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 薰

【三日鹤】日,月,明

龙泉泠:

没什么情节,只是一些漫无目的互相爱慕


————————————————————————


       酉时,鹤丸国永路过粟田口的房间,门开了一道缝,热闹像溪水一样从缝隙中流出来。鹤丸听出他们在玩扔枕头,秋田还被枕头打中哭了出来,其他人正在安慰他。鹤丸笑叹一声,朝后院的方向走去。


       他慢慢地在廊下走着,脚下踩着的木板发出些轻微声响,立刻就被晚风吹散了。


       又是一阵风,卷挟着粉色的花瓣——是本丸里那棵不知名的树的花瓣,吹到后院。鹤丸眯起眼睛,目光追随着其中一片花瓣,看它被风吹得飘飘摇摇,最后落在木地板上。鹤丸看到了地上蜷曲的花瓣,也看到了三日月宗近。


       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三日月宗近,此时此刻就坐在廊下的软垫上,穿着毛衣,头上扎着头巾,手里捧着一只茶杯。


       简直像个老头子……鹤丸这样在心里嘀咕。


       鹤在他旁边蹲下,两只胳膊环住自己的肩膀,偏过头去看他。三日月正捧着茶杯喝茶,他的睫毛很长,现在沾上了些水汽,像只带露的蝴蝶,在夜色中扑闪,忽隐忽现。


      “准备看到什么时候?”


       鹤丸挠了挠头。每次他对三日月的惊吓总是不会收到令自己满意的结果,无论他采用什么方式。此时的三日月,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并没有因为鹤丸的突然出现而有一丝松动。


      “真是输了……”


       鹤丸捋了一把前额的碎发,坐在三日月旁边拿起一串团子吃了起来。


      “你指什么?”


      “没什么,话说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坐着垫子?”


      “哈哈哈,鹤可以坐在我的腿上。”


      “饶了我吧,再说你身子也吃不消吧?爷爷。”


      “明明小时候很喜欢坐在我的腿上听故事……”,三日月掩住口鼻,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拜托不要提起这个!”


       鹤丸捂住自己的脸,耳根有些烫。他绝对不承认幼时黏着三日月要亲亲抱抱举高高的人是自己。


      “话说鹤呀,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是有什么心事吗?”,三日月放下手中的茶杯,静静地看过来。


       鹤丸也静静地看回去,不紧不慢地咀嚼着口中的食物。


       虽不曾对三日月提起过,鹤丸国永他是迷恋着三日月的眼睛的,因为那让他想起天穹和月亮,一片深邃温柔的蓝中沉着月的银辉。要不是自己正和他坐在廊下赏月,鹤丸真要怀疑是天上的月亮落在了他的眼底。


      “太无聊了,出来走走。”,看了一会儿,鹤丸移开视线,咽下口中的团子,捞过三日月手中的茶喝了一口。


       三日月默默盯着鹤丸仰起的脖子,视线追随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忽然露出一个有些满足的微笑。


       喝够了茶,鹤丸放下茶杯,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满足的谓叹,只觉眼前闪过一片浮动的深蓝,紧接着额头上传来了一阵柔软的触感。


       三日月双手虚按着他的肩膀,轻柔的一吻就落在他的眉间。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不约而同地维持着这个动作。鹤丸的眼睛因为吃惊而大睁,鼻尖萦绕着一种不知名的暗香,让他心底发痒。


      “你头上有花瓣。”


       鹤丸猛地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有些僵硬地放下刚才被自己捏得紧紧的茶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咳嗽了两下。


       鹤丸如此惊慌地移开视线,以至于他不小心错过了三日月嘴角噙笑,眼神温柔注视他的模样。


      “在害羞吗,鹤呀。”


       三日月伸手,扶着鹤丸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温暖的手指替他拢好散乱的碎发。


      “说什么呢,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鹤金黄的眼珠骨碌碌的滚动着,像是秋日枝头摇摇欲坠的灯笼果。他的脸颊有些红,三日月手指蹭过时能感受到一片温暖,鹤的皮肤很白,所以脸红起来会很明显。


      “也是,已经一把年纪了。”


      “彼此彼此。”


       三日月眼都不眨地盯着鹤丸,他喜欢鹤丸的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里面偷偷藏了阳光的碎片。当鹤丸望过来时,那双眼睛就像玉杯里盛着的蜂蜜酒,明明对方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三日月却感觉舌尖尝到了蜜的甘甜。


      “真想尝尝你是不是也像蜜一样的甜。”


       三日月把鹤丸按在地板上,从上方俯视着他。


      “大概只有铁锈味吧,你要吃了我吗?”


       鹤丸被逗笑了,眼睛里的光流转起来,银白的细软发丝散落在深色的地板上。他的一切一切,都让三日月移不开眼睛。


      “不试试怎么知道……”,末尾的话语都被封进了鹤的双唇中。


       鹤丸仰起头,双臂揽住三日月的脖子,全心投入到这个隐秘而又缠绵的吻中去。


       三日月的唇柔软干燥,带着一股淡淡的茶香,舌尖却笔直的撬开鹤的牙关,顺着他的舌尖向内舔舐,搅弄着他的口腔,带起一片水声。


       鹤丸不禁沉溺于三日月带给他的吻,看似温柔无害的亲昵却能勾起自己心底隐藏的躁动。就像他本人,利刃的锋芒敛在一个人畜无害的表皮下。


      “我们动静太大了,待会儿一期一振该出来了。”,鹤分开两人的唇,额头与三日月相贴,他微微喘息着,说话间嘴唇若有若无地蹭过三日月的唇瓣,引得三日月捉着他又亲了两下。


      “和我在一起做这种事情时,居然还要提起别的男人吗?”,三日月眼里的月光暗了一下,语气有些不满。


      “怎么会,我只是想告诉你,会打扰到小朋友们睡觉的。”,鹤丸笑着吻上他的眼睛,像安慰孩子一样摸着他的头。


      “再吻我一下,我们回房间。”,三日月双眼微阖,做出一个索吻的动作。


      “我可以认为你在撒娇吗?”


      “和你在一起时都是。”


       那羽鹤迟迟没有动作,于是三日月在吐出这句话之后再次夺走了他的双唇。


      “那么,夜深了,该做一些大人之间的事情了。”




END.

评论
热度(66)
  1. 一条 薰龙泉泠 转载了此文字

内心依然是生活在二次元的世界

© 一条 薰 | Powered by LOFTER