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千年流离(5)

叁.陆:

前情戳标签“千年流离X”


慧泓敲着木鱼。


鹤丸国永坐在他对面,扭头看着窗外。


“喂和尚!”鹤丸扭过头,看向慧泓:“今早来的那家伙是谁啊?”


一脸和自己好熟悉的样子,还没有冲到自己面前就被那个三日月一个手刀敲晕了。


慧泓和尚继续敲着木鱼:“那是三日月先生的兄弟。”


“唔,真是个奇怪的人。”


过了一会儿,鹤丸国永又问:“小泽三日呢?怎么也不见他。”


慧泓停下了动作,顿了顿:“走了。”


“走了?”


“走了。”


鹤丸发出轻笑声,什么也没有说。他趴在窗棂边,看见了三日月和他的兄弟。三日月没有笑,他看上去依旧平静,却又像在努力压抑着什么。他懒懒的哼哼:“呐,他甩下你跑了啊?”


“也好。”


慧泓盯着面前的木鱼,这么说道:“遁入空门,自是放下过去。若他还在这里,也是无用。”


鹤丸国永偏头瞟了一眼慧泓,没有说话。


三日月拔了刀。


“噗。”鹤丸在楼上看见这一幕突然想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好熟悉。


“三——日——月——”


他将手放在自己嘴边呈喇叭状,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底下拔刀的男人动作一滞,抬头呆愣看过来。


鹤丸国永扬起一个大大的笑,神经质的挥动自己的手臂。


三日月被这样的鹤丸国永搞懵了,他举刀的手又放下,不知为何也扬起了嘴角。


下一刻,小狐丸瞪大了眼,他讶异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大人,尊贵克制贵胄一般的三日月宗近殿下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挥动。


他大声的喊:


“鹤——丸——”


然后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兄长……”小狐丸还想说什么,却被三日月打断——


“够了小狐丸,”三日月又重新挂出了笑容:“我总有知道自己以前做过什么的权利。我是谁应该由我自己寻求答案,而非你们几句言语决定。”


“你怎么知道他也是忘记过东西的人呢?”


“所以,我需要一段时间。”三日月向鹤丸国永招招手,见他翻出二楼窗口跳下来,笑着抬脚向他走去。


“就一段时间,让我确定有没有寻求的意义。”


小狐丸站在原地。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失去了部分记忆还是要寻求它。难道不是因为想要忘却才会主动忘却的吗?


如果找回来后不想要,难道又要忘记吗?这样不就是一个怪圈吗?


小狐丸实在想不明白。


再说鹤丸国永,他跳下来之后才愣怔了一下:我为什么要跳下来?为什么不走楼梯?


等等,为什么他勾勾手指我就要下来?


鹤丸看见三日月笑着走过来,抬起好看的手勾了勾自己的下巴:“还要穿着这身葬服和我去参拜吗?”


“穿啊,为什么不穿?”


“虽然你很适合白色,换一件衣服吧?”


“没有衣服。”鹤丸国永很认真:“你给我衣服啊?”


三日月笑:“好啊。不过大概没有白色。”他靠过去,用手比了比自己和鹤丸的身高:“大概会比较大?你同我去房间里试试。”


“唔。”鹤丸没有回应这句话,他抬步跟上三日月,“你知道小泽三日和慧泓和尚的事情吗?”


“略有耳闻。”


“慧泓和尚也是倒霉,等了这么久却哪知道人醒来后就走了,还不如不要醒。”鹤丸懒散瘪嘴。


三日月领着路笑:“小泽三日何尝不倒霉?慧泓已是慧泓,而非他所认识的那个人了。要是二者是朋友还好,可偏偏是……”


“恋人。”二人异口同声。而后看着对方乐了。


“我本以为依你的性子是看不出来的。”三日月笑眯眯的。鹤丸国永一看见他这个样子就想掐他的脸:“我什么性子?”


三日月但笑不语。他进了房将绀色的衣服拿了出来递给鹤丸国永。鹤丸也不矫情,当场就换起了衣服。


“好了。”


鹤丸国永拍了拍衣袖。他抬眼看见三日月目光灼灼,不禁眨眨眼问:“怎么?”衣服其实也不算特别大,鹤丸头一次穿其他人的衣服,感觉很新奇,于是转了个圈笑问:“如何?”


“很好看,”三日月如是说:“就像你是我的一样。”


“?你说什么?”


“没什么。”三日月摇摇头——他又一次做了不得体的事情,方才勾鹤丸的下巴也是。他觉得自己脑袋有点疼,好在鹤丸国永忙着转圈没有听清楚。


他看着眼前的场景,觉得莫名熟悉。


“我怎么感觉,这个场景有点熟悉?”鹤丸国永突然开口说道。他凑到三日月旁边:“我们之前有在哪里遇到过?”


“真是老套的搭讪方式啊,”三日月回过神轻笑:“如果遇到也大抵是萍水相逢或擦肩而过吧?”


“也是,不然怎么会记不得了。”鹤丸笑着低头理衣服。


三日月也在笑。


谁都不知道他们各自想着什么。




待续……

评论
热度(30)
  1. 一条 薰叁缄陆默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