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阴阳师×刀剑乱舞】梦·世界(上)

樱井樱:

 


1


    最后一个敌人倒下意味着此次出阵结束。


    “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在下雨前赶回本丸了。”


    三日月挥刀甩去刀刃上残留的鲜血,再优雅地将其收入刀鞘中。不远处的云层开始堆积起来,一副山雨欲来之势。


    “这种程度的敌人连热身都算不上,最近都没有什么新鲜事发生快要无聊死了。”


    “鹤呀,平常才是最好。”三日月走在前方笑道:“新鲜事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过于刺激了。”


    “谁是老年人了?”


    “哈哈哈,我们鹤还年轻得很。”


    鹤丸不再搭理三日月,尾随其后准备踏上返途,才走了几步就感到脚下不对劲。


    原本坚实的土地竟似海绵似的软乎乎的,不仅如此,三日月的背影一瞬就被拉出很远。


    “鹤!”


    三日月回头看到鹤丸被身后扭曲的空间吞噬时立即行动起来,可惜连鹤丸的指尖都没有碰到,眼睁睁的看着鹤丸凭空消失了。


    空中的蓝色月亮异常妖艳,周围的场景十分陌生,但无非都是些灌木、树丛之类,鹤丸身处一块不大的空地中,听到不远处的树丛发出异常声响。


    直觉告诉鹤丸有什么正急速靠近且来者不善。


    不论如何先应战再说。


    鹤丸显现出本体,奇怪的是往日单手就能轻松拿起的本体在今天变沉了许多。


    眼见刀身快掉落到地上,鹤丸赶忙用双手接住本体。


    更奇怪的是本体居然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些,想要将刀拔出似乎不太可能。


    一个黑影从树丛里冒出直奔过来!


    鹤丸此时只有一个想法:


    跑!


    鹤丸收起本体后狂奔起来,身后的黑影紧追不舍。


    鹤丸极尽全力的跑了一段,与黑影的距离却越来越近,黑影突然伸出利爪朝鹤丸袭去!


    喘着粗气的鹤丸没有留意脚下狠狠绊了一跤,幸运的避开了黑影的攻击。


    可下一击接踵而来。


    鹤丸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有站稳,利爪就已经到了眼前!


    危急时刻,一朵花直射过来正中黑影,随后更多的花飞出来,毫不留情的将黑影砸穿。


    “你没事吧?”


    身着粉色和服的少女走到鹤丸身边,握住鹤丸擦伤的手说道:“很疼吧?姐姐帮你治好。”


    姐姐?这小姑娘在说什么?


    鹤丸看到另外几个人走过来,站在中间的人摇着扇子问道:“孩子,你怎么会只身一人在这个地方?”


 


2


    鹤丸低头看了一眼,总算明白了为何被称作孩子。


    小小的手掌,还有逃命时方恨短的双腿,加上稚嫩的声音,原来是自己变成了孩童的模样。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忽然觉得这个新鲜事真是过于刺激了。


    “怎么会没有效果?”


    一道温暖的光芒笼罩在鹤丸周围,和服少女微微皱眉:“我的治疗居然没有用?”


    “这要手入才能恢复。”鹤丸见和服少女一脸不解的神情换了个话题:“谢谢你救了我,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这里是京都的郊外啊。”


    “京都?”


    “嗯。京~都~”


    少女以为鹤丸不能理解这个地名,特地放慢语速重复了一遍,对自己不能治愈鹤丸的伤口依旧耿耿于怀:“我不能治好这个孩子的伤好奇怪啊,晴明大人。”


    鹤丸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


    晴明大人,莫非他是……


    “安倍晴明?”


    “正是在下。”


    真是冥冥中自有安排,鹤丸看到了一线希望,告诉安倍晴明事情的经过。


    “……”安倍晴明听完后摇摇头:“很遗憾我并没有那种能力将你送回原来的世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阴阳师罢了。不过在找到回去的方法前,你就留在我这里吧。”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刀剑的付丧神呢,想不到居然是小孩子。”


    源博雅蹲下饶有兴致的看着鹤丸,鹤丸正欲辩解,八百比丘尼掏出一块手绢系在鹤丸受伤的手上:“虽然只是应急措施,但总比没有好。博雅,麻烦你背这孩子回去了。”


    “哈?”


    “他还小又受了伤,博雅。”


    听神乐这么一说,源博雅立马将鹤丸背起来:“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吧。”


    “放心吧,晴明很好的。”神乐补充了一句。


    鹤丸忽然觉得做小孩其实挺不错的。


 


 


3


    三日月快要掘地三尺了。


    在那之后他来回找了无数遍,也尝试了许多办法,依旧不见鹤丸的身影。


    鹤丸消失自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三日月十分自责,却又对这样的状况无能为力,只能希望鹤丸能够平安无事。


    安倍晴明一行还没走进宅院,就见一个人风风火火的走过来。


    “安倍晴明,告诉我酒吞童子在哪?”


    “可能又在哪里醉倒了吧。”


    “我可没问你,狗。”茨木童子瞪了一眼小白随即说道:“不过你鼻子挺灵的,能闻出来他在哪里吗?”


    “我不是狗是狐狸!”


    “快点告诉我他在哪里!……实在不行的话告诉我红叶那个女人在哪里?”


    “哦~这可真是稀奇了,你不是恨不得掐断她的脖子吗?”


    茨木童子被安倍晴明抓住话柄没有办法只好道出实情:“我听说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妖怪四处收集漂亮之物,他来这里之前就看上那女人和另一样东西了,酒吞童子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就去了,现在兴许在保护那女人呢。”


    “那女人怎样和我没关系,对方可是厉害的妖怪,要是我错过了看挚友展露身手的大好时机……啊!这事我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茨木童子急的直跺脚。


    “那另一样东西是什么?”安倍晴明问道。


    “啊?是一把刀啦,叫什么三日月宗近的。”


    听到这句话,鹤丸差点没从源博雅肩上滑下来。


 


-待续-


 



评论
热度(56)
  1. 一条 薰樱井樱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