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游戏王][暗表]光之断想-下

伽湮:

@终章以及番外。


--


 [十]


    游戏拒绝了新一届KC杯的邀请,公开表示退出决斗界,卸任决斗王的身份。


    ……后果自然就是海马公司的领头人大发雷霆。


    海马濑人一通电话打过来,高贵冷艳地表示你不能不去参加KC杯我还没有名正言顺的打败你拿到决斗王的称号!


    其声音之大,震住了坐在沙发上的王者。


    ——神官你怎么了。何弃疗。


    游戏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把话筒拿开,待到海马吼爽了,温温和和地开口,海马君,近来工作很多吧城之内很烦吧——恕我直言,你已经连续四年都抽不出时间参加KC杯了。


    必杀技,会心一击。


    游戏眨眨眼,把自己的队[基]友卖了。


    海马君,你要是能决斗赢了另一个我,以后我每届KC杯都会参加直到海马君抽的出来时间参加为止。


    亚图姆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


 


    结果当然不言而喻,青眼白龙再次命丧Black Magician之手。海马臭着一张脸,到底没发脾气,说决斗王退役的相当事项我会准备好的。


    游戏微笑,说谢谢。


 


    KC杯没了决斗王的坐镇照样举行了,甚至这次参加的人更多——因为KC杯的优胜者将会是,第二代决斗王。


    游戏特地放了一个电脑在店里,看店的同时也不忘关注KC杯的动向。视频直播虽然没有现场气氛那么激情澎湃,但精彩的决斗亦足以扣人心弦。


    几个从决斗学院毕业的孩子实力都相当优秀,Hell Kaiser所用的电子流经常漂亮的OTK,Darkness吹雪卡组里的真红眼暗龙霸场,北方分校的什么宝石之光也让人耳目一新。


    ——不过这几个人的绰号也够拉风的。


    “伙伴,现在是哪一场决斗?”亚图姆打了个呵欠,刚才他光忙着照顾GAME屋了,错过了上一场比赛的结尾和新一场的开头。


    “E·Hero的融合卡组和一副天使族的卡组。”游戏将刚才被推后的椅子拉上前,亚图姆顺势坐下,和游戏一起看着屏幕。


    “说起来……另一个我,你对这孩子有印象吗?”


    游戏指指屏幕上的生机勃勃的红衣少年,那个少年召唤了海洋新宇侠,漂亮的赢得了胜利。满满的活力透过屏幕倾泻出来。


    亚图姆仔细看了看,摇头道:“没有。伙伴认识吗?”


    “嗯……是个能看见决斗精灵的孩子呢。”游戏转正身子看着亚图姆笑道,“嗯,另一个我也许不记得了,但是这个孩子曾经依靠精灵的力量穿越了短暂的时间,和我们有一场决斗。”


    “我——们?”亚图姆的疑惑道。


    “嗯,大概就是决斗城市刚结束的那段时间里。”游戏回忆道,“他是个很厉害的决斗者呢。”


    “呃……是吗。”


    “嗯,是的哟。”游戏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说起来当时真是很羡慕呢。毕竟他可以看到另一个我,而我却不可以。”


    轻描淡写的语气,亚图姆却忍不住沉默下来。半晌他开口,语气坚定:“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游戏看了王者一眼,忍不住揶揄,“就算没有记忆也没关系?”


    果然还是记仇了,亚图姆被噎住了,讪讪道:“如果是现在来说的话,果然还是没关系了吧。


    因为我发现,我所寻找的记忆,不及能待在你身边的时间万分之一。


    他们相视而笑,手扣在一起,影子在阳光里合在一起,好像再不会分离。


 


    午后阳光温暖,游戏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不知不觉趴在柜台上睡得迷迷糊糊。亚图姆看着自家伙伴忍不住在嘴角扯开一个小小的弧度,关掉了电脑之后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轻手轻脚地披在了青年身上。


    旧故事结束在光芒里,而同样,新的故事开始于光芒中。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永不结束的——光之物语。


                                                                                                   --End—


 


沉寂于风


    1.


    盛夏。


    传入耳朵的是偶尔的两声蝉鸣,房间里很安静,他听得到外面树叶摩挲的细小沙沙声,听得到卡片翻动时不经意发出的清脆短音,甚至安静得听得到自己浅浅的呼吸声。


    武藤游戏将手里的卡组放回桌上,然后身子重重躺倒在松软的床上。不由感慨道,放暑假的日子,果然闲的没劲啊。


    “你说是不是,另一个我。”


    风一瞬似乎变大,掠过窗外,窗帘发出哗啦一声响。


    意料之内的沉默。


    武藤游戏将手放在眼睛上,像是要遮住明晃晃的日光。然后身体慢慢地蜷缩了起来。


    啊,你已经不在了呢。


 


    2.


    他们从埃及跋山涉水地回到童实野市的时候,正好赶上期末,最后两星期里几个少年忙得四脚朝天,成绩总算低空飞过。


    那段时间里他几乎忘了决斗怪兽忘了埃及之旅忘了亚图姆。


    也只是几乎罢了。


    其实现在来看,所谓的决斗怪兽精灵埃及王都离他的生活太遥远了。


    遥远得像一场梦。


 


    3.


    他们离开埃及的那天,Black Magician Girl擅自从他留下的卡组里现出身形,金发的女孩子带着哭腔说master他真的很想一直和另一位master在一起的啊……为什么一定要去决斗呢……


    话没说完就被Black Magician拎回去了。紫色魔导师弯下身致歉,很抱歉,失礼了。master,我这就带玛娜回去。


    游戏只是微笑,说没关系。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这些卡片精灵。


    他何尝不懂生者最痛苦,可是每个灵魂都有它必须要去的地方。


    回到日本之后海马立刻停止发售了Black Magician,甚至大动作回收了所有发售出去的可能抽到Black Magician的卡包。这位KC公司的头号人物难得如此任性一次,媒体的报道足足闹了快一个月,海马却只是冷着张脸毫无解释。


    也许这个人也在用他独特的方式来祭奠那个人吧。


 


    4.


    黄昏降临的时候,游戏妈妈在楼下喊晚饭已经好了,游戏匆匆忙忙地从床上跳下来大声应道妈妈我就来。拉开门之前下意识地说,另一个我,我先去……


    声音戛然而止。


    游戏低下头笑笑,将未出口的话语咽了回去。


    他掩上门,快步走开。


    忘了吧。他想。


 


    5.


    暑假作业什么的真是超级烦人啊。


    游戏一脸苦恼地看着摊的满桌都是的暑假作业,他连一半都没完成。


    游戏将笔一丢,忍不住向后仰去。凝望着天花板出神。


    小店的门被推开,游戏一惊,匆忙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欢迎——”


    来者身材高大,即使是夏天也穿着一身风衣,长长的衣摆散开几乎遮去了所有的阳光,衬得来人越发气势凌人。


    游戏匆忙将后面的话临时换掉:“……海马君?”


    海马濑人将一封信函丢在游戏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今年KC杯的邀请函。”


    离得太近,身高差逼着游戏不得不使劲仰头看着这个同龄人。游戏将邀请函推了回去:“呃,很抱歉,海马君,我并不打算参加这次比赛。”


    海马一挑眉,上位者气势满满:“为什么?”


    游戏一时语塞,手指不小心碰到刚才丢在桌上的笔,灵光一闪随口说道:“呃……暑假作业太多了。”


    海马像是看出了什么,冷笑着回头大步离开,长长的风衣扬出了骄傲的弧度。在他走出店门的一瞬间,游戏听到海马冰冷的话语传了过来。


    “你如果是想把他留下的决斗王位子拱手送给别人,我不介意亲手夺过来。”


 


    6.


    游戏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好久都没睡着。


    他认命,从床上爬起来。KC杯的邀请函就放在桌子上,游戏拿起来,因为打不开封泥,只有沿边撕开了信封,一边不免腹诽了一下海马真是越来越高端洋气了【。


    打开了台灯,借着灯光看完了邀请函,又原样塞了回去。


    他下意识抬手想握着金色的饰品,只触到了一片虚无。


    最后一次。


    他对自己说,最后一次。


 


    7.


    KC杯举行的地点是日本,不用去美国让游戏忍不住松了口气。


    他尽力去模仿那个人的风格,用的也是他的卡组,召唤出Black Magician师徒时,不出所料看到立体影像的眼神一片空茫。


    赢得不算艰难,下了决斗的舞台,对手过来说和他握手,赞叹,“您的决斗真是太精彩了。”


    近二十厘米的身高差让他忍不住稍稍后退了一点,游戏斟酌着用词,磕磕绊绊地回道:“多谢……呃,多谢称赞,您也是。”


    “不过没有看到三幻神的姿态,那真是太可惜了。”对手满是遗憾地道,“不过我的实力也许还不够站在三幻神面前,希望下一次和决斗王决斗的的时候能看到三幻神。”


    “嗯……会的。”游戏随口敷衍道。


    对手离开了会场,他站在阴影处无力地靠在墙上。


    能随心所欲的操纵神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啊。


 


    8.


    开学时学习忙碌了很多,他没有太多时间去决斗,平平静静地过了一年,然后毕业。


    游戏考了个普通的二流大学,杏子要去美国学习舞蹈。游戏、城之内和本田都去送她,临别的时候游戏其实并没有太多情绪。


    年少时的初恋,最后也就这样不痛不痒地别离。


    杏子走的时候尽量装作自然的样子地对他说,她会在美国看这次KC杯的,希望他加油。


    游戏微笑,嘴角的弧度很温柔,说好的,我会赢的。


    目送自己的青梅竹马进了安检口,游戏握了握手,指甲掐在掌心里。


    忘了吧。


    快忘了吧。


 


    9.


    游戏果然还是没办法把他赢来的这个决斗王的位子给别人。


    两副卡组他都带着,马上就是他该上场的时间了,游戏却无法选择该用哪一套。


    最后一秒他拿起了一副卡组,大步走向几乎每位决斗者都渴望着的舞台。


    既然要做,就做到底吧。


    游戏手臂上依旧戴着那个最老式的决斗盘,抽出了手牌里的那张怪兽卡。


    “根据次元魔法的效果,以圣精灵为祭品,特殊召唤Black Magician。”


 


    10.


    大学生活说不上多有趣,舍友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倒是惊讶得要死,有一个人甚至拍着另外一人茫然地说,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了我看到了决斗王诶……


    熟悉以后舍友会仗着身高揉着他的头发说,平常的游戏君和决斗的游戏君真是完全不一样呢啧啧啧。


    游戏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他们本来就很像,在他刻意模仿之后也许他们并不差多少吧。


    所以杏子才特意关注KC杯,透过他去看那个人的痕迹吧。


    其实他们都何其可笑。


 


    11.


    大学里游戏的个子终于开始拔高,加之个性温柔以及决斗王的名声,慢慢的开始有女孩子对他递情书。


    四年大学的大学里游戏没有谈过恋爱,虽然追求者甚多,游戏通通拒绝了,拒绝的理由都是一句礼貌而疏离的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语气温柔,莫名透着一点怀念的味道。


    很多女孩子通常都是玻璃心碎一地然后说祝你幸福武藤君,也有女孩子看游戏身边几乎没有女孩子出没所以大着胆子说武藤君忘了那个妹子试试和我交往吧!


    游戏只是笑,不置可否。


    他曾想忘记他,花去一年年时间却终究无果,直至现在,他终究明白了缘由。


    他不肯交出决斗王的位子,不肯在外界的决斗里面前更换卡组,甚至不肯更换掉那个老旧的决斗盘。


    花去了八年拼一个千年积木,并肩了一年,他留下的印记却永永远远地在他心里根深蒂固。


    忘了吧。


    怎么可能啊。


 


    12.


    平平稳稳到了毕业,武藤双六被丽贝卡的爷爷邀请到美国游玩,后来因为身体不好,加之美国医疗条件也更好,游戏的母亲也去了美国,以便照顾爷爷。


    GAME屋落到了游戏手里,因为之前也有帮爷爷做过生意,所以正式接手了也不算太生疏。


    至于生意好不好到不重要了,作为决斗王出席的各种场面给的报酬[虽然他一直在拒绝]就足够能让他过上很好的生活。


    他保持着和城之内他们的联系,海马更是三天两头地见一面。


    KC杯和一些大的比赛每届都不落,他固执甚至偏执地留着决斗王的称号,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今年的KC杯也依旧如期举行。


    腰间装着的卡组照旧是两个,闲暇时候他还会对自己的卡组修改下,却丝毫没有动过那个人的卡组,哪怕一些卡已经在当今的决斗中不太用的上了。


    翻看卡组照旧是每次比赛前必做的事情。休息室的门被大力拉开,海马濑人一脸不爽地坐在了游戏对面的椅子上。拿出自己的牌组拍在桌上,未发一言。


    游戏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海马君,不用去主持KC杯吗?”


   “和我决斗。”


    ……对方的任性和傲气游戏最明白不过,耸耸肩之后顺手将手里的卡组洗牌,放在桌子上了。


    “黑魔导卡组?”海马挑眉问。


    “嗯。”游戏已经率先抽满了五张卡,询问道:“我先攻?”


    海马却没有动,望着游戏,语气里满是嘲讽:“你想装多久。”


    游戏装作没听懂,嘴角笑意丝毫没变,“……什么?”


    “你想用他的牌组去装他多久!”海马冷笑,“明明有着自己卡组却用别人的,你真把自己当成了他?!”


    几句话实在是不客气,游戏却没有要动怒的意思。“决斗王是他赢下来的,我只是在帮他保留这个位子而已。”


    “呵。”海马居高临下地审视着那个至始至终带着温柔笑意的青年,讥笑道:“你既然赢了他,那你就应该以武藤游戏这个身份继续决斗。哼,以这种方式怀念?我所认识的武藤游戏没有那么懦弱!”


    海马拿着自己的卡组干脆地起身离开,最后仍不忘记毒舌:“你有把他送去冥界的决心,现在却拿不出决心去拿起一副自己的卡组!?”


    KC公司的领头人扬长而去。游戏在原地张张嘴,却找不到震动声线的理由。


 


    13.


    KC杯的冠军一次次地更换,游戏上台时不出所料地看见了一个新的面孔,对手看到他,像是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匆忙鞠躬大声喊道:“武藤先生!请多指教!”


    游戏对这样的礼节表示无奈,他点点头,温声回答:“请多指教。”


    双方互喊了“Duel”作为决斗的开始,游戏的先攻,有心人却发现了这位决斗王的不同。


    没有刻意散发的锋芒,游戏周身的气场沉敛而缄默。但若是小看了这个温润的青年,也许下一秒就会在其强大的决斗者之魂败退。


    但和上一次的决斗,气势的确是天壤之别。


    连卡组也变了,以往决斗王的成名标志黑魔导师徒却不见踪影,顶替上来的是新怪兽“沉默剑士”“沉默魔术师”。


    结果当然是游戏再一次胜利,无暇理睬蜂拥而上的粉丝和记者,游戏匆匆忙忙地逃下了决斗台,他可以想象到记者们问的问题。无非就是对这次的胜利有何感想之类的话题。


    哦,对了,这次他们应该会追问卡组的更换问题吧。


    那更得跑了。【。


    得出结论的游戏专拣着小道跑,一路躲着回到了GAME屋,顺手打开了手机一看,不出意料地是数十个未接电话。


    真崎杏子的名字铺满了整个未接电话的屏幕,游戏喘匀了气,将电话拨了回去,心想该来的还是回来。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杏子的声音几乎瞬间在耳边响起:“游戏!”


    “嗯,杏子……打那么多电话,是有什么要紧事吗?”游戏故作轻松地道,“抱歉啊,刚刚才回到家呢……”


    电话那头沉默,游戏索性也不说话了,把手机拿离了耳边,呆呆地看看电话时间慢慢拉长。


    “……呐。游戏,为什么……突然换卡组了?”


    对方的问题果然是,意料之内呢。


    “啊,用回自己的卡组嘛。”


    太过轻松的答案,反倒让对方不知所措起来。游戏握着手机,轻轻笑一声,震动声线:“忘了吧。”


    他都不知道他是在对谁说,杏子还是自己?反正都没关系了。


    遗忘于他,是个多么虚伪的词。


 


    14.


    游戏安安心心地经营着GAME屋,谈不上生意有多好,但是毕竟是他的爱好。


    认清了一些东西以后,他将那副卡组仔仔细细地收在了自己的房间,特地将三张神之卡拿了出来,放在了装千年积木碎片的黄金盒子里。因为有一次失窃的经历,游戏还唤出了棉花糖的精灵守在神之卡旁边。


    像是卸下重担的感觉。游戏关上抽屉的时候,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既然无法遗忘,那就算了吧。


    他转身下楼,毫不留恋。


    可是那些旧时光仍然蜿蜒在掌纹上清晰。


    所有人都渐行渐远,只有他被抛弃在时光的夹缝里,动弹不得。


    回忆太长。


 


    15.


    后来的生活依旧没有什么波澜。


    又是盛夏。


    早晨的气温也并不凉爽了,决斗王在床上滚了好久终于认命地爬起来。天色还早,游戏打算迟点再下去开店。


    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游戏习惯性地拉开抽屉看了一眼,抽屉里的卡组最上面的卡片上紫色魔导师和他静静对望。


    游戏在嘴角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随后合上了抽屉,拖拉着拖鞋去洗漱了。


    叠被子换下睡衣,游戏拉开窗帘,晨光丝丝缕缕撒进来,温暖却不刺目。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初升的阳光,游戏才伸手拉开明净的窗子。


    风呼一下吹了进来,带着早晨特有的温凉和湿润。风吹动着窗帘发出哗的一声轻响,对比出周围空旷的安静。


    思恋缄默,沉寂于风。



评论
热度(50)
  1. 一条 薰伽湮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