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番外·文竹霞草】为鹤所恋的永缺不盈之月

墨籽铃_星樱之名:

五月啦!夏天啦!各位都准备好了吗!


献上【为鹤所恋】系列充满夏日感的最后一个番外~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原文请走→【三日鹤】为鹤所恋的永缺不盈之月(完结)


=====================================


当粉色的花朵凋零,翠色的叶片向着深色变换完了颜色,呼啸的大风也无法将燥热带走的时候,夏天就来临了。


本丸里的大家都换上了轻便的服饰,木质的走廊上,也悬挂起了一盏盏的风铃,在风吹拂的时候带来清凉的信号。


过于炎热的天气让人变得懒散,十分清楚这种感受的审神者,干脆将出阵、远征率都降到了最低限度,在大家都能够休息的同时,自己也能够偷懒。


另一方面,要是经常能看见穿着轻薄衣物的少女,倒在本丸的哪个阴影下舔着冰淇淋的话,那就是夏天到来的最好证明。


听说审神者是来自一年四季都气候温和的地方,对这样的炎热格外没有耐性。


不过说道对夏天的耐性的话……三日月转头看了一眼屋内头上放着冰毛巾的纯白太刀。


这边的话,与其说是不耐热,不如说是不擅长应对阳光。


过于白皙的皮肤,无法抵挡来自盛夏阳光的伤害,却还在这样的情况下,耐不住无聊跑去和短刀们一起玩耍,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即使是在有着名为”空调”这种东西的清爽室内覆着冰毛巾,皮肤上的热度却依旧没有丝毫好转,平日白皙的脸因为热度而泛出不自然的红色。地板上的人,一边因为身体的不适大口呼吸着空气,一边却还不断发出抱怨。


“夏天就是应该玩个够……这样可真无聊啊。”


“之前不是已经去钓鱼、游泳、打水仗、捉迷藏地玩了个够吗?”


正是因为在太阳底下玩得太过,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一开始看见鹤丸倒下的时候,三日月也有些慌了手脚,结果却换来审神者“今年这么快就倒下了啊?”的冷漠发言。


看起来,这也是本丸的夏日风物之一。


“就是因为玩过了,现在才觉得格外无聊啊……明明是夏天,老爷爷你却能在室内一坐就是一天啊。”


“哈哈哈,是吗,毕竟是老爷爷,在夏天可不怎么想动啊。”


“我记得冬天你也是这么说的吧。”


将脸上已经开始变温的冰毛巾拿下来,丢进一边的盆里,鹤丸道。


“都不是什么适合老人家活动的季节呢。”


从走廊上站起身,三日月走进房间,将毛巾在冰水中扭干,然后再次放回鹤丸的额头。


“活动也分很多种吧。”


在准备起身的时候手被抓住,在三日月反应过来之前,鹤丸猛地起身碰了碰他的唇角。


三日月愣了一下,然后用袖子掩住唇笑了起来。 


“虽然很高兴能够从鹤丸那里接到这样的邀请……不过现在的你还是安静休息会比较好。”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恋人在想什么,三日月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现在就用这个忍耐一下吧。”


脸上的红晕更加扩散了一圈,鹤丸扭开了头:“还真是个狡猾的老爷爷啊。”


“哈哈哈,这样的鹤也甚好。邀请我这种事情,就等鹤丸你稍微精神一点再说吧。


“哦呀?也就是说无论什么时候做出邀请,你都会回应吗?”


“啊啊。要是鹤丸已经没有大碍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行。”


仿佛为了立刻实践这句话一样,晚上三日月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人拉了起来。


“那么我们现在就外出吧!”


出现在三日月迷迷糊糊的视野里的,是已经准备万全的鹤丸。


“鹤丸……”


“好了好了,不要愣着,快点起来,起来了哦!”


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睡醒,鹤丸已经开始尚自给对方更衣了。


夏日的夜晚褪去白日的燥热,取而代之的是被灼热阳光蒸腾留下的青草香味。来不及褪去热度的大地与冰冷的空气间掀起流动的夏风,环绕着皮肤的温度让人感到愉快。


“原来如此,也难怪鹤会在这个时间约我出来了。”


“比想象中更适于活动吧?”


“哈哈哈,甚好甚好。”


“啊,对了,这边的道路还没有休整过,所以爷爷你要是还没醒的话,走路要……”


“嗯……?”


说慢了一拍,鹤丸转过头的时候,走在旁边的人已经一脚踩空了。


“哇啊!三日月!!!”


完全没有多想就伸出手去,结果下一秒,鹤丸就被一起从田埂上拽了下去,直接滚到河边的草地里。


“好痛……三日月你没事吧?”


鹤丸拍了拍被自己护在怀里的人。


“唔……没事……”趴着的人发出了模糊不清的的声音,然后撑起身来。


印入眼中的是月的银白和光的金黄。


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在月光下纯白得宛如透明一般,只要一双眼睛闪耀着属于夜晚的光辉。


“鹤丸还真是美丽啊。”三日月微微俯下身。


“喂喂,我可不想被老爷爷你用这种姿势,说这种话啊。”勾起笑,鹤丸猛地一用力,将完全没有防备的三日月掀翻在地,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附身吻了下去。


一直在食用甜食的男人嘴里,总是有一股甜甜的味道。撬开唇齿的瞬间,仿佛自己也被那样的甜味侵染。


虽然被鹤丸的动作吓到,但在接触到柔软双唇的瞬间,三日月就十分自然地回应起了来自恋人的吻。


浅尝即止的吻,在两人感到难以呼吸之前就被结束,鹤丸撑起身来:“吓到你了吗?”


“唔姆,这样的惊吓来多少都不坏呢。”三日月眯起眼,笑了起来。


“还真是好色的老爷爷。”


“哈哈,过奖过奖。”


“看来不给你更大的惊吓可不行呢。”鹤丸坏笑起来,然后侧身翻开来。


印入三日月眼中的是点缀碎钻的夜空。


如同墨色的水池打翻了水晶一般,巨大的光带横跨天际,又被浅蓝和深紫的薄色晕染,闪烁着的属于夜的颜色,温和而耀眼。覆盖苍穹的幕布,让在这之下的一切都显得渺小而转瞬即逝。


那是穿越千万年而来的光辉,美丽到让人窒息。


“要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失去语言能力,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三日月坐起身,鹤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持剑站在了他的面前。


“惊喜可是现在才开始的啊。”


这么说着的鹤丸转动刀身,将刀横置于身前。


神力震动空气,让风轻轻摇曳了起来。与此同时,鹤丸猛地拔刀,神力夹杂着风压扩散了出去,四周的草被风力压倒,掀起绿色的波浪,然后从那样的波浪中,星点的光辉缓缓升起。


那是与遥远星空截然不同的细小光芒。闪烁着的淡绿色,如同飞舞的火屑,将地面和星空连接,让整个空间充盈满了光的碎片。


在那样闪烁着光辉的世界中,持刀的纯白人影就这样看着他,然后露出了灿烂的笑。


只是那样的一笑,夏日的灼热和蝉鸣的烦躁就仿佛都被清扫一般,只留下了河流的凉爽和月色的清澈。


【父亲大人,那些绿色的是什么?】


【啊,三日月还是第一次见吧?那些是萤火虫哦。】


【宛如星的碎片一般,叫人欢喜。】


【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那是久远之前,三日月从五条的府邸回归的途中与三条的对话。


那是名为三日月宗近在身为刀之灵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所谓的“萤火虫”。


那是当天三日月得到的第二份惊喜。


第一份则是与那柄纯白而纤细的刀的相遇。


而当时的那柄刀,现在则被冠以鹤丸国永的名号,以恋人的身份,为三日月再次展现了千年之前的惊喜。


“怎么样?吓到说不出话来了吧!”


纯白的太刀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啊啊。”如同被什么刺痛了双眼,三日月闭了闭眼,任由眼中的泪水滑落,“总觉得,无论何时,我的惊喜都总是与鹤丸相系啊。”


不论是千年之前,亦或是千年之后。


有你存在的地方总是充满了惊喜与色彩。




作者有话要说:


夏季番外是清明节去了大理之后写的。不过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因为想要大家感受到季节感,所以现在才放出。


当时住的客栈没有天花板,取而代之的是玻璃的穹顶。因为是在洱海边的村子里,没有城市光源,入夜之后漫天银河十分美丽,于是就试着描写出来了~


总有一天也想看见萤火飞舞的景象呢。 





评论
热度(86)
  1. 一条 薰墨籽铃_只开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