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一八/瀚鹏】流年(传说中的《月相》第二部)

茗茗如月何时可搓:

直通车


第一部:月相


第二部:流年: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更文分界线————————


第十七章 平静


       六月底的股东大会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就要召开了。六月是个特殊的月份,每年的六月都在记录着伤感和离别,高考后的学生们以为自己走出了地狱,殊不知其实是出了狼窟又入虎穴,高考的封路惹得杨文鹏上班都麻烦。


       在连续迟到了几天后,何瀚终于开口道:“我早上去接你吧?”


      “不用不用,高考都结束了,昨天傍晚下班的时候,一路上都是试卷教科书辅导书等,还有学生在放火烧,把警察都招来了。”杨文鹏边整理着文件边说。


       “你那一路都是学校,考完高考还有中考和升中考,隔三差五地封路,你这个副总总不能隔三差五地迟到。”何瀚站在杨文鹏侧面,看着他说。


      “你来又有什么用?开车也会塞吧?”杨文鹏整理完文件,转身要走,何瀚却偏偏一直堵着他,“你干什么啊何少爷?”


       “我说过不准躲我。”何瀚的表情就像一个别扭的孩子,要不到糖吃不开心。


       杨文鹏看着何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妥协道:“好啦好啦!你爱接就来接啦!别挡着我工作行不行?”把何瀚推开,杨文鹏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扶了扶额头,心想着这事真难办。


       被杨文鹏委任为上班司机的何瀚,每天都噙着一点淡淡的笑,似乎是刻意地憋着,红酒销量那边也不错,每天看着陆天泽和尤准偷偷在茶水间或者七楼的健身房秀恩爱,何瀚的眼神就忍不住往杨文鹏身上飘。


       现在也是,明明在开车,一停下等红绿灯,就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杨文鹏,害得杨文鹏一口三明治咬下去咬到自己的舌头。


      “现在何家的销售业绩怎么样?”开会,开会,又是开会。


     “稳步上升。”尤准说着,对陆天泽露出一个笑容。


     “很好。”一切顺利的情况,让何瀚的心情也很好,看着员工的神情都和蔼了许多,“财务危机的状况也得到了缓解,但还远没有到可以放松的时候。大家加油,撑过这次股东大会,我们就胜利了!”


       会议结束后,苏晓晓和何慕并排走着,苏晓晓疑惑地问何慕:“何瀚对这次股东大会似乎很有信心?这是为什么?”


       何慕露出笑容,像步兵一样挥着臂走着,说道:“我们本来就猛占了49%的股权,现在销量也上去了,其他的股东就肯定会支持我们的。”


      “说的也是,虽然一开始觉得难以接受,但看他们俩现在这么幸福的样子,我觉得也蛮不错的。”苏晓晓看着那边一起在摆弄着咖啡机的尤准和陆天泽说。


       何慕抬了抬眉,耸了耸肩,说:“生意上的事情不懂,不过我赞成我哥的一切决定。”


       每天的新闻那么多,没有人再提起尤准和陆天泽的事情,日子很快就翻了一页又一页。尤准每天都会帮陆天泽带便当,两个人在午休的时候便坐在一起吃饭、打闹,慢慢地,大家也就变得习以为常。


       何瀚每天也想和杨文鹏一起吃午餐,但通常谢姿奇都会坐下来,然后杨文鹏就吃得快把自己噎着,迅速地跑了。


      “你和杨副总的感情似乎很好。”谢姿奇拿着汤勺,看着杨文鹏的背影,带着一股醋味开口。


      “那当然,我们认识了很多年。”何瀚也看着杨文鹏的背影,看见他跑得太快,没注意到台阶,“啪”地一下摔倒又迅速地站了起来,就不由得笑出两个酒窝。


      “听说你们大学的时候也在同一个寝室,我怎么没看见过你和他在一起?”谢姿奇好奇地问,她迫切地想知道一切和何瀚有关的消息。


       何瀚吃了一口饭,随意地答道:“那时候我们的感情不太好。”这些是后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的。他们两确实是从中学二年级开始,先是读在同一个班级,后是读在同一间学校,大学留学的时候,也阴差阳错地在同一间寝室。比较不一样的地方便是:他们两除了初中的时候关系还算可以,后来其实是从陌路到互相看不惯。


       但这些,何瀚就不打算和谢姿奇交待了。


       吃完饭,站起身,何瀚也回去工作,谢姿奇看着那边依旧在打闹,一顿饭能吃整个午休的尤准和陆天泽,就是觉得越看越不顺眼。


       “杨副总在年初的时候,在电视台上投放的那个扫二维码送赠品的广告,确实是拉高了电视台的收视率,S电视台的人希望我们能够续约,表示愿意降价接受我们的广告。”谢姿奇汇报着工作,“还有D电视台也给了我们相关时段的报价,明确表示这价格有商量的余地,希望我们也在他们的电视台投放广告。”


       “还是继续和S电视台续约吧,虽然S电视台没有和D电视台或者H电视台那么高的知名度和那么多的观众,但它是从一开始就最有诚意和我们合作的一家媒体。”何瀚双手十指交叉,掌心有节奏地互相撞击着,“我们现在各方面的情况都还不稳定,必须选一家不会轻易终止和我们的合约的电台。”


       大家都点点头表示应允,何瀚就接着下一个话题,“中期绩效考核就要开始了,我们公司向来执行的是分层考核,由直属上司审核下一级,大家都要做好准备。”何瀚看着正在按摩自己脖子的何慕,补充道:“何慕,你也要认真点,你和杨文鹏,是由我审核的。”


      “唉!”何慕一听到这些就头疼,如果可以的话,他就只想躲进酒庄里酿酒,天天不出来,“这种东西你就给鹏哥吧!公司都是我们何家的,我还争个最高分做什么?”何慕站起身走动着,恨不得会议快点结束。


      “中期绩效考核的奖金不仅仅是给我们两个的,谁拿了最高分,我们属下的部门都能分到相应的奖金,你不在乎,你也得看看你属下的部门主管们在不在乎啊?”杨文鹏笑着看向苏晓晓、伍易和陆天泽。


      “鹏哥你就别埋汰我了,我都给公司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哪还有脸争这个?”质检总监陆天泽一下子反驳了杨文鹏的话。


     “我听何慕的。”已经成为何慕未婚妻的技术总监苏晓晓坚定地表示支持自己的未婚夫。


       物流总监伍易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连开会都把酒给带了过来,此时无精打采地说:“三个部门,两个总监都放弃了,我还争取个什么啊?”


       几个人的对话让会议室里显出一片温馨和谐,何瀚笑着宣布了会议结束。两个副总经理的绩效考核已经有了结果,但何瀚还得给自己直属的人力资源部、财务部、公关部进行绩效考核。因此,会议一结束,何瀚就开口留下了新上任的财务总监叶宏亮,和他解释了他才刚上任半个月,因此这次绩效考核不会把他算在内,拍拍他的臂膀让他加油,叶宏亮也点头表示理解,说很喜欢公司的氛围。


       几句客套话之后,大家就各忙各的了。


       晚上把杨文鹏送回家之后,何瀚就悄悄地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上去敲杨文鹏的门。一下班就打算冲个热水澡的杨文鹏以为又是保安上来说什么事情,因此只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开门。看到何瀚的时候,吓得立即把门关上,换上一条短裤和背心才出来开门。


       “怎么来了?”杨文鹏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全身上下都湿漉漉地,薄薄的背心根本遮不住胸前的两点,宽大的裤子让坐在对面的人一眼就能看见大腿根部,整个人欲露不露,看起来要多诱人有多诱人。


        何瀚吞了吞口水,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压下自己心头的邪火。


      “给你庆祝绩效考核最高分。”何瀚站起身到处看看杨文鹏的家,一如既往地让人舒适、和谐。合适的颜色搭配,恰到好处的留白,走进他的家,仿佛走进的就是一幅画,以前是一幅古建筑风景画,现在是一幅西方印象派的画,无论走到哪个点,都觉得恰到好处,人与自然融为一体,一点都不多余。


        “有必要吗?你给我打的分。”杨文鹏站起身,给自己鱼缸里的鱼喂饲料。现在他的房间,风水布阵近乎是完美,既有充足的阳光,又很好地添了其它五行的点,只要稍微懂一点风水的人踏进这里,都能断定这里住的绝对是一个风水大师。


       何瀚就是那么一个稍微懂一点的人,虽然这一点比起大多数人,也算得上是高手了。


        “你呢?”何瀚环胸抱臂,看着杨文鹏挂在墙上的画,是梵高的《星空》,非常有名的一部作品,“准备把绩效考核最高分给集团客户总监赵璞还是销售总监尤准。”


       “给赵璞吧!尤准虽然也很有实力,但这半年来的表现,只能算作是功过相抵。相信就算给了赵璞,他也不会有异议的,就怕他的属下会埋怨他。”杨文鹏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空调的风吹了过来,衬得他整个人更加地清清凉凉,“这幅画大概是这间屋子里最不和谐的地方,但我还没找到更合适的。”


      “嗯。”何瀚把目光从画上移到了杨文鹏身上,说道:“怎么没把这修成中式风格?”他还以为走进杨文鹏的家,一定会让自己回到那些在长沙的岁月。


       “没钱啊大哥!”杨文鹏很现实地说。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晚餐时杨文鹏随意地炒了个小菜,两人边吃着边畅谈着漫长的过往,或笑作一团,或激烈讨论,总是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到晚间十点多时,何瀚才被杨文鹏赶了回去。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9)
  1. 一条 薰茗茗如月何时可搓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