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片翼II-闇表

銀姬找不到自己★:

※搬運中、搬運中--


※發現到行數跳掉的我已經哭暈在廁所








========










II-人總要趕得上校園八卦




  人的記憶總是曖昧不清,一般來說不是重要事情的話,隔沒幾天之後大腦就會自動的將這些瑣碎的東西收到深處之中。


  對本人來說,如果這段的回憶是有點心靈受創的層級,他被回收以及遺忘的速度其實比任何人想像的都來的快。


  但是如果因為某些原因一直被提醒那個事件的話,記憶就會不斷的被刷新,最後就會變成連你想忘記都忘不掉的那樣深刻。



  武藤遊戲現在就是面臨這樣的狀況。



  原本以為從那次之後應該沒有機會在跟對方相遇,畢竟除了眼睛和髮色以外基本上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真的很少見,如果有機會真的很想認識一下,了解他是不是有什麼其他的興趣愛好或是可能也喜歡玩遊戲,並且成為朋友。



  但是因為那件事情過後怎麼想都覺得太過羞恥,雖然有點可惜,所以還是抱持著不要相見的好這樣心理建設,很快就把事情給淡忘掉,繼續過著平凡且幸福的每一天。



  直到上了公車後看見那人居然也在位置上時,他前腳剛跨上車子,後腳就羞恥的想直接跳下這台公車。



  應該沒有看見我吧……看著他閉起雙眼戴著耳機假寢的模樣,遊戲將手上的包包抱在胸前然後稍微低頭,快步地走過,然後坐上斜後方的空位,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嗚啊啊啊啊啊這樣根本就是一種逃避的模樣啊!


  明明不想想起來的,而且才過沒幾天而已……怎麼會這樣。


  對了,剛剛沒看仔細,但是他好像跟我穿一樣的制服,所以是同校的嗎?



  在斜後座位上的遊戲思緒已經亂成一團,不論是因為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件還是想到跟自己同校總有可能會有相見的時候,該如何應對該如何閃避,好像直接成了少年最終選項。


  望著那人的背影,少年再度嘆了口氣,嗚……如果不是在那樣的情況之下見面,真的很想跟他成為好朋友啊。



  那時候的他也戴著耳機,到底在聽著什麼樣的音樂呢?上次沒有看出他是同校的,除了因為太混亂以外,看來是一個不喜歡穿好校服的人,是邋遢呢?還是因為覺得不舒服呢?還是喜歡耍帥呢?一想到這邊,遊戲輕輕的竊笑起來。



  啊啊--果然還是很想成為朋友,想了解他呢。
  雙手托著下顎,手肘抵在大腿上,視線還是望著那人,明明第一次見面後再也沒有相遇過,卻無法理解的吸引著自己目光的對方,有點羞恥卻又不自主的想要更加理解。



  就好像是從很久以前就曾經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迫切地想知道在這一段時間當中,究竟兩人之間缺少了什麼。





  似乎從那天過後開始,不知道是因為真的太過湊巧,還是說近期才搬到這附近所以開始搭公車?現在幾乎每天都能夠看見那人坐在固定位置上,戴著耳機然後假寢的模樣。



  所以他其實是最近才轉學過來的?



  下了公車之後,遊戲一如往常的跟在從公車上下來的人潮、偷瞄著走在前方的那個人,經過這一兩個月的觀察下來,他似乎也不像是外表那樣的難以親近。



  話說回來,那人的朋友似乎是學生會長海馬瀨人吧?看起來非常要好的樣子,每天早上如果在校門口相遇的話,那人都會上前去跟他打招呼,然後海馬君則是會先瞪著他幾秒鐘之後才開口對話。



  不過如果是剛轉學過來,怎麼這麼快就跟海馬君認識然後好像很熟稔的樣子呢?



  「喂!遊戲!」還在運轉中的思緒被突然從後方的襲擊而直接中斷,熟悉充滿陽光的聲音,聲線的主人大力的從後頭用著手臂以及身高優勢直接撞擊和抓住躲在角落的遊戲,這是平常的打招呼模式。



  「嗚啊!城之內君,早安啊。」少年燦爛的笑著回過頭打起招呼,兩人一小段的嬉鬧之後一起走向學校內部,聊著昨天課堂的習題以及放學後要去哪個地方玩耍的小事情。



  「話說回來啊,遊戲,你剛剛站在那個地方在看著誰啊?」


  「啊?沒、沒有啦,其實--」



  沒有料到會被質問這樣的事情,遊戲驚慌的想找個話題轉移的同時,金髮少年也早就將視線移動到剛才自己一直注視的地方,而走在不遠的前方就只有那顯眼的二人組,讓他疑惑的歪頭。



  「又沒有看到什麼美少女,只有兩條蛇而已啊,一條舊的一條新的。」


  「什麼蛇?城之內君說什麼啊?」


  「啊,不是,那個……就、你看海馬那傢伙很像蛇一樣奸詐對吧哈哈哈。」


  「城之內君常常講這種很奇怪的話呢。」


  「不提這個了,話說我們今天去新開的那間電玩店好不好?聽說他們有新的機台喔。」


  「哇!真的嗎?好啊!」




  對於剛才的奇怪對話當作玩笑一般帶過之後走進教室,和其他自己的友人打招呼,話鋒一轉導向了校門口的事情,才突然從另一名友人的口中得知他其實一直都很想知道的消息。




  風間亞圖姆。



  明明有著日本人的姓氏卻是外國人的名字,紅黑相間的頭髮以及緋紅的雙眼,根據貘良的解釋,好像是因為亞圖姆是從國外轉學回來的歸國子女,因為他帥氣的外型以及冷酷的表情,所以剛轉來沒多久就成為了眾多女孩子們傾慕的對象。



  一轉眼就成為風雲人物還不只因為是外表,就連課業成績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運動也不在話下,基本上可以說是個十全十美的人物,而且還跟那個魔鬼一般的學生會長非常要好的模樣,讓更多的人崇拜不已。



  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撞上這樣的人啊,被女學生知道了,感覺會被很多女生羨慕呢。


  可是我是男人啊……一點都不覺得開心。



  「對了,為什麼遊戲君會突然想知道轉學生的事情呢?」


  「欸?沒有啦……就是有點在意--」


  「說起來,轉學生和遊戲……你們不覺得他們兩個人長得有點像嗎?」


  「對對!我也這麼覺得!」



  話題突然被轉到自己身上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大家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兩人的外表相似度,除了眼睛顏色和髮色被拿出來比較以外,沒想到連眼神的不同也可以講。



  正當討論的熱烈,並且已經開始起鬨說著要少年去認識對方還要想辦法讓雙方見面的話題時,班導師走了進來喊著開始上課,大家才一副掃興的模樣,轟然而散地回到各自的位置。



  逃過一劫……
  風間…亞圖姆君啊……


  沒想到意外得知到名字,然而只是這一件小事情卻讓遊戲在課堂中一直都無法專心,持續的低頭竊笑,並且偷偷試著在課本的角落上寫下名字。



  アテム。



  他突然覺得,這樣四四方方的片假名,很適合那人看似冷酷的個性以及帥氣的外表。









评论
热度(12)
  1. 一条 薰銀姬找不到自己✨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