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月见日和

樱井樱:

*本丸+现代世界


*大量私设


 


    三日月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微笑的人。


    笑容在他脸上非常自然,既不做作又毫无刻意夸张之感。


    这正是作为演员的三日月所欠缺的。


    三日月苦练了很长一段时间,还不如他随便展露一个笑容来得好看。


    “你住那间房间,平时我们互不干涉,期限一到你就搬出去,OK?”


    如果不是石切丸的请求,三日月绝不会让一个陌生人和自己住在一起,何况这套别墅才刚买下不久,让他白白住进来还真是便宜他了。


    “那就请你多指教了,我是鹤丸国永。”


    就一个过客何必记住他的名字。


    三日月不耐烦的起身,留下鹤丸独自一人。


    “最后几个月就请多指教了,三日月。”


 


(一) 


    三日月并非大红大紫的名角,虽然最初出道的时候确实惊艳四座,但他见不惯一些导演的做法得罪了人家,所以变成今天这样既不很出名也不很小众的样子。


    可三日月并不着急,反而安于现状。


    有戏的时候就工作,闲余的时候就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像一线明星那样随时绷紧自己搞得神经紧张,也不到养不活自己的地步。


    三日月伸了一个懒腰,慢慢起床穿衣。正计划着今天的安排,就闻到一阵香味。


    “啊,三日月你醒了?我做了早餐,不介意的话一起……”


    “不用了。”


    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三日月这才想起鹤丸住在这里。


    “你是不是没理解我昨晚说的话?平时我们互不干涉,意思就是你的活动空间仅限那间房间!”


    三日月阴着脸,扫了一眼厨房,板面上放着一些蔬菜和鸡蛋,显然是鹤丸买来的。


    “真是麻烦,弄得这么脏。”


    本以为三日月会很高兴,没料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鹤丸的神色黯淡下来:“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下次?这可是最后一次了,再有下次的话你就卷铺盖走人吧!”


    三日月摔门而出,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


    接通后得知原本预定几天后开拍的戏提前到今天来了,而且作为经纪人兼助手的石切丸有事不能一起前往。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接戏了,出去工作还能顺便换换心情。


    三日月穿戴整齐,驱车前往拍戏地点。


    今天的戏是在室内拍摄,三日月到达后按要求换好服装站在台上开始表演,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可谁也没想到头顶的影视灯会忽然熄灭,紧接着固定影视灯的支架忽然倒下来!


    支架倒地后,摄影棚中一片慌乱。


    “有没有伤到哪?三日月。”


    应急灯光照亮整个摄影棚,导演上来询问三日月的情况。


    看到支架就倒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连三日月自己都觉得没有受伤真是不可思议。


    “我没事,导演。”三日月留意到支架的一面像是用某种利器整齐的切断,犹豫了几秒后问道:“灯光熄灭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


    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三日月也没有太在意。摄影被迫中止,三日月悠闲的在外吃完晚饭,回到家已是晚上9点。


    一想到家里还住着一个陌生人,三日月极不情愿的打开门。


    屋内一片漆黑。


    三日月开灯走到厨房,厨房内被收拾的一尘不染。


    “喂,你在不在?”


    三日月站在鹤丸的房间前敲敲门。


    或许他走了呢?


    三日月推门探头看了一眼房间内。


    如果不是桌上还摆着一个相框,三日月以为鹤丸已经离开了。


    三日月走进房间拿起相框,照片上有两个人在灿烂的笑着,其中一个是鹤丸,另一个是自己。


    三日月皱眉,自己与鹤丸才见面不久,更别说一起照相了。


    但照片上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别人。


    加上今天摄影棚的事,三日月不禁怀疑起鹤丸的身份来。


    三日月放下相框,寻找房间内还有没有其他线索。


    “这……不可能吧,他连一件行李都没有!”


    无论三日月打开衣橱还是其他柜子都是空空如也,整个房间内就只有那个相框能证明鹤丸的存在。


    正在疑虑时,石切丸打电话过来了:


    “啊,三日月,鹤丸对这里不太熟悉,你多费心照顾下,那个……他身体不太好,有什么情况的话一定要尽快联系我。”


    听石切丸的语气,鹤丸并没有离开,那他会去哪里?


    而且有什么问题的话直接问本人不是最好?


    三日月转身寻找鹤丸。


    才走出几步,就看到鹤丸坐在别墅的墙角处。


    “你在这里做什……血!”


    三日月靠近才看到鹤丸左臂伤口渗出的血已经把白色的袖子染红了一大片,右手一直捂着左侧腹部。


    “……对不起,我不会弄脏你的屋子……一会儿就好,请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


    从声音就可以听出鹤丸很虚弱,三日月想上前扶起鹤丸,对方似乎误会了三日月的意思,使劲朝后挪了一点。


    本就受伤的鹤丸这样一动反而耗费了更多的体力,呼吸也比之前更加急促:“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落在屋子里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没有办法……去拿……”


    “都什么时候了还顾那些!”三日月知道鹤丸的意思,对鹤丸把那个相框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也有些生气。


    他抱起鹤丸返回屋内着急的拨通石切丸的电话。


    这时三日月才知道鹤丸腹部的伤口有多重,一直捂着伤口的右手早已是红色。


 



评论
热度(43)
  1. 一条 薰樱井樱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