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暗表]直到不必再踮脚

淡蓝七七:

依旧原作向。以及玩坏的身高梗。感谢阿闲帮我想题目。看上去是不怎么样,但总比我那个自暴自弃的《今天薯片半价》要好得多了。


 


——


 


[1]


 


少年踏着轻快的步伐穿梭于一排排货架中,推车骨碌骨碌向前直至零食区才停了下来。放眼望去,各种各样的零食整齐地立在架子上,鲜艳的包装袋上写满了诱人与美味。少年飞快地将一包又一包零食放进推车内,像仓鼠过冬般囤积他下一季的储备粮。


 


他在一排架子前停住了脚步,抬头仰望放置在最上排的薯片。最喜欢的口味被撂在最高处,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他叫武藤游戏,身高153……不,那个时候他的身高可能连150cm都不到。他鼓起腮帮皱起眉头,盘算着如何攻破那个就算使劲踮脚也无法企及的高度。尚不愿轻言放弃寻求他人帮助。


 


那么就上吧!


 


游戏深吸气,蹲下,跳起,用力地伸长手臂。手在货架前一挥,完美落空。他扁扁嘴,又尝试了好几次。跳啊跳,再努力地跳啊跳。但最佳成绩也仅仅是摸到写有价格的标签牌而已。


 


“好气啊,要是再长高一点就好了。”他郁闷地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今后是该多喝点牛奶。


 


他喜欢的薯片还在原地等着他。


 


“算啦,也只能这样了。”他宣布放弃,打算去找工作人员帮忙。


 


胸口的千年积木在晃荡中发出了金光,额头浮现的荷鲁斯之眼标志着另一个灵魂的出现。原先失落的少年瞬间换上一副自信满满的神情,他走回那个货架前,蹲下,跳起,高举的右手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后,成功取下一包薯片。稳稳落地之后,他看也不看就把薯片往身后一扔,伴随着清脆的声响,薯片准确无误地落入推车之中。


 


呈灵魂状态全身透明的游戏呆呆地站在边上,一时间还没能从刚才那串流畅帅气的动作中回过神来。


 


暗游戏向他点了点头,闭上眼,将身体还给宿主。胸前闪过千年积木的光芒,游戏又重新获得了身体的主导权。他看看两只手,再低下头看看两条腿。这明明是他自己的身体。就算变换了灵魂那也还是他的身体!


 


他不甘心地用尽全力又向着货架最高处跳去,一次,两次,三次。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还是够不着!”


 


“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叫我。”透明的暗游戏双手抱臂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货架边,他的视线越过游戏向上看去,眼底藏着不易察觉的笑意,“这个薯片是想再拿一包吗?”


 


“不——不是!”游戏觉得自己的心情更沮丧了。


 


幸好周围没有其他人。像只兔子不停地跳来跳去也好、脸涨得通红莫名其妙对着空气说话也罢,刚才他又蠢又丢脸的样子也只有暗游戏知道。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只有他和暗游戏,两个灵魂。


 


[2]


 


少年经过零食区的时候,巨大的打折标语吸引了他的目光。贪小便宜嘛,人之常情。他假装不记得家中塞了满柜的零食,推着推车直冲打折货架。


 


是他最喜欢的薯片在打折!


 


他最喜欢的口味也包含在内!


 


他兴奋地想要找个人分享这个消息,然而习惯性地转过头却发现身旁空空如也。习以为常伴随左右的灵魂已经不在了。不在他的身边,也不在他的心里。


 


打折的喜悦瞬间被挥之不去的失落感冲刷成了碎片。张开的嘴没能说出想说的话,静默了几秒,最后只能无奈地释出一声叹息。


 


是啊,亚图姆已经回冥界了。他怎么又忘记了呢?


 


他叫武藤游戏,身高早就不止153了。他的身体里曾居住着三千年前法老王的亡魂。只是曾经,不是现在。他最喜欢的薯片口味依然被摆在货架的最高处——那个当初跳了很多次都够不到的地方。如今,这再也难不倒他了。他长高了不少,只需轻轻踮起脚就能取走他要的薯片。


 


游戏忽然想起当年那个灵魂自说自话做出的事情。


 


“我一个人也可以做到。”


 


于是,明明踮脚就足够了,他还是选择用跳的。站在货架边,蹲下,跳起,拿走一包薯片。他模仿那个人的样子,头也不回地把薯片抛向身后。“砰”地一声,薯片撞在推车的把手上,不幸掉落在地。他又跳起拿了一包薯片将之抛向身后。又是一声“砰”,地上的薯片立刻多了个伴。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统统失败告终。推车被一地板躺尸的薯片包围了。


 


“哎,我到底在做什么?”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很蠢、很可笑。


 


“也许,总有一些事只有亚图姆能做到。”游戏弯下腰把地上的薯片捡起来,放弃了继续犯傻的念头。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而且被别人看见的话就太糟糕了……


 


幸好周围没有其他人。他的孩子气行为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刚才他又蠢又丢脸的样子也只有自己知道。


 


环顾四周,没有谁在。附近只有他一个人、只有他一个灵魂。


 


[3]


 


青年疲惫地跟着载满了战利品的推车向收银处走去。这一次要买的东西特别多,各种各样吃的用的有的没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再买零食了。可零食区说巧不巧地出现在半路,还挂着大大的“Sale”标志!


 


他咽了咽口水,挣扎,再挣扎。


 


明明可以改天再来的啊!再买就拿不下了啊!


 


那就只买一包吧!


 


他突然忘我地推起推车就冲进零食区,像是冥冥之中注定地,他又走到了那一排货架前。最上排放着的依然是薯片,依然是他最喜欢的口味。只买一包的话……“决定就是你了!”


 


他叫武藤游戏,身高已远超153。他的个子在这些年里窜得飞快,如今不用踮脚不用跳,只要轻轻抬手就能够到他想要的。他势在必得地伸出手,却半路横出一只手先他一步拿起薯片,他来不及收回的手正好搭在了对方的手上。


 


游戏不悦地眯起眼,并没有给这位比自己还要高的人什么好脸色:“我自己也可以!”——突然间莫名其妙地就发火了。


 


“怎么了吗?我记得伙伴喜欢这个。”亚图姆站在他的身边,歪了歪脑袋,不明所以。


 


“你还记得?”游戏压下内心无以名状的烦躁,对亚图姆的记忆力表示惊讶,他故作轻松地调侃道,“我还以为另一个我只记得决斗。”


 


曾经飘忽的透明的暗游戏,如今已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亚图姆。从离别,到重逢,短短几年,却仿佛漫长得恍若每一分每一秒皆凝滞成了永恒。过去的事,会渐渐淡忘的吧。


 


“关于伙伴的一切我都记得,”亚图姆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游戏的肩上,微微低首直视他的眼睛,“在冥界时,我也一直在想着伙伴的事情。所以,绝对不会忘记!”


 


落在身上的目光似一团火,真诚而明亮。游戏不禁为之沉默。他能体会这其中所传递的心意,并为刚才那一句玩笑般的话感到愧疚。


 


眼角的余光瞄向那两只相叠的手,他们还保持着一副要抢薯片的架势。


 


游戏的脑内忽然闪过无数零星的记忆碎片,拼凑出他早已淡忘的过去:使劲踮脚跳啊跳的自己、回过头却只能对空气叹息的自己、孤零零蹲在地上捡零食的自己……不,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亚图姆就在他的身边。看得见,摸得着,是真实的存在。


 


身高什么的、够不够得到什么的他已经完全不在意了。


 


“对不起!”游戏一下子扑进亚图姆的怀里,低低的声音连着脑袋一并埋在肩窝处,“说一个人也可以,说会忘记之类的……我不该说那样的话!而且,没有你不可以!”他收紧圈在亚图姆腰间的双手。是的,亚图姆就在他的身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伙伴?”亚图姆僵在原地维持一手拿零食一手腾空的动作,突然收获一个不明不白的投怀送抱令他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他思忖片刻,收回了半空的手,拍拍游戏的背,另一只手则将薯片扔进身后的推车,“伙伴,没关系的。”


 


游戏闷闷地嗯了一声,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亚图姆转了转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侧首轻轻地吻上游戏的头发,“伙伴,我才发现你长高了啊。”


 


“……”


 


“真的高了很多呢!”又一个吻落在耳廓上。


 


“……”


 


“那么新买的窗帘由你来装吧!”第三个吻直接弄湿了游戏的耳垂。


 


“不要!”游戏倏地松开手,满脸通红地捂着耳朵并脚向后跳了三步,他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叫道,“体力活是亚图姆的事!”


 


好在周围没有围观群众。他的失态,他的羞赧,被亚图姆看光也不要紧。


 


这里只有他和亚图姆。两个灵魂,两个人。


 


————————


 


惯例de话唠时间


 


“最后的AIBO有点矫情。”——我不管了!懒得改了!矫情就矫情!就是要对王样撒娇!这是AIBO才有的福利!


 


”感觉很少女。“——所以我跟你说我真的不能写朝日表。你不要指望我写原作魔表。




danlanqiqi


20170504

评论
热度(38)
  1. 一条 薰淡蓝七七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