老是在意甜不甜,现在想放任自己的剧情,写到哪算哪。所以坑的几率高。

评论
热度(47)
  1. 一条 薰叁缄陆默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