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花见日和(二)

樱井樱:

(一)http://147673806.lofter.com/post/1d955659_f519edd






    烛台切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城市找到鹤丸时的情景。


    鹤丸像是被人抛弃的小动物一样蜷缩在墙边,眼神里没有昔日的光彩,脸上也不再有熟悉的笑容。


    烛台切每靠近一步,鹤丸就向后挪动,直至再无退路。


    “鹤酱?”


     烛台切本想伸手触碰鹤丸,却因鹤丸吓的闭上眼而停住。


    沉默的气氛中,鹤丸的肚子发出一声声响。


    “鹤酱肚子饿了?抱歉我来的匆忙,只带了这个。”烛台切拿出一袋饼干解开系在上面的丝带递给鹤丸。


    饼干散发着难以抗拒的香味,鹤丸接过饼干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看上去似乎饿了很久。


    “谢谢你……这个很好吃。”


    鹤丸曾在本丸偷吃过数次这个饼干而被责骂,还给饼干取了个奇怪的名字被烛台切驳回。如今鹤丸的反应让烛台切慌了神。


    “鹤酱,你不要逗我了。我是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烛台切心中希望鹤丸只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鹤丸摇头并开口:“你一直在叫我鹤酱,我是……鹤酱?”


    烛台切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回答:“是啊,你是鹤丸国永,平日里我就叫你鹤酱,我是烛台切光忠,你一直叫我光忠的,还有大俱利伽罗、太鼓钟贞宗和本丸的其他刀剑男士……鹤酱……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对不起,那个……烛台切光忠。”


    听到鹤丸喊出自己的全名,烛台切强忍的泪水终究还是落下来。


    身后的响动把烛台切的思绪拉回,三日月缓缓起身,一看伤口已经被仔细包扎好,正欲道谢却被烛台切抢先开口。


    “你醒了的话就离开这里,三日月。”


    三日月见烛台切的态度并不友善,但迫切想要知道鹤丸的情况,只能试探地问道:“鹤……怎么会变成那样?”


    这句话像是点燃了烛台切的怒火,只见烛台切冲过来拽起三日月的衣领喊道:“鹤酱就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的,可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杀了他?!”


    “为了弄清事情原委我才出此下策,抱歉。我是绝不会伤害鹤的,可是我真不知道鹤怎么会为了我变成这样。”虽然是无奈之举,但三日月也清楚之前在雨中朝鹤丸挥刀确实过火了。


    “……你自己看吧。”烛台切松手,拿出一张纸片。


    纸片上用潦草的笔迹写着:我不想失去三日月,请原谅我的任性。


    看得出鹤丸是在匆忙间留下这些字迹的,三日月忽然觉得自己无用到极点,几秒钟前还信誓旦旦说出不会伤害鹤丸的话,现在像是重锤一样压在胸口,让人后悔莫及。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鹤酱,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烛台切的表情十分痛苦:“眼睁睁的看着鹤酱这么衰弱下去,我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烛台切的话语让三日月紧张到屏住呼吸。


    “我们在变回付丧神的时候会或多或少的吸收一些灵气以维持这个形态,而鹤酱不能变回付丧神,本体又不在身边。仅靠每天进食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照这样下去,他……”


    三日月紧紧攥住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他看了一眼那张纸片,无法想象鹤丸在写这两句话的时候下了多大的决心。


    鹤,为了我,你甘愿背负一切,甚至牺牲自己?


    三日月想起雨中鹤丸的言行举止,心疼到让人心碎。


    “请让我见见鹤,拜托了。”


    三日月不顾身上的伤口伏地请求。


    “……他就在隔壁的房间。”烛台切把头转向一边:“三日月,我并不打算原谅你。见过鹤酱后你就走。”


    三日月推开门,看到安静站在窗边的鹤丸。



评论
热度(22)
  1. 一条 薰樱井樱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