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一八/佛八】阴阳先生41(现代背景,主八爷)

玄机小楼:

【四十一】张家人


 


经过近半月的休养,齐桓终于在医生的批准下出了院。


但半边身子依旧不能随便动弹。


 


“所以我现在和在医院里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嘛。”


齐八看着忙里忙外的护工愁眉苦脸地抱怨,不想刚要伸手拿水杯,又扯到了伤,痛得龇牙咧嘴倒抽好几口气。


张启山拿起杯子试了试水温,随后从一旁的牛奶盒上拆下一根吸管插了进去。


“墓里面不是挺能耐的嘛,这时候知道痛啦?”


“当时我就算不挡着,我们两个还不是都要中机关……”


齐桓瞬间想起点不太好的事情来,有点心虚地撇了撇嘴想把头转开,不想刚一动弹就被捏了下巴。他一个病号,张启山自然不会真的下狠手,但那力道拿捏得相当好,既让他挪不开脸去,又让他切实感受了一把什么叫痛彻心扉。


“疼疼疼疼疼疼疼!佛爷你轻点!”


 


“齐铁嘴!你也知道疼!”


 


齐八见过张启山很多种不同的表情,霸道张扬的,自信不羁的,快乐的,冷静的……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张启山。


眼眶里几乎快要溢出泪水的痛苦。


“齐八,你老实回答我,那时候你是不是算出来了?”


我是算了但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敢说是我算出来的吗说出来我以后不是要被你整死吗我肯定死都不能承认呀。


“没有。”想到此后,齐铁嘴一本正经开始胡说八道。


“你……”


 


就在张启山作势要把齐铁嘴收拾一顿的时候,二月红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佛爷,你要么亲要么放开,我在门口就这么站着很尴尬的。”


 


二月红这一打岔,之前的紧张气氛荡然无存。


空气一瞬间安静到了极点。


“呃……二爷来是有什么事吗?”齐八实在是怕张启山再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赶紧撂下句话好歹把红二爷先请进屋里再说其他。


张启山的面色已经黑到底了,但二月红此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他来肯定有事。


不想二月红却不急着说事情一样,他上下打量着齐铁嘴笑了笑。


“这齐八爷不得了,这做了张家的人是不一样,连客人都帮着一并招呼了?”


这事不说还好,一说起来,齐铁嘴的脸也跟着黑了。


“二爷您这哪里是来探病的,这分明是来给我添堵的吧?”


“这倒不是。”二月红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户口本丢给张启山。“我去给丫头办点事,看到你家的本子,就顺路帮你领回来了。”


齐铁嘴接过本子一看,好家伙,这自己的名字和齐羽的名字都上了张家的户口本。


正要咬牙说点什么,忽然他想起一件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小羽呢?”


 


齐羽被张日山抱回张府的当天,张老爷子喜不自胜,抱起来看了又看。


“没想到我老张还有抱孙子的一天啊。”老人家一边看一遍感慨。


张日山在一旁一脑袋的问号,这不是八爷家的崽儿吗?


不想张老爷子好似会读心一般,回头瞪了他一眼。


“他齐桓都是我老张家的了,这小子自然就是我孙子嘛。”


张日山:“……”


然后张日山就得到最高指示后,去把齐八和齐羽的户口都弄进了张家来。


对于这件事,张启山觉得理所应当,齐铁嘴光顾着生气去了,张老爷子高兴都还来不及呢,张日山公事公办更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在其他一众人看来,这就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了。


 


如果不是齐桓,张启山是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七大姑八大姨的。


如果不是张启山,齐桓也不知道自己还有那么个在北京的同学的。


 


“齐铁嘴,原来你在北京!你小子,这么多年也没见你有个动静,原来悄悄跑这儿来了!既然来了怎么不来哥哥家坐坐呢?这不太见外了?没事,不忙不忙,这么多年的老同学自然是要空出时间见一面的!你要是有空,明天我来安排,就这么说定了!”


挂了电话后,一旁的助理停下手头整理的文件,转身看了看行程安排。


“陆总,那您明天安排的会议……”


“这还需要我提醒吗?都给我推后。”


陆建勋说着,从一旁的抽屉里摸出一个似乎落了很多灰的手表出来。


“你,把这个拿去店里收拾一下,重新配个盒子。”


“这不是您去年就不要的那支吗?”


“不要?”陆建勋拿着表在手上比划了一下,嘴里轻哼一声。“他个土包子又没见过。”


等助理走出办公室后,陆建勋仰面倒回老板椅中,咧嘴笑出声来。


 


“齐桓啊齐桓,老天爷是看我我收拾不了张启山才把你送来的?”


 


本来张老爷子是执意要给两个小子办一场的,他才不管什么男啊女的,这齐小子是旧识之子,那小孙子一看就让人高兴,他巴不得自己的朋友都知道。


不过齐桓实在是拉不下脸来走这个流程,只能作罢。


张启山听说齐桓要去见陆建勋的时候,虽惊讶却没有阻止。


“你小心点,”他说着一挥手。“让副官跟着你。”


 


去饭点的车上,齐铁嘴想了想这事前后,抬手算了一卦。


这一算,可不得了,这姓陆的是要搞死张家!


‘他陆家和张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而且,这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姓张。’


一旁被他拉来做跟班的小穷奇赏了他一个硕大的白眼。


 


“你忘记自己在老张家户口本里了?张铁嘴。”


‘嘿!你个小家伙!’



评论
热度(105)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