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结婚大作战13

-451-:

*其实本来是要520更新的,不过没赶上,迟来的520节日快乐


*狗带的云文档,差点以为新章要狗带了,好在我能成功找回来


*不知不觉已经发展成这样的走向了。合掌


当今剑他们所有人都坐在大厅的时候,今剑忍不住问:“为什么我们也要在这里?”


本来这个时间点,他们该干嘛去干嘛去的。可是小狐丸说他切了水果,新鲜送来的夜晚吃点身体好。岩融觉得今剑应该少吃点垃圾食物,于是很赞成地带着他过来。石切丸本来就注重养生,所以也过来了。


谁知道水果是有的,座谈会也是有的。大家坐在一起齐刷刷地看着小狐丸,觉得他有哄骗兄弟的嫌疑。三日月回来了之后大家围着他吃水果看电视,可是气氛诡异,让人摸不着头脑。最后还是小狐丸先开的头,他问:“您跟那位大学生是怎么了?”


三日月吃着水果斟酌言辞,大家觉得他居然要沉思,那么估计等下说出来的话还是先只相信百分之八十比较好,因为他现在肯定在脑海里进行艺术的修饰。三日月娓娓道来,基本还原了事实,可最后他补充:“我其实没想干涉他什么,只是希望他慎重点。”


大家面面相觑,最后岩融忍不住说:“就实话说,我觉得你管太多了。他那么大的人了,你还得像老妈子那样给他铺平路啊?他男孩子受点挫折有啥啊,年轻犯错才好纠正。”


话糙理不糙,大家不禁思索起岩融说得那么有经验年轻时到底犯了多少错误。可是三日月觉得还是不对,他说:“如果意识不到错误就算了,能及时纠正,为什么不纠正?”


“可是为什么要纠正?”石切丸本来想吃一口苹果,结果也停下了。“不一定是错的啊,说不定他会很喜欢那个女孩呢?”


三日月一时语塞,小狐丸瞥了他一眼说:“您不过就是个同居人,干涉人家感情生活,您是人家男朋友吗?”


全场陷入沉默,大家都懒得拆穿,要不是三日月太爱操心,要不就是他自己弯了不知道。感觉到三日月内心挣扎,小狐丸从抽屉里拿出一叠资料,里头是鹤丸的身高体重兴趣爱好等等详细报告。三日月有些惊讶地看着折叠资料问:“你查鹤丸?”


“请不要误会,只是我们也必须对这个凭空出世的伴侣进行一下调查。”


三日月简直不想说,里头的资料齐全得比他这个同居人知道得还要多。资料从鹤丸出生开始算起,连照片都有。看着鹤丸小时候提着大螃蟹在海滩灿烂的笑容,三日月不禁感慨还挺可爱的。更厉害的居然是连他在课室喝着牛奶和女生交谈的这种日常生活照片都有。三日月不由得怀疑地看着小狐丸。


“我再重申一次,这不是我自己的个人兴趣,请不要用这种看可疑人物的眼神盯着我。”小狐丸严肃地澄清。然后他把鹤丸那些照片拿给三日月解释:“这些是我购买的。根据我们调查,您的这位未来婚约人其实从以前开始行情就一直不错。这些是他初中高中乃至大学的一些人偷拍的,私底下学生们会出售一些受欢迎的学生的照片,他的卖得不错。”


如果有这样的照片,请给他来一打……哦,不对,三日月纠正了一下,然后严肃地说:“这样私底下售卖照片不是很好。万一他们拍了些什么本人不喜欢的照片,那就不好了。”


“您说的也对。”


“你尽量想办法收集回来。”


“???”


今剑拿了那些资料阅览了一会儿,趴在岩融的大腿上踢着腿说:“连告白名单都有啊,这小子还挺行的啊。”


根据资料显示,与看起来一眼就知道很受欢迎的三日月不一样,鹤丸虽然一直没有女朋友,但是出奇地恋爱运一直都不错。可是也不知道他是缺根筋还是不感兴趣,那么多人表白过,他居然一直不为所动,从来没接受过。根据朋友说法是鹤丸说过觉得如果不来电就算了,不如把时间用在生活乐趣上。然后他因为很喜欢打游戏,所以根本不考虑把时间分去谈恋爱那里,所以就更加打光棍了。


最近怎么就忽然考虑谈恋爱呢?难道是开窍了?


大家看向三日月,觉得他还真不给力。自己那什么命定对象都要爬墙了,还真打算五年后就一起GAME OVER啊。如果真没兴趣就算了,但看他现在也不是不在意啊,小狐丸拿着资料给三日月一条一条地点着说:“我其实只是想告诉您,您也不用担心他对象找的好不好。按照他的情况,其实选择挺多的,A不行就可以选B,B不行就可以选C。”


小狐丸合上资料,语重心长地说:“他还单身,谁都有机会。”三日月瞥了他一眼,小狐丸补充:“当然,您也是。如果你们对对方都没兴趣,那我建议还是谁也别妨碍谁。”


三日月不说话,大家盯着他心想算了,估计是心理切换不过来。之前信誓旦旦不能弯,如今居然有点苗头,估计也不能逼太紧,逼着他认了反而弄巧成拙。石切丸清咳了两声问:“那你和鹤丸吵架了他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三日月还真不知道,短信都没发,现在想想还有点担心,也不知道鹤丸什么时候回来,三日月问:“要不要去他家看看?万一他出去夜不归宿就不好了。”


小狐丸和今剑打开游戏,然后按了几下翻过屏幕说:“哦你放心,我猜他安全得很。今天我们游戏有活动,看到了吗,积分排行第三的是他。”小狐丸刷新了一下数值说:“而且还在持续上升之中,估计过一阵子多氪金几单应该能攀上第一了。”


“……”


三日月顿时语塞,觉得担心鹤丸夜不归宿简直多余。他现在打游戏打得风生水起,也就自己居然还担心他有个好歹心情不好。三日月瞄了那个游戏一眼,凉凉地问:“你们今天服务器不维护吗?”


开玩笑了,刚开呢大家都在氪金维护个什么。反正今剑和小狐丸也不管他,夜晚水果吃完话说完了,大家各自睡觉。小狐丸就想着赶紧把三日月赶回去,不然他整天在这里琢磨钻牛角尖也不是个事,他不用上班了,可自己要上班。


三日月在家里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还想着要不要回去学校。不然到时候鹤丸回来其实挺尴尬的。三日月长那么大从来没有人跟他吵过架,他一般也不会跟人吵架。毕竟成年人大家有什么也不会说得太直白,一般不会吵起来让大家尴尬。三日月觉得自己错也就占百分之五十,他的提议还是有道理的。所以他在想一个能大家都不失面子又能和好的方法,让他把全部错揽在身上,他又不是很乐意。


不过必要时候没办法就退一步吧,他自己是成熟的人,不和年轻人置气。三日月只能这样想了。


下午吃完饭后石切丸跟他说神明大人要见他,三日月就中断了思考,然后去找神明大人了。自从上次温泉之后神明大人就闭关完了,现在有事没事就跟石切丸打听三日月和鹤丸在干嘛,像这次三日月画画的图就是她让小狐丸拍的。三日月刚进去房间就听到她在哈哈大笑,不知道在跟谁通电话说:“哈哈哈三日月还找你们夜晚聊天啊,你们怎么不叫上我啊?”


“神明大人。”


听到三日月的声音,神明大人立马小声地对电话那头说“不好意思啊人来了”,然后挂掉之后清咳两声,抱住木盒正坐着看着三日月。三日月装作不知道她刚才和谁聊电话,和她两个坐着不说话,也就神明大人觉得尴尬,清了清喉咙说:“吵架就超级吧,吵一下感情会更好嘛。”


“我们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看着三日月风轻云淡地说着,神明大人瞥了他一眼,歪着脑袋问:“你意思是你五年还是不考虑和鹤丸在一起吗?”


三日月正要回答,神明大人继续说:“然后各自过自己的以后当陌生人也没关系吗?”


听到这里三日月犹豫了一下,神明大人迅速双手举起那个长木盒敲到三日月脑门上。她这一下子动作太快,三日月在犹豫所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她好像要谋杀那样的架势砸下来,三日月马上抬手来挡。


可是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一阵白光晒得三日月眼花,然后敲响的钟声让三日月有点愣了。他的视线渐渐有颜色涌入,然后发现自己站在房间的窗边。他侧头看教堂的大钟在高处摇晃,发出的声响让小鸟集体飞向蓝天,阳光耀眼得让人眼睛发疼。


“好了,时间到了。”


三日月听到声音回过头去,只见穿着白色西服的鹤丸看了看手表。他笑着过来和三日月打招呼,说:“谢谢你今天出席我的婚礼。”


婚礼?什么情况?他不是在和神明大人喝茶吗?三日月忍不住看向笑得一脸幸福的鹤丸。鹤丸看着外面阳光灿烂,今天天气那么好,好像也在祝福他一样,令他觉得是个好开始。他可惜地对三日月说:“结婚之后可能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经常见面了,不过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鹤丸伸手抱了抱三日月,他维持了这个动作好久,直至外头的钟声再次响起,鹤丸说:“再见了,你也要幸福啊。”


三日月看着鹤丸大步地走出房间,准备在祝福声中迎来自己的婚礼。三日月在房间站了很久,他听到关门声后抬起头,房间在鹤丸关门瞬间安静下来。好像是静止了一样,只有窗帘翻动着,三日月一个人站在原地,仿佛久久回不过神来发生什么事。


触感是真实的,拥抱也是真实的,鹤丸要结婚了。


忽然,三日月迈出了脚步,然后越走越快,几乎是撞一样用力推开房间门。


三日月走出房间往走廊张望鹤丸的身影,他看到了那边有门口,于是快步往那里走去。当听到教堂的钟声再次响起时,三日月侧头看到走廊窗外,看到鹤丸在众人的簇拥下与一名穿着婚纱的女性一路往教堂的方向走去。


三日月迅速离开,然后开始奔跑起来。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跑得那么快,他一边跑一边看着窗外那边鹤丸他们在前进着。眼看就要步入教堂,全世界都在为他祝福和喝彩,飘洒的花瓣落在新人的身上,三日月隐约看到远处鹤丸在笑着。


于是三日月跑得更快了。


他不停地跑着,这条走廊好像没有尽头一样。三日月跑得忍不住喘气,但还是没有停下。他脑子里有很多念头闪过,快得如同闪光。他只知道自己这一生中都没有试过这样奔跑过。


三日月终于看到门的时候,他不顾一切地用力推开。


白光再次笼罩三日月,他醒来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仰躺在榻榻米上喘气,似乎还没从那过于真实的梦境回过神来。只见神明大人在三日月头顶支着下巴打量他,说:“还是知道紧张的嘛。”


三日月慢慢坐起来,神明大人也在他面前重新坐好,抱着木盒感慨地说:“真是太好了,鹤丸。你的努力好歹没有白费。”


听到神明大人提起鹤丸的名字,三日月不解地看着她手上那个盒子。他之前就觉得这个盒子和鹤丸拿着的那个很像。神明大人看到他那样的表情就解释:“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之所以这一辈子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你们前世许愿吗?”神明大人摆正了那个木盒,对三日月说:“这里头是鹤丸的本体,里头还留着他一半灵魂。”神明大人无奈地说:“真是笨蛋啊,转世的时候还想着要见到你,所以有一半灵魂情不自禁跟着你跑了。”


如果是之前的三日月估计会一笑置之,但现在听着神明大人这样说,三日月看着那个盒子心里头涌现了一股亲切感,他忍不住伸出手。不过神明大人抱着盒子躲开了,她说:“现在还不能打开,这个盒子是用来养着他的灵魂的。”


“现在还没到相见的时候。”


三日月不禁问:“那要到什么时候?”


这个神明大人就不回答了,她抱着那个木盒,感慨地把视线投向了身旁。那个大家都看不到的鹤丸一直在她身侧坐着,眼睛一直看着三日月。看到他那么专注的神情,神明大人开口:“他一直都在这里看着你呐。”


“就算你看不到他,他也一直在看着你啊。”


神明大人说着鹤丸的分灵从三日月出生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了。三日月以前遇到绑架,危险,迷路等等也是他悄悄帮忙的。三日月高兴他也会高兴,三日月郁闷他也会跟着烦恼。这世界上他最想见的那个人却一直不知晓他的存在,听不到他的声音。但就算这样他还是一直没有后悔。


看着他那么认真地看着三日月的视线,神明大人心情复杂地说:“他看了你三十年了啊。”


好像从神明大人的视线中觉察到那个身影在面对着自己。就好像在迷路的那个夜晚,三日月在人群中追逐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他看起来是那么地熟悉,犹如指引一般地一直带着他向前。


是藤花下那个身影。


一定是他。在那个夏日午后,穿着古老衣服的自己跟着那个白色的身影。藤花像帘幕一样遮挡着他,但是唯有那一声“三日月,我们快跑啊”依旧那么清晰。


“这些其实是天机不可泄露,不可以给那么多提示的,不过我现在说了,自然要支付点代价。”神明大人收回视线,然后贴着那个木盒微笑说:“因为暴露了的关系,所以你们改为一年内请务必结婚,否则后果自负。”


三日月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惊讶,神明大人看着这难得的表情忍住想要用手机拍照的冲动,补充:“虽然原则上确实如果不结婚你们估计就要没命了,不过鹤丸的分灵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能活着真是幸运啊三日月。”神明大人敲了敲木盒正色道:“但他会消失。”


“虽然可能你看不到他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吧。但他会消失,连灵魂都消失得一干二净。然后他转世的本人也会把你忘记得一干二净。”神明大人做了个扯断东西一样的动作,本来严肃的她转眼又笑颜如花。“然后你们的红线就永远断了。”


三日月皱起眉头,表情难得地不太好看。神明大人呵呵笑着当做看不见,她躲开三日月的视线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


小狐丸听说神明大人叫了三日月过去,正想看看情况的时候,刚到门口就看到三日月抱着个长木盒走出来关门。小狐丸看他表情倒还正常,见到自己还知道打招呼。不过很快就开始吩咐。小狐丸恍惚有种自己在上班的错觉,日常三日月就是这样一边走一边跟人交代事情,小狐丸跟上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给他那股要去谈生意一样的气场镇住了,居然不由自主跟上去做起他秘书的工作。等发现玫瑰花那些都让人捧过来了,车钥匙也准备好了,小狐丸不禁问:“您是要去约会吗?”


“不,我回学校去了。”三日月接过一大束玫瑰花,然后再提醒:“刚才让你准备的那些事宜尽快办妥吧。”


小狐丸记得刚才三日月好像叫他准备各种婚礼相关的东西,太过突然小狐丸还没搞懂这情况怎么回事,三日月已经拿着车钥匙在仆人簇拥下上车,小心地把那个木盒放好在副驾,开车前再叮嘱:“早点准备,因为我可能随时就要结婚了。”


说完,一踩油门扬长而去。留下小狐丸愣在原地,然后火速去神明大人的房间。只见她侧躺着吧唧吧唧地吃着薯片,那笑容真是充满阴谋诡计。小狐丸一眼就嗅到狐狸味,他说:“我可以当做这算摆平了吗?”


“哎呀,天知道啊。”神明大人跟小狐丸解释完后表示尽力了,时间都缩短到一年了,再不加把劲可不行啊。虽说鹤丸的分灵会保护三日月不死,不过估计三日月的分灵也是。上次神明大人发现他在鹤丸家里就知道了。“一点危机感都没。”


这五年项目一下子压缩到一年,小狐丸也不知道应该赞成还是反对。只是他看刚才三日月似乎挺有行动力的,虽说如此,但小狐丸还是有些担心。


三日月是被追的那个还好,他交往经验有,可是都是人追他,点不点头看他喜好。三日月活了那么久都顺风顺水,从来不忧心别人表白自己或者自己表白别人到底会否成功,该说他前三十岁根本不需要考虑成功率这个问题。可是,想起第一次见面他和鹤丸那个鬼样子好像互相排斥得很厉害,而且鹤丸本来就不是女生,男人的浪漫和女性的浪漫是不一样的。他确定送花这个战略方针是对的吗?


还不如给鹤丸氪金。


三日月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快到夜晚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要去吃饭,三日月考虑着要不要发短信给鹤丸问一下他今晚回不回学校一起吃饭。可是他捧着花和木盒实在腾不出手,一个人走在校道拿着那么多东西也颇为显眼。在三日月考虑着要不先把东西放好,然后再联系鹤丸时,他后背被人轻轻一拍,回过头去就看到鹤丸举起手到耳边说:“喔,吓到了吗?”


看到三日月愣在的样子,鹤丸清咳了两声。其实他也提着零食跟在三日月身后一阵子了,不过因为之前吵架的关系也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好。于是鹤丸想了一阵子决定吓一下三日月。不过对方实在太不给面子了,或者也觉得他莫名其妙吧。鹤丸只能给自己个下台阶说:“我看时间差不多就回来了。”


“噢,这样啊。”三日月点点头,倒也没有太大动静,看着也不是生气。鹤丸看看他手上的花,三日月现在就像个去了花店走了一遭的人。那么大一束花啊,鹤丸不禁问:“哪里找来那么多玫瑰?”


“家里摘的。”三日月随口回答,然后把花递给鹤丸:“送给你的。”


鹤丸有些吃惊,没想到居然会收到那么大束玫瑰,这是什么节日吗?只听到三日月说:“之前说话太冲动,你不要见怪。”


没想到居然是三日月先开口,鹤丸更加惊讶了。毕竟虽然三日月脾气不错,不过也颇为我行我素,鹤丸也没想他会道歉,本来也想当粉笔字抹过去算了,谁知道三日月居然主动送花。不过说起来……他怎么会想到送玫瑰啊?鹤丸捧着那么大一束花实在哭笑不得,他说:“哈哈,你还真奇怪啊,送人玫瑰赔礼。”


不过鹤丸还是收下了,大概能从男性那里收到那么大一束花也是难得的体验吧。鹤丸捧着花真诚地道谢:“谢谢,花很好看。”


鹤丸把自己买的零食拿出来,他本来特意买了不少零食给三日月,大家这就算扯平了。看到鹤丸收下花心情不错,三日月也放心了一点。他和鹤丸一起回去宿舍,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毕竟那玫瑰花实在太过显眼并且引人遐想,有些认得出鹤丸的学生还在远处偷偷拍照,马上私底下讨论起鹤丸从哪里收来的花?还是他准备送人?


鹤丸自然不知道群众在远方围观,连他捧着花若有所思的样子都被人讨论了无数次。鹤丸偷瞄了一下三日月后说:“那天不好意思,我一时不高兴,说话有些冲动。”


“不,我也有些激动了。”


鹤丸摇摇头,他贴着自己捧着的那束玫瑰,嘟哝一样说:“你其实说得有点道理。我想谈恋爱其实并不是因为心动,只是好奇。这样确实不负责任,所以我很正式地答复了对方和道歉了。”


而且鹤丸想考虑谈恋爱其实也有些私心。他觉得和三日月现在的关系好像有点奇怪,但是怪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鹤丸归咎可能是因为他们相识是因为被强制婚姻捆绑,所以面对着对方偶尔有些不自在。想谈恋爱也是有点自己的小算盘,鹤丸坦白地说:


“其实我是觉得他们老是催我们也挺麻烦的。所以想着如果我们两个之中谁谈恋爱了,有了对象他们就应该知道这样勉强我们是不好的了吧?明明不喜欢还老被人拿这事情来说这得让人多不爽啊。”想来全世界都想他们在一起,可是他和三日月从一开始就很明确,这什么胡来的事情?怎么都不问他们意见就决定还强迫必须实行?鹤丸抱歉地笑着说:“老是被人要求和我一起,你也挺郁闷的吧?”


鹤丸腾出手拍了拍三日月的肩膀自嘲地说:“真是抱歉啊,还要你老和我捆绑。可以的话你也快点找个喜欢的人。”


三日月没说话,任由鹤丸自言自语。其实说真的现在他也不像第一次见面那么排斥了,实在让他始料未及。三日月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好像有点接受这个设定,连点分析时间都没有。按照三日月的思想观念,和一个人在一起必然要了解对方,明白为什么喜欢。冲动是一时的,连他自己都不能十分确定地说他是因为非常喜欢鹤丸,爱上他了所以希望和他交往。决定的时间太快,没有逻辑可寻,完全只是遵从感觉。


可是三日月看着鹤丸的背影就想起神明大人对他说的,这个人默默等了他三十年了。


三日月其实一直都知道这种事情他们家那个神明大人不会骗他,只是什么前世喜欢三日月和鹤丸都一样下意识就直接掠过了。他们是活在当下的人,被忘却的事情约束人生这实在太没道理。


但是三日月想起神明大人给他看的那个虚假的梦境,他在梦里头不停地追出去,其实他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起来。只是一想到鹤丸要结婚了,他说再见的时候自己就忍不住追上去了。三日月跑的时候闪过很多念头,太多了,多得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时候在想什么。


可是就算现在三日月知道梦是假的,他看到同一幕,也还是会不顾一切地跑起来的。


所以现在三日月已经捉住了鹤丸的手,看着捧着玫瑰花的鹤丸不解地停下脚步。三日月莫名其妙地握住自己的手让鹤丸感到困惑,他以为三日月落下什么忘了,就问:“怎么了?有事要我帮忙吗?”


三日月看着鹤丸,人行道上人来人往,有些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忍不住侧目。不过三日月也不在意,他伸出手的时候其实没想好解释的说辞,可是满脑子都是他和鹤丸只剩下一年了,如果不成功他就会永远忘了自己。想起神明大人说的上一世就是一直拖拖拖所以拖到最后都不能表白,这一辈子才要洗牌重来时,三日月的手就已经伸出去。


“鹤丸,我们结婚吧。”


 【TBC】


 

评论
热度(438)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